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定居织锦城
    结盟隐心小筑的战略功败垂成,枢赤莲虽然没有多说什么,织州军的上方依旧笼罩了一层阴影。

    谁都知道,织州现在的情况很不好,本来就已经被宁国方面压着打,现在连最有可能获得的外援都失去了,劣势还能翻转吗?

    队伍一路沉闷地进入了镇宁城,稍稍补给了一番,便直接朝着织州首府织锦城奔去。

    失去隐心小筑队伍跟随的织州军,除了卢直这个“外人”,其他都是枢赤莲的近卫部队,皆为精锐,又走得织州官道,路途平坦,行军速度很快。

    傍晚时分,一座雄壮古朴的坚城已经出现在众人眼帘之中,在夕阳余晖下,带着斑驳赤色的城墙仿佛燃烧的锦缎,织锦城由此得名。

    入了城后,枢赤莲径自率领赤鹫卫直奔州牧府,其他近卫骑兵各自归队。

    当然,她并未放任人生地不熟的卢直在织锦城喝西北风,虽然只是一个她心目中的酿酒之徒,可能还兼具会一手沟通马匹的养马能耐,却终究是此行唯一收获,吩咐了一名赤鹫卫女剑手将他安置,以示重才。

    可惜的是,这位赤鹫卫女剑手自持是枢赤莲的身边人,卢直又不是帅得让她发花痴的美男,很是嫌弃地没有亲自安排,而是将任务转包给了勾六这个已经和卢直熟悉了的糙老爷们,自个儿拍拍屁股回了州牧府。

    对此,卢直到是无所谓,势利眼哪儿都有,也不差这么一个了,到是勾六非常羞愧:“兄弟,州牧大人能亲自招揽你,肯定是对你很重视的,怪只怪那眼睛长天上的蠢女人坏事儿,你可别生气啊。”

    卢直笑了笑:“放心,我分得清谁好谁坏的,州牧大人公务繁忙,能派遣亲卫安排我的食宿,已经是有心,只是那女亲卫辜负了州牧大人的信任罢了。”

    勾六开怀一笑:“你想得开就好,走走走,我带你去找住的地方,安顿下来后,咱们逸景楼走起!”

    卢直好奇地问道:“逸景楼是什么地方?”

    勾六暧昧一笑:“当然是织锦城的好去处,因为有许多美如风景的小娘,得名逸景。”

    说罢,这家伙猥琐地和卢直念叨起来,什么明珠、小翠、细鱼儿,逸景楼的姑娘们如数家珍一般,真真是看不出来,老鱼干一样的家伙,居然是脂粉阵里常客,红鸾被里骁将,听得卢直一愣一愣的。

    “哎哟,居然已经到了,逸景楼里的姑娘我还没介绍完呢!”

    直到到了“宿舍”的地头,勾六的花楼谱都还没说完,着实是让人佩服,果然是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卢直还能说什么?拱手致意,佩服一下为敬,只是当他看到即将寄居的地方,却有些傻眼。

    这里是一座大杂院,可是状况实在让人担忧,不仅房间小,而且墙壁有不少裂痕,四处漏风,屋内更是散发着淡淡的霉味,脏兮兮的,甚至连简单的家具都没有,唯一能聊以慰藉的,就是这座屋子附带着一个后院,比起卢直曾经住过的租屋要宽敞不少。

    不过,这个后院和别人家相连,别说隔墙,连个像样的篱笆都没有,只是用一种如同矮灌木的植物充作天然篱笆,勉强算是分清了各家范围。

    “这、这里真能住人?”卢直都快泪流满面了,这样的屋子,放到故乡世界,属于贫困户中的贫困户,一个字,惨。

    “有什么不能住的?”勾六却是大大咧咧,习以为常,指了指隔壁:“大家伙都住这儿,我就在你隔壁的隔壁。”

    卢直震惊了:“勾六老哥你可是州牧近卫骑兵啊!居然也住这里?”

    “对,”勾六反而一副不解的样子:“难道这里有什么问题吗?别说咱们都是单身汉子,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这么大的屋子足够容身了,就算是成家立业的兄弟,除非生的太多,这空间也足够住了,更何况还有这么大一个后院呢,在织锦城里,这‘寄骑院’公屋已经不算小了哦。”

    卢直忽地意识到一个问题:“对了,织锦城里有多少人?”

    “问这个干嘛?”勾六不解,但还是说道:“大概有五六十万居民吧。”

    卢直一拍脑门,总算明白了,都是城市太小,人口太多闹得。

    耀朝动乱,住在有城墙保护的城市内才有安全感,四面城墙顿时限制了城市的规模,又没有钢筋水泥之类建设高层建筑,在有限的城区面积中想要容纳几十万人口,普通人家的居住面积当然不会太大。

    至于近卫骑军,虽然是州牧的亲信,却也只是比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准强而已,能每个人分到这么一间独立的带院木屋,待遇的确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只是,看着灰尘三尺高,蛛网密结,墙裂顶棚漏的木屋,卢直还是哭笑不得:“可这里也太破旧了点吧?”

    勾六理所当然:“没人住当然会破败一点啦,不过放心,明天老哥找些兄弟来帮你修补修补就好了,到时候顺便开个火,大家伙热闹一下,也算恭贺卢直兄弟你的乔迁之喜。”

    听到这里,卢直还能说什么呢?有气无力地拱手做礼:“那就先多谢勾六老哥了。”

    勾六到是乐呵呵地:“小事情,没问题,不过今天么,这里肯定是不能住了,要不……兄弟,咱们一起去逸景楼乐呵乐呵?”

    我勒个去,你还记得这茬呢?

    卢直面色诡异地看了勾六一眼,但看到破败的木屋……

    “那就劳烦勾六老哥带路了。”

    他还是没有节操地准备去夜宿青楼了。

    “兄弟,同道中人啊,痛快!”勾六眼神发光,一副看到知己的模样。

    卢直已经无力吐槽:“那就……走着?”

    “走起!”勾六兴奋莫名,前头带路。

    卢直再看了这惨兮兮的木屋一眼,叹了口气,终究是关上房门,带起一阵灰尘,然后跟上了勾六的步伐,往他口中美人多情,环境优雅的逸景楼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