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半路截胡
    随着川神秀脚踏蓝色冰鸢,傲然凌立天空,战场上快速平静下来。

    占据优势的宁**队已经彻底包围内部的织州军和隐心小筑队伍。

    织州军保持着警戒姿态,围成坚固的铁甲阵,隐心小筑方面与织州军成掎角之势。

    双方隔着不远,相互对垒,杀气四溢,锋刃冷冽。

    但枢赤莲扫了战场一眼,敏锐地发现宁**气势随着川神秀的出场高昂起来,反观己方,则多了不少畏惧,那都是被川神秀飞天神女般的姿态所威慑的。

    她不由叹了口气,两军对垒,讲得就是气势,现在织州军本就人少,实力上落在了下风,气势上再输掉,那就真的没法打了。

    想及于此,火红大麾一展,一阵冲天火焰燃起,仿若赤莲绽放,而她座下看着温驯的战马,竟在火焰中体态膨胀,变成地狱归来的梦魇一般,凶厉绝伦,威猛无铸,更是肋下生翅,带着滚滚火焰,往天空冲去。

    丝毫不输川神秀。

    织州军士气大振,似乎瞬间多出一种决死轻生的气魄来。

    “川神秀,我来了,你有何话说?”枢赤莲没有策马冲锋,而是来到与川神秀平视的高度上进行对峙。

    川神秀笑了笑:“此番前来,我没打算真的留下你。”

    枢赤莲看了看下方三千伏兵:“真的吗?其实你一开始是想留下我的吧?只不过八大将没带得齐而已。”

    “哈哈哈哈,你就当真的听好了。”川神秀大笑起来。

    “抱歉,你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还是将你的来意直接说明吧,我到是信你此番前来,并不是为了在这里留下我的性命,这应该只是你想要顺带做的事情而已。”

    “最了解你的,肯定是你的对手,这句话果然没错!”川神秀鼓掌赞叹:“没错,今日我并非为解决宁国与织州的恩怨而来,真实目的的话,只是为了来请一个人。”

    枢赤莲沉默了一会儿:“你以为织澜院主会相信,等宁国打下织州,隐心小筑能在宁国的包围下继续安稳存在?”

    “当然不会信,换我我也不信,”丝毫没有被揭穿的尴尬,川神秀很是干脆地说道:“但那是从前。”

    话里有话!

    非常了解川神秀的枢赤莲心中立刻敲响警钟,这个宁国长公主又闹什么幺蛾子了?

    “我到是觉得,不管过去,现在,还是未来,这一点从没变过,织州和宁国合起来领土虽大,但统治者如果是你川神秀,就显得太小了,你根本容不下隐心小筑那样的不稳定因素。”枢赤莲没有回避,她直接点出了重心。

    “我说过,那是从前,”川神秀斩钉截铁:“今天,我只为迎接织澜院主而来,只要你们织州军识趣地别打岔,我便放你们活着回去!”

    “你太狂妄了!”枢赤莲估计脸色有些黑,声音冷漠起来。

    川神秀却不理她,朝着隐心小筑的队伍遥遥一拜:“宁国侯长女,川神秀,拜见织澜院主,有一信物,还请殿下亲自过目!”

    说罢一挥手,一件物品划过一道轨迹,向隐心小筑的队伍直落而去。

    枢赤莲没有阻拦,川神秀并没有使用攻击性的力量投掷,若她拦截,反而会被隐心小筑方面误会,但她心中已经升起不好的预感。

    物品即将触及姿雪所在的软轿,却被一直守护在侧的花狸轻松接下,看了眼手中东西,脸色一变,急急跑到姿雪所坐软轿边,将东西递了进去。

    只听姿雪一声惊呼,随即与花狸低低商议了一会儿,才由花狸满面无奈地朝枢赤莲拱手做礼:“州牧大人,隐心小筑恐怕要失约于您了。”

    枢赤莲当时就是心中一个咯噔,知道最糟糕的情况出现了,但她不能将焦急摆在脸上,回礼后故作镇定地问道:“不知花狸管家为何这么说?是因为川神秀那件东西吗?”

    花狸苦笑道:“没错,正是因为川神秀大人的这件东西。”

    “不知此为何物,竟然让隐心小筑如此讳莫如深?”枢赤莲还有些不甘心,却也只能淡淡询问。

    花狸叹息一声:“也没什么不能说的,这是一枚令牌,隐心小筑效力最高的令牌,无论谁持令而来,只要不危及姿雪殿下,隐心小筑上下都要一体遵循。”

    “这似乎不太合理,如果对方要诸位自裁,诸位也无法拒绝不成?”枢赤莲有些疑惑。

    花狸苦笑起来:“只要不会危及姿雪殿下,还真的无法拒绝,总之……州牧大人,不要说了,是我等负了您的诚意。”

    枢赤莲忍住心中翻滚的怒火,因为她知道,隐心小筑的人对此也是无奈的,只能拱手做礼:“无妨,既然诸位有难言之隐,在下也不好究根问底,只是……”

    “请放心,我们也不希望和织州作对,令牌传来的命令只是让我等随川神秀大人走,并没有提及是否随川神秀大人作战。”花狸心中暗叹,他也没搞清楚,发来令牌的人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这时候川神秀却跑出来刷起了存在感,她笑得恣意张狂:“放心好了,就算隐心小筑不出战,我也足够将枢赤莲压在地上打了,就是这么自信啊!哈哈哈哈。”

    这种飞扬跋扈实在是让枢赤莲无语,让花狸不爽,偏偏对方拿出那块令牌的时候,胜负已分,只能任由她得意去了。

    随即,川神秀果然守约,她根本没有理会阵势不变,警戒心极强的织州军,率领宁**护着隐心小筑一行径自离去,徒留忙碌良久,终究成空的枢赤莲默然无语。

    卢直和勾六也在李都离去时冷冷的目光中保全了性命。

    只是卢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姿雪等人随川神秀的军队离去,他毕竟只是在隐心小筑做过客而已,既不是门客,也不是亲眷,没有合适的理由跟着走的。

    这让他不由心内一叹,天下无不散之宴席,看来自己也只好在织州找点儿营生,先待下去再说了,若是有缘,或许以后还能再见到那个可爱的银发女孩,以及毒舌腹黑,却心肠蛮好的眯眯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