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善后
    “权婧将军明察秋毫,料事如神,一出手就解决了困扰织锦城好些年的牛魔帮之患,当真是刚正不阿的典范,爱民如子的旗帜,清正廉洁的女中豪杰……”

    随着黑二当家莫名死掉,牛大魔真面目曝光,牛魔帮的瓦解也就成了必然,在城守府的操持下,各方苦主顿时寻上门来,有的是为了接走自家被抢走的女儿,有的是控诉牛魔帮的巧取豪夺,也有不少是浑水摸鱼的,这种被发现直接就是一顿棒子。

    不过,站在牛魔帮总坛外进行“监督”的权婧,却仿佛迎来了人生巅峰,走过路过的人们都要夸奖两句,一通通马屁不要钱一样砸下来,让她两颊生晕,眉开眼笑,到现在为止,笑得就没停过。

    一开始还要点脸,知道谦虚两个字怎么写,连连说着“过誉了”这样似乎谦逊,实则得意的话语,到了后来,就变成了大大咧咧的“小意思”。

    全程旁观的卢直、勾六等人,那叫一个满脑门黑线。

    “这家伙得意忘形了吧?”卢直悄悄吐槽道。

    勾六猥琐地看了女上司一眼,发现她没注意到自己,跟着吐槽:“那还用说?我跟你讲,平日里只要不是打仗,将军很迷糊的,经常被州牧骂笨蛋来着,今天这么多人夸赞她聪明,怕不是要飘起来。”

    “哈哈,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代偿心理了,在一边受了气,再从其他地方补回来,以维持心理平衡。”卢直卖弄着自己的学识。

    “是、是这样么?”勾六忽然变了脸:“我觉得你的评价有点不真实,不管怎么样,权婧将军还是很英明的。”

    卢直也不是笨蛋,立刻发现身后有点冷飕飕的,面色一整,毫无节操地更改口风:“那是当然啦,美丽的女将军当然拥有和外表媲美的内在,谁敢说将军的坏话,我就打爆谁的狗头!”

    可惜,这似乎有点晚了,背后传来权婧阴森森的话语:“打爆狗头是吗?那我成全你好了!”

    “哎哟!”

    “好痛!”

    卢直和勾六两个倒霉蛋抱着脑袋蹲了下去,该死,权婧这家伙的手劲也太大了点,脑袋上要肿包啦!

    “哼,背后说我坏话,当我是笨蛋,听不出来吗?”教训了背后嘀咕自己的两人,大胸女将心情舒爽起来:“看来你们是太闲了,给你们找个活做!你,勾六,给我去协助看守牛魔帮的家伙们,撬开他们的嘴巴,收集罪证!你,卢直,给我去协助城卫军,将那些小女孩送回她们父母那里!”

    卢直和勾六如蒙大赦,赶紧开溜。

    玛蛋,这女人的耳朵怎么这么灵光?隔了那么远都被她听到了,看起来背后说人还是要谨慎啊,被抓个正着实在尴尬。

    为了躲避权婧的**,两人被迫各自做事去了,忙碌了半天,一个个都累了个半死。

    实在是牛魔帮这些年来积累下的麻烦太多了,勾六那边记录的罪行罄竹难书,大到杀人越货,奸淫掳掠,发放高利贷逼得人家破人亡,小到小偷小摸,吃拿卡要,牛魔帮众基本上没一个干净的,仗着牛魔帮的势,做了不少恶事,堪称人渣集中营。

    卢直这边将大部分牛大魔“后宫”中的女孩送回了家。

    这让牛大魔非常心痛,可惜他此时已成阶下囚,又遭到卢直代偿心理式的镇压,成为了出气筒,终究不敢多言,眼睁睁看着大部分“爱妃”们唾弃他一番后,如同乳燕归林一般回到自家父母身边。

    当然,这么多人里终归也有少许奇葩。

    有两个女孩儿觉得,自己虽然被牛魔帮的人抢了来送给了牛大魔,可牛魔帮里的生活却比家中的贫苦好得太多了,怎么也算是锦衣玉食,当卢直要送她们回去时,她们居然还不乐意!甚至大吵大闹,跟定了牛大魔。

    另外也有一些做父母的很不是东西,他们觉得,自家女儿跟了牛大魔,家里少了张嘴,能省不少,而且牛大魔成了“女婿”,怎么也能沾到点光,因此不愿意将女儿接回去。

    某种程度上,卢直觉得,自己被分配到的工作简直比勾六还惨。

    好不容易将这些问题全都摆平,却还有一个很头疼的问题,一些女孩已经没有家人可寻!

    她们有的家在外地,是随着父母访亲问友时被牛魔帮或抢或拐,弄到牛大魔“后宫”的,有的则是家里人已经离开了织锦城这块伤心地,找不到可以托付的亲人,还有的早已父母双亡,在目前来说,都是无处可去的孤女。

    看着她们眼巴巴地看着自己,渴望自己帮助她们找到亲人的模样,卢直内心真是不好受。

    好在他为难的时候,这一问题随着州牧枢赤莲亲临慰问受害者而解决,这位州牧大人大手一挥,宣布这些女孩都由州牧府暂时收留,还有亲人的,会下发寻亲启事寻亲,已经没有亲人的,州牧府进行收养。

    这也算是枢赤莲亡羊补牢的措施了,虽然她上位才半年左右,大部分时间和精力又被宁国方面牵扯,牛魔帮这个毒瘤更多算是她父亲时期留下的问题,但这织州州牧是她枢家,有锅就一定会甩在枢家头上,她作为州牧,也是枢家家主,自然是最大头、最需要顶锅的那个。

    不管什么理由,一直以来没有处理牛魔帮这个毒瘤,就是州牧的错,枢家的错!

    所以织锦城因为牛魔帮的问题早已有不少针对枢家和她枢赤莲的民怨,现在机缘巧合下解决了问题,当然要赶紧补救一番,收收民心。

    将问题移交给了枢赤莲,卢直这才有空询问勾六一个一直以来的疑惑:“既然牛魔帮早已天怒人怨,为什么州牧府还容忍它存在了这么长时间,造了这么多孽呢?”

    对此,勾六叹息一声:“这怎么说呢?你不是要我给你说道说道织州的水深水浅么?这应该也算其中的麻烦之一,我就顺便给你讲讲这织州里的道道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