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女儿,老爸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爸爸!你说什么呢?”木川理子那叫一个面红耳赤,羞涩恼怒,自家这个老爹太不靠谱,居然闹这么一出。

    她本就是被卢直救下的,心怀感激,加上一路行来,丧尸环绕,却无法越过对方的保护一步,这太有安全感了,要说对他没好感,那是扯淡,可是她在感情问题上,性格相对保守,面皮比较薄,不好意思主动争取,更多地是在等着卢直看出点什么,来主动追求呢。

    可木川正弘到好,直接来了这么一句,上赶着要将自己嫁出去的样子,这太尴尬了,自己不要面子的啊?

    木川正弘却是不等她说完,面色一肃,反过来斥责道:“理子,以前你挑的那些小白脸都是什么东西?一个个软筋塌骨,看着就是早死早超生的命,所以我才不同意,今天你总算带回一个男子汉,我同意了,你居然还惺惺作态?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拿出点航海家女儿应该有的诚实勇敢样子来!面对爱情,就正面迎上去,磨磨唧唧,装个什么扭捏样?”

    木川理子快要吐血了,自家老爹一如既往地坑女儿啊!

    然后她就看到,木川正弘挥着大手,哈哈拍着卢直的肩,一副老岳丈看女婿的表情,还夸奖着小伙子身体结实,不错不错,不像早夭的命,也能够满足女儿之类,让她尴尬死了。

    卢直呢?这会儿也尴尬着呢,几次三番想向木川正弘解释自己不是木川理子的男朋友,只可惜不从人愿呐,豪迈的木川老爹太健谈了,根本没机会说话啊!瞧瞧,这会儿对方已经在自说自话,谈及未来他和木川理子生下的孩子应该在汉名之外还要再起个扶桑名了……

    总算,就在这边尴尬到死的时候,武泽樱理惠跑过来解围了:“木川老爹,虽然这会儿打扰您的谈兴不怎么礼貌,可是我们再不行动的话,天色就晚了。”

    “行动?什么行动?”果然,木川正弘的注意力被转移了方向。

    武泽樱理惠就将大家之前商议的找船出海,离开扶桑的事情给老水手说了,顺便也说了木川理子担心的核泄漏等危险事故是众人准备出逃的缘由。

    木川正弘点点头:“你们的顾虑和想法是正确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而且扶桑现在到处是丧尸,政府和自卫队那帮孬种也指望不上,到了海上反而安全点,我支持你们,先等我联系一下老朋友们,看看情况如何。”

    说着,他也不耽搁,直接拨打起老朋友们的电话来,有些没接通,怕是已经罹难,有些接通后,他直接用大嗓门和对方交流,通篇就一个意思:不想全家死光光,就信了老子的话,跟着老子混,不管用什么手段,就算是爬的,只要到港口区就可以。

    卢直听得眉毛直跳,木川理子尴尬不已,只有武泽樱理惠耸耸肩,稍稍解释了一下:“木川老爷子一辈子都在海上和风浪角力,性格非常强硬,带着点顽固,与我们不同,不过他人是很好的。”

    卢直表示理解,然后看着木川理子直叹气,算是明白这父女俩为什么不对路了,一个是面对大自然的伟力都不放弃希望,挣扎求生的糙汉子,一个是沉溺书香,细腻浪漫的文艺女青年,这样的父女组合,能和睦就见鬼了。

    木川理子这会儿想哭,有这么个父亲,自己在别人眼里的人设都要崩塌了好么。

    偏偏木川正弘联系老朋友的速度很快,放下电话就喊道:“理子,既然要离开扶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快来帮我将一些有纪念意义的东西收拾一下,待会儿带走!”

    木川理子有些不情不愿,还是武泽樱理惠说道:“你还是去帮忙吧,伯父说得对,与其一时怄气,未来后悔,不如放下成见,更加明智。”

    木川理子没好气地说道:“知道啦!”

    她在这个家中也是有许多回忆的,尤其是母亲的遗照之类,是一定要收拾好的,终究是进屋帮老爹收拾起来。

    当大多数东西都收拾好了,她和老爹在供奉着母亲遗像的神龛前敬礼后,正要将母亲的遗像取下时,木川老爹却一脸严肃地说话了。

    “理子,你要抓紧了。”

    木川理子:“???”

    看到她一副迷惑的模样,木川老爹恨铁不成钢:“你这丫头,平日里到是聪明,怎么现在就这么糊涂呢?”

    “爸爸,你在说什么啊?”木川理子一头雾水地问道。

    “当然是你和那个卢直的事情啦!”木川正弘理直气壮地在自家老婆的遗像面前教育起了女儿爱情经:“看得出来,你和他还没定下来吧?这样不好,这种事情一定要先下手为强!难道你没看出来,樱理惠那个丫头已经在旁边虎视眈眈了吗?”

    这一下,木川理子算是听明白了,脸皮涨得通红,跟煮熟的虾子一个色:“爸爸,你你你,你也太老不休了吧?怎么能说这么没羞没躁的话题呢?”

    “啊呸!你老爸我这是在教你呢!”木川正弘对她的羞涩不屑一顾:“你妈妈死得早,有些话都来不及和你说,所以我现在在她面前帮她向你转达了:女孩子啊,当然要懂得矜持廉耻,但在遇到值得相伴一生的人时,该果断就是要果断啊!因为幸福就和动物追捕猎物一样,不会自动送到你的手中,需要你全力以赴地去猎取!”

    木川理子有些懵:“爸爸,你胡说的吧?妈妈那么温柔典雅的人,怎么会说出这么……俗气的话来?”

    木川正弘给了她一个呵呵:“俗气?这是人生的哲理啊,正因为你妈妈是个好女人,才会懂得这些,哪像你,刁蛮任性,矫揉造作,这么大的人了,还自以为是个没长大的小仙女呢?你要搞清楚,你生活在人间界,本来就是个吃着五谷杂粮的俗人,而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人神明!”

    “你你你,你还是不是我爸爸啊,有你这么说女儿的吗?”木川理子那叫一个恼羞成怒。

    木川正弘却是一声哼道:“就因为你是我女儿我才说的,别人的女儿我还不稀罕说呢,你以为老爸一直催你找个好男人是想害你啊?错了,老爸我走过那么多国家,那么多地方,看到太多自以为活得潇洒,结果病了、老了、被裁员了,却无依无靠的单身老姑娘们凄凉的下场,才会着急啊!

    你能想象,无亲无故的老姑娘在医院孤独逝去的可悲吗?你能想象,无儿无女只好住进敬老院的单身老太,却被变态护工凌辱折磨,偏偏无处伸冤的凄惨吗?你能想象,本以为无可替代,却被公司扫地出门,骤然间失去生活来源,只能屈辱地去从事色情行业的女人的辛酸吗?

    我们家终究只是一个普通家庭,不是富豪,不是权力者,也没有那么多亲厚的亲戚,无法为你提供即便孤独老去,依旧能活得开心安全的条件,你老爸我能不着急你未来的归宿吗?

    尤其是现在,这世界上居然还冒出丧尸这种危险的怪物来了,原本的和平繁荣也破碎殆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你没有依靠的话,老爸我不幸挂了,你该怎么办?

    女儿啊,婚姻当然是需要爱情和浪漫的,但并非全部是爱情和浪漫啊,它同时也是一种传统,一种凝炼了人类千百年生存智慧的传统,你想要理想的,有爱情和浪漫的婚姻?没问题啊,自己去创造啊!想要理想的男友?没问题啊,去追求啊,要不然也可以通过努力,去将另一半改造成你所期待的模样啊!

    你唯独不应该的,就是做白日梦一般地等待!

    而这,不仅是你老爸我的忠告,也是你母亲逝世前最忧心的事情啊!”

    听到父亲苦口婆心,将心中所虑和盘托出,木川理子是震惊的,这是一种与她一直以来所想象的婚姻迥异的观点,但是,比起她所艳羡追求的所谓“理想的婚姻”,更加逻辑自洽,有理有据,只是……

    “等一下,爸爸,我听你这意思,你似乎是知道我和卢直先生还没有什么特殊关系的样子,为什么你之前会一口咬定他是你女婿?”

    木川正弘先生抬头望天:“是啊,为什么呢?”

    “请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木川理子有些咬牙切齿。

    木川正弘果然正面面对她了,微笑道:“女儿啊,老爸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么多了,既成事实这种东西……你还要继续努力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