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这世道真是黑暗啊
    “等一下!”

    卢直提出捉拿黑二当家,应该是很正确的建议,他本来以为接下来就是众人出动,将该捉住的人捉住,然后对质什么的,没想到,权婧却发出了不高兴的声音。

    “将军,还有吩咐?”卢直惊讶地看向一脸不高兴模样的对方。

    “你一个平民,怎么这么喜欢乱掺和事情?”大胸女将很不高兴地叉着腰,满脸不爽地说道:“关于牛魔帮的事情,有我在,有有司衙门在,关你什么事?勾六,给我将他带回寄骑院,在州牧大人召唤之前老实待着!”

    卢直差点一个没站稳,这位姑奶奶怎么这时候抬起杠来了?

    “不是,将军,这事儿从一开始就是莫名其妙砸到我头上了来着,现在我算是当事人啊,不解决掉的话,我担心遭到牛魔帮啊,黑二当家啊之类的恶霸打击报复,怎么能算乱掺和?惩奸除恶,人人有责啊!”

    权婧嗤之以鼻:“惩奸除恶?你自己就是个奸邪之徒,和这牛大魔一样的货色,还好意思说这话?勾六,听到命令没有?”

    卢直听到这话,再看到权婧脸上的不待见,忽地想起来一件事,貌似,从隐心小筑开始,这个女人就没给过自己好脸色来着,而自己唯一得罪过她的事情,应该就是当初她大闹隐心小筑时,为她胸前的规模惊叹,让她羞恼那件事了吧?

    卧槽,这女人的心眼真小,跟她传说中的豪勇性格一点也不衬嘛!

    越看越觉得权婧的表情还带着“总算打击报复到了”的舒爽,卢直那叫一个蛋疼,看到勾六满脸抱歉地要来拉他,他掏出一样东西,接近权婧,说道:“将军,我是真的挺关心牛魔帮之事的,你也知道,这次我得罪他们不浅,通融通融呗?让我看到牛魔帮覆灭,黑二当家被抓,也好安个心嘛。”

    “这是什么东西?”权婧这女人智商全长到胸部上去了,居然对“贿赂”这门官僚艺术毫无见识,不说立刻收起来,还好奇地把玩起来。

    也就是旁观的勾六等人眼观鼻,鼻观心,当作看不见,要是有个公正廉洁点的在旁边,还不得大喊一声“当街行贿,该当何罪”啊?

    不过卢直掏出来的东西是真好看,晶莹剔透,造型独特,内里还装着流动着的彩色液体,勾得权婧心里痒痒的,爱不释手。

    女人嘛,对美丽的和闪光的东西最没抵抗力了。

    “这个啊,叫做香水,而且是非常名贵的那种哟,这样,这样,你闻闻。”随着卢直轻拧瓶盖,按下喷雾按钮,一缕淡淡的幽香附着到大胸女将手腕上,直接给她来了个降智打击。

    “好,这个给我,我答应你一起去了!”

    勾六给了卢直一个大拇指,这特么真是有钱人的胜利。

    卢直谦逊一笑,不,是穿越者的胜利。

    一番明目张胆的肮脏交易后,除了派遣一部分近卫骑军看押被抓获的牛魔帮众,另一部分近卫骑军前往逸景楼“封锁现场”,剩下的近卫骑军就被权婧带着,加上卢直、千千、牛大魔等“证人”,往牛魔帮总坛杀去。

    根据牛大魔和牛魔帮众的交待,黑二当家之前就回总坛坐镇了。

    只是,当大队人马来到牛魔帮总坛,迎接他们的却是一群将牛魔帮总坛围得严严实实的织锦城城卫军。

    织锦城共有三大武装部队,一个是以赤鹫卫、近卫骑军为核心的近卫军,这是州牧枢赤莲的直属力量,实力强劲,高手如云,但人数少,只有一千人,平日里驻扎在州牧府、寄骑院、城内近卫大营三处地方。

    一个是驻扎在城外大营的常备军,也就是寻常所说的织州正规军,原本有一万两千人,但在战事正酣的现在,已经抽掉了大半前往铁门关,与宁**对峙,目前只有一支两千人左右的部队留在大营,以备空虚。

    还有一个就是城卫军了,只是这一支说是武装部队有点抬举它,说到底,有点类似警察,隶属于政府,也就是管理城市日常的城守府,除非敌军兵临城下会被拉上城墙凑凑数,平日里也就是管管治安、城门出入、市集秩序以及家长里短的鸡毛蒜皮,连计算诸侯**力的时候都不被包括在内,完全的小透明。

    人数到是不少,织锦城有足足三千多城卫军,可分摊到几十万人口的城市中去,密度很低,也就那样

    今天这牛魔帮总坛门口忽然聚集了数百名城卫军,还真是有点稀奇。

    权婧也不拖沓,直接揪了个人就问什么情况,结果得到的消息让人吃惊,竟是牛魔帮的人不久前向城守府报了案,牛魔帮二当家黑鑫于总坛内忽然身亡,城守府这才派了刑司长前来查案,这些城卫军都是为了防止牛魔帮众暴走而派来看护的。

    听到这里,权婧跺脚大骂,怪黑二当家早不死,晚不死,她带人来抓他了就死了,真是混账透顶。

    卢直却无奈地和勾六对望一眼,这两个不怎么天真的家伙立刻就意识到其中有鬼,黑二当家死得太是时候了,让想要顺着他查下去的人都没线索了。

    “勾六老哥,看起来这织锦城的水很深啊,你是这儿的老人了,还请有空多告诉我些注意事项,免得不小心和黑二当家一样,死得不明不白啊。”卢直苦笑着悄悄嘀咕。

    勾六叹了口气,偷偷回道:“好说,回头我就给你说道说道。”

    又对望一眼,两人同时叹了口气。

    这世道真特么黑暗。

    不过,随着众人搜索侦查,权婧、卢直等人发现,牛大魔有些话还真没说谎,很多牛魔帮的坏事真不是他干的,明面上他是老大,实际上他只是黑二当家手中的提线木偶,牛魔帮的高级打手,让干啥干啥,顺便在出事的时候充当背锅侠

    比如巧取豪夺、兼并土地,谋夺商人商铺,大面积收取织锦城平民的保护费,买卖人口之类,压根不是牛大魔这么个八、九岁的小鬼能够想得到的,根据牛魔帮众的交待,全都是黑二当家出面,以牛大魔的命令为借口,让下面的帮众去执行。

    当然,这臭小鬼也算不上无辜就是了,且不提在黑二当家教唆下用他的天赋武力伤害过许多人,就在牛魔帮总坛后院里,被他当作“新娘子”拘禁的小女孩就足足有几十个。

    虽然他还不具备提枪上马的能力,更多的是抱着过家家的游戏心态,以及强烈的占有欲而禁锢了这些女孩的自由,但这种“开后宫”的行为,还是非常恶劣,尤其让卢直等人愤怒不已。

    妈的,你一个臭小鬼就能这么拽,让咱们这些单身狗怎么活?

    这世道太特么黑暗了,是可忍孰不可忍!揍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