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真相只有一个
    牛大魔产生了巨大的变化,虽然还是头顶牛角,带着半妖血统的模样,却已经不是人们平常所见那个近三米高,满脸横肉,看着就是恶棍的小巨人,而是一个一米都不到,看起来不过八、九岁,两腮带着点婴儿肥,竟颇有些可爱的牛角男孩!

    “这、这是谁啊?”

    许多人一脸懵逼,都有这个疑问,虽然都是看着他变化的,心中也知道他是谁,可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啊!

    卢直确认自己的确给牛大魔上了鼻环,并且一直没有松开后,有些发愣:“这……应该是牛大魔吧,只要他不会替身术之类的法术。”

    “莫非是幻术?我听说过幻术师的本事,非常具有欺骗性!”赶过来的勾六看到“牛大魔”,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不,不是幻术,虽然不敢相信,可这的确是牛大魔。”权婧摇摇头。

    虽然她是力技一系的强者,却不代表她对玄法一系不了解,尤其她作为力技修炼已经相当高明的那一列强者,普通玄法已经不足以对她造成影响,而幻术在玄法中也属于较为缺失攻击力的一类,自然更是无法欺瞒她的眼睛。

    再加上她是织州地位很高的大人物,这番话说出来,非常具有权威性,也对眼前这个男孩的真实身份起到了盖棺定论的作用,许多围观群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感觉无比荒谬,却又不得不信服她的判断。

    “也就是说,我们从前惧怕的牛魔帮老大,其实是一个孩子?”这是感觉现实无比荒谬的群众。

    “被他可怕的外表给欺骗了,真是让人羞愧,这些年岁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啊!”这是有着自省精神的群众。

    “可是,他虽然是孩子,很厉害却是事实吧?”这是寻找借口的群众。

    “没错,看看刚才战斗过的地方,一片狼藉,他的实力还是很强的,不用在意他的年龄啦。”这是自我安慰的群众。

    “哼,如果不是这家伙背后还有大人物撑腰,我早就揭穿他的真面目了。”这是马后炮群众。

    “慎言,权婧将军还在这里呢,小心告你个诋毁之罪,逮去吃牢饭。”这是谨小慎微群众。

    “你们是不是太偏激了?牛大魔还只是个孩子。”没想到这么快就出现了洗地群众

    “……”

    人生百态,不一而足,随着牛大魔真面目的曝光,周围像是变成了菜市场,瞬间热议起来。

    “等一下,虽然牛大魔看上去只是个孩子,可他做的许多恶事却不是假的啊!你们全都忘记被他率领的牛魔帮欺凌的日子了吗?”一个激愤的声音冒了出来,非常不和谐地打破了八卦的氛围。

    众人看去,说话的却也是个孩子,是之前力图自救,甚至鼓起勇气抱过卢直大腿的女孩。

    她趁着牛大魔被卢直控制,冲上去愤怒地打了好几下泄愤:“就是因为你这个坏家伙,我爹被害得残废,我娘也被打,我则差点被卖给你,我打死你这个坏家伙!”

    看着小女孩眼角带泪,气得小脸通红的模样,许多成年人都露出不自在的模样来,他们都只是敢动动口罢了,哪怕受过欺负的,也只敢在寄骑院的近卫骑军控制牛魔帮众后通过谩骂泄愤,敢动手报复的却一个也无。

    因为牛魔帮背后站着大人物这件事是织锦城公开的秘密,与其说牛魔帮是牛大魔的帮派,不如说是那位大人物的黑手套,专门帮大人物干脏活的,他们骂骂也就算了,敢动手,鬼知道会不会遭到打击报复。

    反正能在这里说风凉话的最多只是平日里受点儿委屈,那些发生过惨事的早就被维稳了,说不定破家灭门都有了,哪里会出现在这里?他们动动口也就罢了,动手……怕是寄骑院的近卫骑军立刻就要改为镇压他们了。

    但一股愤懑的情绪还是在人群中酝酿着,这让冷眼旁观的卢直都心惊肉跳,这织锦城里的社会矛盾,其实早就已经积累得非常恐怖了……

    这种情况自然也有人看得出来,比如勾六,立刻转向民众,大声喊道:“好了好了,事情都完了,还聚在这里干什么?快点散了,快点散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衙门就好了,都回去等着看处理告示吧,放心,大人们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待!”

    近卫骑军开始进行清场,民众们的怒火也在刀锋与枪尖的隐隐威慑下压了下去,让勾六抹了把冷汗。

    这也算是标准的事后清理环节,就算权婧在场,没有向她请示,也不算越权,更何况这个胸大无脑的莽妞根本没把这些当回事,正满脸惊诧地听着那个名为“千千”的女孩述说着牛大魔的各种劣迹,比如弄回各种八、九岁左右年纪的女孩什么的。

    然后这莽妞就怒了,一拳打到本就哭得凄惨的牛大魔头上:“没想到你年纪小小,居然这么龌蹉恶劣,真是个坏种!”

    没想到牛大魔却抽抽噎噎地抗辩道:“胡、胡说八道!我才没有做那些坏事!你们冤枉我!”

    “冤枉你?”小姑娘千千气笑了,又是一拳打到牛大魔头顶:“我的亲身经历,还能冤枉你?而且那些被你们牛魔帮买走的女孩子,一个都没有再出现过!”

    还是卢直皱着眉阻止了小姑娘的再次报复,说话道:“先等一下,我们先把情况问个清楚。”

    牛大魔这会儿也嚣张不起来了,只好老老实实说道:“我真的没有做过这些事啊,平时我都待在帮会总坛玩,有事了黑二哥才会找我,让我帮忙,要不……我帮你问问黑二哥到底怎么回事好不好?”

    “等一下,你说的黑二哥,是不是被人称为黑二当家?”卢直出声问道。

    “是啊。”牛大魔点点头,就是鼻子里的牛鼻环让他眼泪又出来了。

    “你是说,平时都是他在做事,你不过问?”卢直再问。

    “是啊。”牛大魔这次不敢点头了,但肯定地回答。

    “那我们赶紧地,先抓住那个黑老二再说!”卢直一拍手:“抓住他,很多事情就能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