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逼良为娼
    “哎哟,大爷醒啦,勾六大爷让我给您带个话,他先回去为您收拾住处去了。”

    就在女童抱住卢直大腿的时候,楼下正指挥人手,打扫一夜过后变得肮脏的大堂的老鸨,因为楼层的阻隔没注意到她,只是看到二楼雅阁大门开启,出现了卢直的身影,立刻想起勾六的吩咐,赶紧将要传的话告诉了对方。

    同时,这位胖胖的老鸨还扭着水桶腰踏上了台阶,想要近一步说话。

    昨天卢直给的银子分量十足,却只是要了些酒菜和一间房间,连个姑娘都没招,老鸨认为这是个人傻钱多的傻鸟,好好诱导一下,让他知道女儿家的美妙,以后能赚好多好多小钱钱。

    然后她就看到了抱着卢直大腿的女童。

    “哎呀,原来你个小杂毛跑到这里来了,还惊扰了贵客!来人啊!把她给我拖下去!”

    这惊声尖叫,怕不是能和女高音相媲美,老鸨实在是入错了行啊。

    女童惊叫一声:“不要,我不要,大人,求求你救救我啊!”

    老鸨没好气地说道:“你个不知道福气的,嚎什么丧呢?能被那么尊贵的大人看上是多么荣幸的事情你知道吗?”

    “才不是什么福气!那就是个变态!你这老橘皮当我不知道吗?已经有好多穷人家的女儿被那个家伙买回去后生死不知了!”女童也是豁出去了,大声顶道。

    这一下将老鸨气得不轻:“多说无益,你爹妈已经把你卖给逸景楼了,你就是我的人,容不得你挑三拣四!来人,把这小杂毛给我带下去,好好调教!”

    让老鸨意外的是,几个妓寮狗腿跑上来想要拉开女童的时候,一直没出声,被她当成不会管这档子事情的卢直叹了口气,阻止了他们。

    “等一下,谁能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卢直的确不想管闲事,但前提是不管闲事是更好的选择。

    在此之前,他认为不掺和逸景楼内部的事情无论对自己,对逸景楼方面,还是对这个女童来说,都是最好的情况,因为这是这个世道的无奈,而他只是一个过客,一个穿越者,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离去的人,没有必要沾那么多因果。

    现在情况就有些变化了,如果真的事关人命,他的不管闲事就只是一种不作为的帮凶行径,他的心肠还没硬到那一步,终究是在女童的凄厉求救声中松了劲。

    “是牛大魔!”在老鸨开口之前,女童已经抢着说道:“这个肥女人在帮牛大魔寻找穷人家的女孩子,送给他糟蹋!”

    “牛大魔是谁?”卢直继续问道,表示不知道这号人物。

    “哎呀,你个小杂毛,牛爷的名号也是你乱叫的?”老鸨像是踩了尾巴的猫,差点跳起来,然后看向卢直,神色就比较严肃了:“大爷,您也别听这小杂毛的,老婆子劝您一句,千万别搅和进来,那对您没好处!”

    这话可以看成劝诫,也可以看成威胁,但也能看成恐惧,因为老鸨整个人都在抖,吓得不轻的样子。

    可惜的是,卢直既然已经开了口,就说明他已经决定掺和一下了,随手扯了个虎皮道:“老板娘,想必你也知道勾六是什么人,那么我是什么人,你应该也有点数,你觉得,到底是对我没好处呢,还是对那位牛爷没好处?”

    别看勾六为人颇为猥琐,但他是州牧府近卫骑兵,而且这次枢赤莲前往隐心小筑,带的肯定都是心腹,这家伙能跟着去,也说明属于枢赤莲信得过的班底,哪怕身份地位有限,职权不大,也是没人敢小看的。

    那么,能和勾六勾肩搭背的卢直,又会有什么样的能耐?

    老鸨的脸色顿时一变,卢直心中打了个响指,宾果,这虎皮威慑力十足。

    没想到的是,权衡一番后,老鸨居然咬咬牙道:“这位大爷,实话跟您说了吧,勾六在我这儿是大爷,您也是,可和牛爷比起来,您二位还不够看,再者说了,这小杂……丫头的卖身契可是官府认可过的,一没偷,二没拐,白纸黑字,童叟无欺!

    而这卖身契呢,我们逸景楼又已经卖给了牛爷,同样是手续合法,挑不出毛病,一切都是规规矩矩,既没有犯王法,又没有违行规,咱们可是老实生意人,做得也是老实生意,到是您横插一杠子,可是在哪儿都说不过去!”

    卢直很是惊讶,近卫骑兵的名头都不管用,那牛大魔看起来不简单啊,而且老鸨和那牛大魔显然也是个中老手,一切手续齐全,程序正规,竟是完全合法,让人无从下手!

    这特么就是卖银合法化带来的麻烦了,无论事情有多违背道德,制造了什么人伦悲剧,只要过程合法,就特么受到保护,受害人再怎么不情愿,也没有获得救赎的权利!

    但这种合法却不合理,却让卢直的火气真正被撩拨起来了,尤其是抱着他大腿的女童泣声控诉之后。

    “不是这样的,这些坏人说是找我爹来做工,修补屋顶,结果我爹摔了下来,他们说我爹故意摔下来骗他们钱,不肯赔,官府也不管,就那么拖着,为了给我爹看伤,我娘卖了家里好多东西还是不够,这时候他们跑来说,我爹的伤不是他们的错,不能赔钱,但可以借我们钱,我娘没办法,就借了钱,可没过几天,他们要的债就翻了好几倍,我家还不起,他们就说拿我抵债!我娘不肯,他们打伤了我娘,把我抢了来的!”

    女童家里虽穷,脑袋却灵光,竟是将事情经过说得清楚,卢直听后,则是眼瞳一缩,愤怒之极。

    他不比这些没见识的乡民,一听就知道里面猫腻重重,因为这些手法在故乡世界的旧社会简直太多了,在那个卖银合法化的旧时代,没有法律层面上的阻碍,那些掌握了资本和力量的黑恶势力只要有心,结合高利贷等手段,玩这一套实在是太过简单,累累罪恶,罄竹难书。

    只是这里毕竟不是蓝星祖国,他冷冷看着老鸨:“钱是么?那好,牛大魔出了多少,我出双倍!”

    老鸨看得出,卢直已经看穿了他们的手法,但脸皮也厚,摇头道:“大爷,这不是钱的事……”

    没等她说完,门口传来一阵嘈杂声。

    “马三娘,我家大哥要的货备好没有?”

    一群五大三粗,袒胸露乳,看着就是混黑道的家伙大摇大摆进了逸景楼,旁若无人地大叫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