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做个咸鱼半日闲
    随着城守府将牛魔帮一案接手,在初期配合城卫军方面完成调查和协助工作后,卢直、勾六,以及那些一起参与了此事的近卫骑军们就算完全脱离干系了。

    勾六一把将卢直拉回了寄骑院,原来这会儿卢直那间小破屋已经被勾六找来的同僚们修葺一新,只需要添置些家具什么的,就跟新的一样了。

    对于众位近卫骑军大汉隐藏在彪悍外形下的心灵手巧,卢直佩服不已,随即表示,要宴请大家一番,以作答谢。

    思量一番,勾六期待的青楼是不可能去的,这次牛魔帮覆灭,逸景楼老鸨马三娘作为黑二当家的姘头被牵扯在内,到现在还被关在城守府大牢接受调查的消息,已经在织锦城各家青楼妓寮传遍了,卢直的名头暂时成了威慑第三产业从业者们的扫把星代名词,怕是听到他自报名号就得闭门谢客。

    这场宴请最终是在寄骑院街道里开了起来,摆得流水席,谁都能来吃上一顿,既能让气氛足够热闹,也能让他和街坊们混个脸熟。

    反正有点石成金术在,又有大堆蓝星物资储存在随身空间,自个儿不缺钱,卢直对流水席颇为下本,席面没酒楼那么精致,但分量足,菜品也不少,还有许多是肉菜,足够让寄骑院的近卫骑军和家属们吃个过瘾,一直从下午四点左右,吃到了晚上九、十点才算完。

    这一下着实让寄骑院的近卫骑军和家属们赞叹不已,给新邻居竖了个大拇指。

    会做人啊!

    随后几天,卢直成了寄骑院头条,足足好几天后,这场够下血本的流水席风头才慢慢淡去。

    到是他本人之后的行为很低调,遇见路人恭谦有礼,就连前往良方酒坊上任都是悄没声息。

    惠及众人时要高调些,得让人记得你的好,平时做人就得低调些,太高调的惹人嫌。

    再说了,他还没忘记自己有可能被某些人惦记着的事呢,虽说勾六分析后觉得枢赤莲会保他,可牛魔帮这么个黑手套掌握的财源被掐掉,终究会让一些人恼羞成怒的吧?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万一气不过,来报复了,枢赤莲难道还真能为他这么个“酿酒师傅”报仇不成?

    卢直不吝以最大的恶意去揣度那些既得利益者的可能行为,低调做人,也是为了更好地蛰伏起来,尽快让那些人忘掉自己。

    当然,在良方酒坊里他就没那么低调了,因为这里是他的地盘,太低调就没威严,没威严就不好管理,尤其这里还有牛大魔和一堆被枢赤莲塞过来的牛魔帮众在服苦役,对他们太温柔,怕是分分钟觉得你好欺负,再说了,闲着无聊,在一群“罪犯”面前耍耍官威似乎也能排遣些寂寞。

    于是,良方酒坊里卢直的画风是这样的:

    “喂,这是休息的时候吗?我给的规定你当是假的吗?给我起来干活!不然鞭子伺候!”

    “牛大魔,别以为你年纪小就能例外,在这里,你是龙得给我盘着,是虎得给我窝着!不听我的,有你苦头吃!”

    “还有你,上厕所太频繁了吧?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趁机偷懒吗?想挨鞭子尽管耍滑头!”

    “我说过多少遍,我们是在酿酒,是在制造让人们喝到肚子里的东西,卫生是很重要的,有一句话我再强调一遍,做食品就是在做良心,制酒同样如此!如果谁敢让我吃到垃圾食品,我就给他喂垃圾!听到没有!”

    “……”

    一干倒霉蛋被这个黑心监工指使得团团转,还要遵守严格的规章制度,要不然,鞭子随时随地都能落下来,着实是苦不堪言。

    有些被弄来“劳改”的牛魔帮众已经哭着喊妈妈,悔不当初了,为什么要做坏事呢?当个好人不好么?至少那样的话就能远离这个虐待我们为乐的大魔王啦!

    良方酒坊原有的酿酒师和酿酒工人们到是不用享受这种凶狠的待遇,他们毕竟没有犯错,而且很是勤劳,哪怕酿出来的酒让卢直一点喝的**都没有,却不能否认他们的努力,充其量只是技术水平不行,

    好在这种白费劲式的努力在卢直到来后有了变化,他毕竟是收集了大批蓝星技术书籍的男人,书籍里不缺酿酒方和酿酒技术,照葫芦画瓢地将相关技术提点一番,就足够这些本来就有丰富经验,只差一些灵感来改良技术的老技术员,老工人们醍醐灌顶,仿佛通了任督二脉一样打开新技术的大门。

    比如说蒸馏酒,从前这些良方酒坊的人们是没有想到过能这么提纯,可卢直稍稍提出来,他们就很快理解了其中原理,并能很快进行实验,过了两天就成功得到了度数不小的成品,虽然还不能和现代白酒相媲美,更不能和那些具备特殊效力的仙酒相比,却足以甩开良方酒坊从前酿造的那些劣酒十八条街。

    这成果对于良方酒坊的人们来说是什么?

    是功劳啊!是奖赏啊!是钱途和改变人生的希望啊!

    于是良方酒坊这些酿酒师和酿酒工人成了卢直最坚定的支持者,哪怕卢直恶行恶相,天天揍得牛魔帮那些服刑犯哭爹喊娘,他们也觉得酒工长揍人都是那么帅。

    唯一让他们有些遗憾的是,酒工长不吝自己掏腰包奖赏他们,也不肯将新出的成果立刻上报邀功,按照酒工长的说法,需要将这些新酒储藏一段时间“去去火”,让它们更加醇厚,以更震撼的品质去邀功请赏。

    也就是卢直来到后通过规章制度、技术和强硬手段切切实实改变了良方酒坊的面貌,让这些酒坊老人们切身体会到了变化,他们对卢直的信任逐渐深厚,才信了卢直的鬼话。

    真实原因是,这会儿跑去向枢赤莲邀功请赏,有违他卢直的蛰伏计划啊!

    况且他对于目前平静的生活很满意,练练功,酿酿酒,和酒坊老人们扯扯技术上的淡,甚至开开脑洞如何酿造带有特殊作用的新品种酒,再顺手揍揍牛魔帮服刑犯,多惬意!何必去织州官场那个烂潭子里去找不自在呢?

    就让他做一段时间悠闲的咸鱼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