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不怕
    “大笨牛,你以为体型越大越好?”

    牛大魔妖化后,本来就接近三米的小巨人一下子更加庞大,足足有接近五米的模样,冲过来的气势比一辆坦克都不差,普通人当然会吓得魂飞魄散,可对于卢直来说,看到的却是隐藏在优势下的缺点:

    骤然增加的能量和体型除了带来力量,也带来了巨大的身体负担,并让其动作变得不够灵活。

    所以卢直躲了过去,就像斗牛士躲开愤怒的公牛那样,轻松飘逸,这引起了牛大魔进一步的愤怒,却没有发现,自己越来越受到妖怪血统的影响,开始失去冷静。

    那些看到牛大魔妖化,想到勾六嘱托的近卫骑军本来是想上前帮卢直挡下危险的,看到卢直并没有出现危险状况,反而将牛大魔耍的团团转,都松了口气,停下了动作。

    远处快速接近,刚刚怒吼“住手”的人落了地,看到这场面,也擦了把冷汗,来者却是权婧,在更远处,勾六正骑着马冲过来,看来他所要找的人就是权婧了。

    “见过将军!”

    近卫骑军们朝权婧行军礼,她毕竟是织州第一女将,无论实力还是地位都很高。

    而且骑军们很明白,这次事件虽然只是一个黑道头目与一个技术人才的冲突,背后却是纠缠着当今织州两个最强大派系的恩怨纠葛,也只有权婧这个有着特殊身份的大人物,才能比较平稳地摆平问题。

    没办法,很多时候,想要平事并不是分个是非对错,黑白分明就好,而是要处理好相关人等牵扯到的各方面关系。

    人生在世不趁意,可不就是因为没办法所有事情都就事论事,按照是非曲直来办理么?那缠缠密密的利益纠葛、人际关系,就像一张张罗网,让人无法抒发胸臆,念头不够通达,自然会产生不够趁意,不得自由的感触。

    “免礼,给我阻止冲突双方!”权婧的脾气够火爆,一摆手,就下达了命令,实际上她的确是满脸的恼火,哪个女人洗澡洗到一半被人打扰能不发火的?到这会儿,她的头发都没来得及擦一下呢,湿漉漉地很烦人。

    骑军们一听,立刻冲了上去,这会儿有头大的来顶锅了,当然就不用忌讳了。

    那些围观的黑道混混顿时惨了,作为堵路的代价,一个个被揍得哭爹喊娘,却让骑军和围观群众们心中大爽,这些混蛋仗着保护伞的撑腰,在织锦城横行霸道得很久了,今天遭了罪,当然是大快人心!

    然而这种驱散行动是需要时间来进行的,就在兵荒马乱的时候,正激斗的两人又变化了状况。

    牛大魔的理智彻底被怒火取代,再度发起冲锋,却不料这一次卢直侧身后并没有如之前那般攻击他坚固的躯体,而是瞅准机会,一把抓住了他头上的一根牛角。

    巨大的力量顿时将卢直整个人都带得飞了起来,可他却一扭腰,另一只手抓住了牛大魔另一根牛角,一个翻身,已经在牛大魔反应过来之前站到了他的脑袋上。

    却是卢直早就将风属性魔力释放,并以术式兵装的方式强化己身,极大增加敏捷度,才能做到这堪称惊险的“翻身上牛头”一幕。

    “哞!”

    被这么个大活人站上脑袋,牛大魔更加恼怒,气息竟有再涨的趋势,只可惜,卢直既然敢玩这一手,自然早就有所预谋。

    一拳,两拳,三拳,拳拳打中牛大魔的脑袋,只可惜并没有太大用处,妖化的牛大魔躯体强度直线上升,跟铁块似的。

    但卢直这么肆意殴打,却足够让牛大魔发狂,他实在是受够了被卢直站在头上耀武扬威的姿态,竟是猛地低下头去,往旁边一栋屋子撞去。

    这一下是撞得够狠,屋子虽然是木石结构,很坚固,依旧被撞塌了墙壁,连带主梁都遭了灾,直接导致半栋屋倾覆下来。

    烟尘弥漫中,牛大魔有些昏头涨脑地立起身,却没见着卢直,不由四周打量。

    忽地,头顶却传来哈哈大笑声:“大笨牛,撞墙的滋味好受不?”

    抬头一看,一只大脚已经携带巨大的动能和势能冲了下来,迎着牛大魔的脸就是一鞋底印。

    卢直整个人的重量,以及跳上半空带来的俯冲力度,全都印到了牛大魔的脑袋上。

    “哞!”

    又是一声牛吼,这次是惨叫,牛大魔这会儿本身就没站稳,现在更是被这股力量一冲,给踹翻了。

    这还没完,正在牛大魔有些眼晕的时候,速度很快的卢直已经冲到他眼前,只是这一次他并没有继续殴打,而是快速从怀中掏出了什么东西,带着一阵寒光,往牛大魔眼前这么一挥……

    “哞嗷嗷嗷!”

    牛大魔前所未有的惨烈叫声响了起来,就连权婧都脸色微变,她大喊一声“手下留情”,人已经再也顾不得场面的混乱,往卢直和牛大魔方向掠去。

    但看到现场后,她也是愣住了,不知该如何评价。

    只见卢直手里提着个黑漆漆的玩意儿,那玩意儿有一半已经没入在牛大魔的鼻腔中。

    再仔细一看,那原本应该是一根铁丝还是什么,被临时弄弯,做成了一个牛鼻环状的物品,也不知道卢直是从哪里找来的,并且很手快地趁着牛大魔晕乎乎的时候给穿上了,有这牛鼻环的牵制,一旦牛大魔想要对他进行攻击,他只要那么一提,牛大魔就老实了。

    “说你是大笨牛你还不信,不知道我速度比你快吗?怎么可能会跟着你一起撞墙啊?”卢直得意地直笑,心中还是有点后怕的。

    被一辆坦克顶在前面撞墙是什么感觉?就是卢直刚才的感觉,那叫一个心慌,好在最后还是被他给赢了。

    “让你横,让你横,你再横一个给我瞧瞧?”

    这回轮到卢直发泄了,一手挥拳,一手提环,牛大魔晕头转向中。

    这场面让权婧有些牙根疼,卢直的报复心有点强啊。

    没想到的是,随着卢直“爱的殴打教做人”,牛大魔越想越委屈,竟是哇的一声哭出来。

    那么大个儿的牛妖哭起来是何等奇妙的景象,想想也有些雷人,但随着牛大魔越哭越凶,他的体型却越缩越小,从原本近五米的庞然大物,慢慢缩回近三米的小巨人,接着居然还在缩小,直到最后,所有人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