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九曲十八弯
    别看勾六官职不高,权力不彰,实力也就那样,但他能混迹在近卫骑军这种最接近州牧的队伍里,而且还属于秘密出击能入选的选手,这种人已经不可小看,再加上这货人缘很好,消息渠道很多,对于织州许多情况,堪称了如指掌。

    有这么个织州通进行内幕解读,卢直心中大呼赚到了。

    再加上权婧“大义灭亲”的喜闻乐见,卢直觉得这日子过得真是充实,直到一名赤鹫卫跑出来。

    之前忙着安抚民心,现在终于有时间的枢赤莲让他去见面。

    怎么算枢赤莲现在也是自己的雇主,想要见面,那就去见呗,卢直跟着这位赤鹫卫的小姐姐,往牛魔帮总坛里跑去。

    然后见到第一面,枢赤莲就说道:“卢直师傅,之前没有好好安排工作给你是我的不是,这样,明天开始,你就前往距离寄骑院不远的良方酒坊开始工作吧,我给你酒工长的职位,你可以在酒坊尽展所学。

    另外,我将牛大魔和一些罪行不重,只需要苦役劳改的牛魔帮众给你驱策。

    牛大魔罪行累累,本来按律当斩,只是他年龄太小,很多事又是被牛魔帮二当家黑鑫教唆犯下,不能直接适用斩首,我和城守府刑司长商量后,觉得让他做个十年八年苦力囚徒,学会体察民人辛苦,为自己过去的罪过忏悔赎罪是个不错的选择,又能充分发挥他妖族血统带来的天赋怪力,减少人力方面的负担。

    恰好良方酒坊有了些年头,人手也不充足,这帮人到是能废物利用一下,只是你以后还要兼顾一下管教之责啊,要将这些人导入正途,重新向善。

    那暂时就这样吧,你可以先下去了。”

    卢直听得有点懵,枢赤莲大人啊,你确定已经交代清楚了?

    “等、等一下,州牧……那个大人,我还有些没听懂,能不能容许我问一下啊?”

    “哦,抱歉,卢直师傅,我还有许多公务要处理,有疑问的话你可以询问一下外间城守府的刑司长,他很懂织州律法和体制,应该足够回答你各种问题,小绫,带卢直师傅下去,小婉,开始下一项议程。”

    看不清戴着面具的枢赤莲到底是什么表情,但被赶出办公区的卢直能够确定一点,这个女人似乎不太待见自己,至少和之前招募自己时的礼贤下士相比,态度有了很大的变化,这是什么情况?

    雇主不待见可不是好事,回到外头,从那位刑司长处也得不出什么结论,只是知道了酒工长这个职位相当于官营酒厂厂长,算是个不入流的小官,便出了门,向勾六请教。

    大概在卢直心目中,勾六这家伙已经成为织州百科字典了。

    不过勾六看着猥琐,为人挺慷慨义气,既然卢直和他一起x过娼,有了人生最铁的关系之一,他也就不拿卢直当外人看了,帮着分析了一番,却是牛魔帮被端掉的后遗症。

    虽说牛魔帮的覆灭是权婧“大义灭亲”的结果,可开了这个头的家伙,怎么看都是卢直,至少在许多人眼中会是这样:

    如果你卢直没有去逸景楼,没有被千千那小丫头抱大腿,被抱了大腿后坚决地离开,不掺和之后黑二当家去带人离开的事儿……

    反正没那么多前提,怎么会最终引出权婧这个胸大无脑的笨女人,让她把自家派系的重要聚宝盆给砸了?

    卢直你丫的得赔!你要付出代价!

    大体上那些受了损失,肉疼不已,又没办法找权婧补偿损失的人大概率会将目标放到卢直身上,并向枢赤莲施压,要求惩处卢直,那枢赤莲态度有变,也就不奇怪了。

    这么一分析,卢直那叫一个牙疼:“马勒个叉叉,这特么不是流氓逻辑么?我还得说,这帮混蛋不这么作恶,就没这么多悲剧了呢!他们是罪有应得,反而来怪别人为什么不躺下来享受凌辱,而是进行反抗……唉?话说回来,勾六老哥,这不就是说,我现在很危险?”

    勾六却是摸摸下巴:“这可不一定,实际上,我到是觉得,州牧大人是在保你的,你看,之前把你叫过去,不仅没有对你作出惩处,反而安排了具体职司,工作地点也是距离寄骑院不远的酒坊,如果有事,近卫骑军的兄弟们很快就能去帮忙……这怎么看都是保护措施啊。

    还有,那个牛大魔和牛魔帮一些罪行较轻的家伙们被弄到你手底下,看着你和他们应该是有仇的,但我之前撬他们嘴巴的时候和他们接触过不少,比如那个牛大魔,更憎恨黑二当家骗他,而那些牛魔帮众也有许多觉得自己遭到了欺骗和背叛,恐怕他们对于背后那些卖掉他们的人更有怨念一些,只要你安排得好,他们或许能反过来成为你的保护力量。

    至于州牧大人的态度嘛……我觉得吧,应该是做给那些给她施压的人看的。”

    “咦?有道理!勾六老哥,看不出来啊,你居然这么精通权贵老爷们的想法!”卢直为之赞叹:“就是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实在太让人烦躁了。”

    勾六却是满脑门黑线:“你这是赞我呢,还是骂我呢?”

    “赞你,绝对是赞你,要不是你的分析,我还在没头苍蝇一样瞎着急呢!请客,这必须请你一顿大餐答谢啊!”卢直赶紧澄清,并作出承诺:“话又说回来,勾六老哥你这么有才,应该去混官场啊,怎么混到军队里去了?”

    勾六脸上露出一丝惆怅:“其实,我不是织州本土人士,来自更北边接壤贝加尔草原的骁国,曾是个读书人,年轻时想去耀京城考个招贤秀士,辅佐耀皇,澄清寰宇,结束这糟糕的乱世,踏上路途,见识到人间的广阔,英才俊杰的繁多,才发现自己多么不自量力,反正就是一番折腾啦,到了织锦城的时候,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为了不饿死,就只好投军吃军粮了,这一吃,看来就得吃一辈子喽。”

    这话里面充满了对年轻时冲动的懊悔,又有一种回顾人生的慨叹,不知道其中包含了多少遗憾和苦楚。

    卢直也没想到,眼前的勾六居然还有这么一出自我的青春,正有些犹豫该怎么回话的时候,已经被勾六一拍肩膀。

    “好了,不说这么多伤感的了,小子,请客可是你说的,你准备怎么请?”

    看着勾六露出猥琐的表情,分明想的是那种粉红色的大餐,卢直只能回以白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