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夏威夷蘑菇云
    随着种火铸就,魔法回路构筑,卢直对自然环境中的力量因子变得非常敏感,尤其在这些力量因子产生有违自然规律的波动时,对他而言,就像是在食用糖粒时忽然混入一颗辣椒一样明显。

    就像现在,他感觉到周围的力量因子在产生一种让他很不舒服的变化,为了以防万一,他轻声念出法咒。

    “盾!”

    一层法力护盾贴着皮肤笼罩了他全身。

    这是他最近修炼的成果,原本魔法盾是如同鸡蛋壳一样顶在外围的魔法技巧,但在熟练掌握后,却能够将之贴身释放,这么一来,不仅能够掩人耳目,还能节省魔力的使用。

    在这个同位世界的蓝星,同他的故乡世界一样,力量因子虽然同样丰富,却都被法则所束缚,并不够活跃,所以这个世界无法成为玄苍世界那样的高魔高武世界,连低魔低武都算不上,物理法则为尊,也就对他这样的超凡力量拥有者产生了相当程度的限制。

    在这样的世界里,超凡力量使用者所消耗的超凡力量都是自己的积累,如果不维持一个比较平衡的使用和补充循环,会消耗得很快,并且补充起来很慢,到了最后,很可能会产生无法使用超凡力量的结果。

    因此,这种世界中,节约每一分力量都是必要的。

    在给自己加护护盾之后,他又轻轻动用了另一个新学会,却对法师很有用的法术。

    “真视术!”

    随着眼眸中精光一闪,他所看到的世界已然不同,不只是那种具体的物质世界,还包含了许多如同河流雨道一般的细微脉流,以及以这些细微脉流为中心扩散的氤氲雾气。

    这些脉流就是存在于自然中的力量因子流动脉络,可以称呼它们为灵脉,那些扩散的氤氲雾气则是从灵脉上散逸的活跃力量因子,很可惜,从这种几乎透明的雾气看来,这个世界的力量因子的确很不活跃。

    真视术就是这种能够用魔力调整使用者视界,使使用者看到更微观世界的法术,这种法术达到一定高度后,甚至能超越维度的限制,对事物进行观察,最高的顶点,甚至能够堪破命运的神秘。

    卢直这会儿当然没能达到那种高度,但“看”到力量因子层面的微观世界却没什么太大问题,而他也的确看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在五颜六色的力量因子氤氲中,一种让人看起来很不舒服的黑色雾霾正在扩散,它们看起来阴冷可怕,有一种森然之感,然而它们存在的层次与人类们不一样,以至行走在大街上的人们正不知不觉被它们侵染,然后产生某种不妙的变化。

    “不对,有问题,这些玩意儿……”

    卢直顺着这些弥漫的黑色阴影抬头看去,不由大吃一惊。

    这个时候正是月上中天的时候,在物质世界层面,人们看到的是明亮月光,可在力量因子的层面,却是漫天遮蔽月光的黑色雾霭!

    它们翻翻滚滚,还在天际不断扩散着,就像墨汁染黑清水一样,不断向还未受到污染的角落涌去,流溢到地面来的,只是黑色雾霭的先锋!

    “这是什么鬼?”

    卢直努力分辨着这些黑云的来处,能够发现,它们似乎是从扶桑岛国更加东边的地方传来,在力量因子的世界中,最浓郁的地方似乎在……阿美利加合众国的夏威夷群岛方向?

    那边已经被直冲云霄,比核弹爆炸更加庞然的黑色蘑菇云完全侵染,翻滚如墨汁的黑色阴云让人看得头皮发麻。

    也就是这个时候,原本正播放各种广告的大屏幕广告牌上忽然转变成了紧急的新闻报道,一名女播报员用急促而哀伤的语气向人们宣布,阿美利加合众国在夏威夷的某个特殊实验室出现了大事故,据说已经造成了极为重大的损失,仅仅被波及而亡的人员,粗粗估计就超过了万人,阿美利加方面正在进行紧急补救,并表示今夜大家都是阿美利加人,请大家为夏威夷的遇难者们表达哀悼之情等等。

    卢直对播报员的建议嗤之以鼻,但对播报的内容却极为重视,他不是普通民众,而是超凡力量持有者,所以他能够确定一点,阿美利加那个什么实验室里弄出来的事故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玩意儿,既然出事后能污染到力量因子层面,这种东西就绝不是什么生化武器、炸弹之类单纯的物理物品。

    要么是传说中的法宝、魔导器之类神秘物品,要么,就是大魔王之类的超凡生物!

    玛德,这个几乎等同于无魔的世界怎么会出现这种玩意儿的?

    卢直百思不得其解中,但他在心悸的同时又很心动。

    能够在近乎无魔的世界爆发出这么恐怖的力量因子层面波动,甚至在侵染这个星球,如果真的是法宝、魔导器之类的神秘物品,怕不是超级宝物啊!自己得到的话……

    难道说,这其实是自己的机缘到了?

    想到这个,他不由有些小激动。

    不过,看到那冲霄的黑色蘑菇云,他又有些犹豫,真的涉及到神秘物品的时候,那种诡异的大场面代表的绝对不会是轻松,自己去的话,到底是获得机缘,还是踏入险地呢?

    正纠结着的时候,街面上忽然产生了骚动,却是一名看着广场大屏幕上新闻的老年人忽然摔倒,引发了人群回避。

    这也不奇怪,碰瓷啊,老人摔倒不敢扶啊之类本来就不是华夏特有,古今中外早已有之,只是到了现代社会后,国际上某些发达国家通过法律等方式将这种古老的技艺保护了起来,并发扬光大,然后被华夏国内某些早就不爽社会上太多见义勇为,太多人民团结的人视为圭臬,放出叫嚷着与国际接轨的鼓吹手们一通胡吹后,就顶礼膜拜地学回去了。

    卢直看了一眼,也没打算扶,准备围观一下高素质的扶桑人接下来怎么做,学习一下外国先进经验,却不料,这老人的摔倒只是一个开始,一些看上去明显属于老弱病残的行人相继倒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