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何来逸景
    “我就不该有太多期待。”看着勾六念念不忘的逸景楼,卢直已经吐槽无力。

    二层小楼,前后三进,傍水而居,灯火辉煌,里面姑娘也多,当得上繁荣娼盛这四个字。

    毕竟,战乱之下,活不下去的人太多了,羸弱的女子尤其难以生存,妓寮的工作虽然耻辱,终究是条活路,而且乱世朝不保夕,人们今朝有酒今朝醉,乐意在纸醉金迷中花钱,愈发刺激了这种第三产业畸形膨胀。

    只是这里也太乱了些,丝毫没有卢直想象的才子佳人,吟诗作对,酒客豪商,一掷千金的古典景象,到是男的急得像公狗,女的浪得赛金莲,整体水平大概和故乡世界的洗发廊差不多,连那些上点档次的会所都不如。

    简单来说,俗,真俗,俗不可耐,。

    作为一个在背锅下岗前要经常应酬客户的家伙,他也算是见识过许多风月场所了,这逸景楼……算是最差的之一。

    “为什么这么说?这里的姑娘热情大方,美丽娇艳,有什么不好?”勾六看到女人们已经傻乎乎笑了起来,正处于大脑缺氧,小脑充血的状态,完全无法理解卢直那种感慨的动因。

    卢直哭笑不得,他能怎么说?告诉勾六,他看不上逸景楼的业务水平?还是快歇歇吧,别闹出别扭来:“好好好,逸景楼很好。”

    “没诚意。”勾六翻翻白眼。

    就在卢直摇头苦笑的时候,已经有一个疑似老鸨的中年女人迎了上来,一声经典的“哎哟,大爷来啦”为开场白,然后就是和荤素不忌的勾六勾勾搭搭,相互谈价钱。

    卢直表示,呵呵,古今中外一个操性,异世界也是一样……然后他直接抛了一锭不小的银子给老鸨:“给我这位老哥哥准备些美人儿招待一番,务必让他满意,再给我另准备个安静的客房,上点好酒好菜,其他的到时候再说。”

    他有着点石成金的手段,玄苍世界虽然有一些特殊贵重物质制成的货币,可金银这种金属依旧属于可以流通的贵金属,到是不虞费用问题。

    那边的老鸨已经喜出望外,愈发殷勤:“贵客说了算!”

    勾六则是吃惊不已:“兄弟,你是财主啊?”

    卢直耸耸肩:“以前积累的一点儿私用,你也知道的,我家酿酒的嘛。”

    勾六顿时露出羡慕的表情:“我到是忘了,酿酒是最赚钱的买卖之一。”

    糊弄了勾六,逸景楼已经挑了好几个姑娘来,勾六的心思立刻就放到了女人身上,选了相好的,便猥琐地朝卢直挤眉弄眼,表示要去快活一番。

    卢直也乐得他自去寻欢,落个清静,便摆摆手,随着另一个带路的女侍往逸景楼准备的清静雅间而去。

    这雅间是真的清静,除了满桌酒菜,连陪酒的姑娘都没有,将门一关,外面的热闹喧天便被隔绝在了门墙之外,着实让人耳根清净了不少。

    卢直舒了口气,坐到台前就是一顿胡吃海塞,他是真的又饿又累,今天又是与川神秀率领的宁**一战,又是不断赶路,到了现在,早就疲惫,只可惜,眼前这些饭菜只是寻常肉蔬,不如隐心小筑的天材地宝甚多,也只能用来填饱罢了。

    吃得杯盘狼藉后,也顾不得立刻睡觉对肠胃不好的问题,爬到那张绣花大榻上就打起了呼噜,睡梦里,仿佛又看到了故乡的风景,养父母的音容笑貌。

    正睡得酣畅,忽地灵觉一动,感应到有人窜进屋子,只是对方身上既没有杀气,也没有力量波动,又是靠着门扉,不像是有恶意的样子,本来就不想醒来的卢直立时不去管了,只顾着继续呼呼。

    ……

    也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阳光的温热轻抚脸颊,一觉睡饱的卢直整个人都觉得舒坦了,这才睁开双眼,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准备迎接美好的新一天。

    然后转过头就看到,一个瘦弱的小小身影,顶着个鸟窝头,穿着一身不算太干净,打了不少补丁的旧衣裳,正靠在大门边睡得香甜,嘴角还带着点油渍,再一扫桌面,原本还剩下不少的剩饭剩菜已经没了,盘子比狗舔得都干净,立刻明白,是这小鬼头帮忙“清理”掉了。

    这让卢直满脑门黑线不已,这逸景楼的保安措施是真的废啊,这么个小鬼头溜进来都不知道。

    可这小鬼头看起来连十岁都不到,又瘦弱得很,看着很是可怜,他也没打算“举报”,查看了一下,身上也没少东西,便摇摇头,懒得管这种烂事,自顾自出门去了。

    这战乱的时代谁都不容易,只要不是作奸犯科之辈,还是多抬抬手吧。

    开门声顿时惊醒睡着的小鬼头,他估计很慌,没想到吃饱后居然在这屋里睡着了,现在大概要被抓现行的了。

    可预料中的怒吼和拳头并没有到来,抬眼望去,正在出门的男子仿佛看不到他一样,完全无视了他的存在,往门外走去。

    这一下小鬼头整个人都不好了,什么情况?自己被无视得这么彻底?然后忽地眼睛一亮。

    “等一下,请……”

    开口竟是清脆的女孩童音,可惜,不等她说完,卢直已经板着脸,举起右手,并竖起食指:“第一,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

    再竖起中指:“第二,我没兴趣知道你做了什么。”

    接下来,他将食指弯曲,竖起尾指:“第三,我没兴趣和你产生交集,你没见过我,我也没见过你。”

    说罢,就跨步往外走去。

    在妓寮里“躲猫猫”,又一身穷苦相的,大概率是被妓寮买回来,又不甘沦落风尘,挣脱着逃跑了出来的女孩子,也只有躲在贵客的房间里,妓寮的人才不敢来搜,可这不代表她们就能跑得出去,就算客人没有“举报”她们,等客人走了,依旧会被搜出来。

    再说了,就算她们真的逃出去了,下场就会有多好吗?

    并不见得。

    无论是流落街头,被迫成为乞丐们的公妻,还是遇到人贩子,再被卖一回,又或者衣食无着,横死街头,都比在妓寮卖更悲惨。

    真要想救这样的女孩子,只有一个办法,向妓寮买下来,并养起来。

    可耀朝动乱,这样的女孩子不可计数,即便他卢直能点石成金,又能救几个?救了下来,又如何安置?安置之后,总要为她们的人生指出出路吧?待得久了,产生感情怎么办?再者说了,这女孩子品性如何,他又不知道,万一是个恩将仇报的呢?

    与其面临之后的一系列麻烦,直接不插手反而是最有利于双方的选择。

    可惜,这个女孩似乎赖上他了,或者说,将他当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竟是扑了上来,挂在他腿上,惶恐至极地喊道:“求求你,救救我吧,不然我会死的,真的会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