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坐怀不乱与禽兽不如的差别
    对于卢直的“耿直”,武泽樱理惠是满脑门黑线的,她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就像是媚眼抛给了瞎子看。

    这个笨蛋啊,以为老娘穿成这样过来是偶然的吗?这么多暗示是偶然的吗?这么好的机会你都不懂得正面上,是不是傻?

    蓦然间,她的脑海中冒出一个流传甚广的古老段子,面对一个任君采撷的美女,男人会是禽兽呢,还是禽兽不如?

    武泽樱理惠这会儿就觉得,卢直真是禽兽不如!

    但此番前来,她早已做好心里建设,不达成目的,是不肯罢休的:“卢直先生,您可真是吝啬,女士借个肩膀都不肯,这可有些不绅士了哦。”

    没想到的是,卢直却直言道:“不,我只是不想乘人之危,虽然不明白武泽夫人为什么会自荐枕席,但你心慌意乱的情绪,我却是能感应得到的,还有喝酒时那种仿佛在麻醉自己的哀伤,我虽然愚钝,次数多了,却也看得清楚,而且,武泽夫人的酒量其实超好的吧?虽然你喝了不少,红晕上脸,却眼神清明呢,这一切都说明,武泽夫人在本心上来说并不想这么做的吧?那么又是为了什么才会做出这种决定呢?我想知道。”

    武泽樱理惠不由浑身一僵:“你居然看出来了?”

    卢直点点头。

    美丽的少妇忽然拍了拍额头,笑了起来:“看来我的演技真的很差啊。”

    “已经不差了,如果是在我的故乡,可比那些流量明星,抠图女王强太多了。”卢直却笑着吐槽道。

    “那你故乡的演员们还真是素质低劣啊。”武泽樱理惠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啊,你误会了,他们从来不是演员,只是在影视作品中替代了那些真正演员的工作。”卢直耸耸肩。

    两人笑了一阵,心情稍稍调整过来,武泽樱理惠又喝了一口酒,哈了口酒气,述说起自己此番作为的原因:“其实这次我所期待的目标很简单啊,我啊,不希望被先生你抛弃啊。”

    卢直一脸懵逼,没想到等到的是这么个答复:“啊?”

    “因为理子的恳求,先生你答应了明天带我和孩子们一起离开这里,可是,我不放心呐,”武泽樱理惠自嘲一笑:“我啊,和生意人丈夫的婚姻虽然只有短短一年,但也大涨了眼界呢,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事,都是年轻时单纯的我无法想象的,但我最终还是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啊,得到什么,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不付出代价就能得到的东西,往往只会让你付出更大代价而已……别人可不是你的父母,凭什么要为你无私付出?”

    说着,她看向卢直,正如卢直所说,她的眼神清明敏锐,理智冷静,哪里有一丝醉容了?

    “我从理子那里知道了,先生实力不俗,有着许多很神奇的本领,这样的人即便是从前社会秩序没有崩塌的时候,也是很受重视的,更何况现在这个世道?

    但是,如果是从前,我或许会和先生慢慢接触,从朋友开始,通过我家的财力和我的诚意,以时间为积累,逐渐与先生结成牢固的友谊纽带,可是现在没有时间了啊,无法与先生建立相当稳固的联结纽带的话,真的遇到危险了,先生真的会不畏险阻,拯救我们吗?扪心自问,至少我是做不出来这么伟大的事情的。”

    “况且,这个世界啊,随着丧尸的出现,秩序的崩溃,旧有的筹码都作废了,钱也好,权力也好,知识也好,至少在灾害平息前是没有用处了,我还有什么呢?对,只有我自己!”

    年轻少妇再度闷下一杯酒,芊芊玉手在自己的身上慢慢划过,从嫣红的嘴唇,到精致的脖颈,再到柔腻的丰满与平坦的小腹,充满最原始诱惑:“看,这是出身剑道世家的我从小就开始锻炼的身体,无论是柔韧性还是体力,又或者体型,都是女性中的佼佼者吧?虽然已经嫁过人,不再白璧无瑕,可仅仅从性上来说,是男人们爱不释手的类型吧?

    我也不奢求卢直先生爱上我,更不需要已经没有用处的名分之类,只要让卢直先生对我的身体眷念不舍就足够了,那样的话,至少我能体现出足够的价值,让先生为之付出等价的保护,而不会视为随时可以抛弃的无关人等,顺便,我所关爱的孩子们,也能得到先生你一定的认真保护,这不是很合理的事情么?”

    对于武泽樱理惠的冷静直言,卢直是发愣的,他完全想象不到,一位女子能够如此冷静地将她自己放到交易的天秤上,如此坦然地接受自己成为交易品的事实。

    然后他意识到了一件事,由于他有实力,有退路,所以,哪怕这个世界忽然爆发丧尸之灾,普通人的社会因此而崩溃,他却一直没有因此而改变自己的三观,因为这一切对他来说并没有那么切身的痛楚,他就像游离在这个世界之外。

    但本世界人不一样,他们的世界被改变了,他们的和平生活被毁掉了,他们的人生道路被扭曲了,想要在这样恐怖而混乱的世界活下来,他们不得不抛弃旧有的观念,以适应生存环境的巨大变化。

    武泽樱理惠就是适应力异常惊人的类型,她比常人更快地剖析了生存环境改变的事实,并强迫自己去适应,去改变,去抓住机会,得知自己身负异能之后,便努力攀住这根救命稻草,付出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这样的女人……还真是理智得可怕!

    不过,她又有一个优点,能让卢直压抑住对她那极致理智的恐惧,那便是她的善良,即便是出卖自己,依旧在顾念着那些孩子是否能得救,从这一点上来说,武泽樱理惠并不是那种只为自己,冷酷无情的女人。

    她值得自己给予尊敬。

    “我想,我已经理解了你的想法,不过,我并不认同你的做法。”卢直终究是给出了正式的承诺:“我可以给你一个保证,只要不是情况无可挽回,我会尽全力维护你和孩子们的安全,而不会随意将你们抛弃,至于你所提议的交换……”

    他微笑着递上了一杯酒:“喝了这杯就足够了。”

    武泽樱理惠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有点不可置信,可看到卢直认真的表情,又有点心情复杂,最终,她还是接过了酒杯,一饮而尽,随后吐槽道:“卢直先生,您还真是个怪人,男人不是应该都是下半身做主的禽兽么?您这样的,算不算段子里那种禽兽不如?”

    “那只能说明,你们女性的三观出现了问题。”卢直举了杯酒,回敬了武泽樱理惠,喝尽后说道:“事实上,你所说语境中的禽兽不如,才是负责任的男人,因为禽兽不如是出于对所爱之人的爱护,不为一时欢爱伤害到所爱之人,如果这样的男人不能得到你们女性的欢心和喜爱,却偏爱那种甜言蜜语,只为骗你们身子的男人,你们只能怪自己没眼光,就没资格说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至于我这样的,却也不叫禽兽不如,因为我和你之间并没有爱情之类的感情,真要形容的话,我这叫坐怀不乱,属于华夏古来正直君子的操守。”

    武泽樱理惠闻言,按捺不住,还是吐槽道:“卢直先生,我还是要说……您这样下去,真的会孤独终老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