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知识就是力量
    我无知吗?

    听到对面不速之客的指责,卢直笑了起来。

    至少他从不认为有神存在。

    在他还是普通人的时候就已经发现,神秘与科学的界限一直都很有趣,处于一种不断变化的运动状态之中。

    当神秘被科学所解释,所复制,那神秘就不再是神秘,而是科学的一部分。

    比如火焰,在古早之前,曾经是人类所畏惧的神秘现象,但是,当人类发现,火烤熟的东西更好吃,畏惧便逐渐开始褪去,转而利用起火焰,为自己服务。

    当燧人钻木取火成功,让人类开始掌握火焰的力量,火焰便成为照亮人类文明的光芒,其神秘色彩进一步消退。

    到了近现代后,伴随科学的进步,人类逐渐发现火焰的更深层秘密,火开始被科学所解释,它的神秘面纱也就再度被揭开一层,这时候再有人神神叨叨述说火焰是不可知的,是一种神秘,人们只会当作茶余饭后的笑话来看待。

    由此可知,科学的界限是需要世代积累开拓的,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领域是科学无法解释,无法复制的部分,撇除科学与神秘的中间地带,一些人们有所认知,却还没找到答案的现象或存在,比如人体穴位之类,那些完全不可认知、不可理解的部分,就不是科学占据的领域,而是神秘的阵地,譬如说灵魂。

    任何宗教的神棍都喜欢拿灵魂来说事,这辈子你不如何如何,你死后灵魂就会怎么怎么凄惨,又或者这辈子你如何如何,你死后灵魂就会怎么怎么享受。

    为什么会这样呢?正因为神秘的领域不为人知,没有人知道死后会不会产生灵魂,也没有人知道灵魂会不会与生前的所作所为挂钩,所以人们会产生忐忑心理,最终为某些聪明人所趁。

    神棍们真的知道死后世界是什么模样,灵魂是否存在,会否遭殃或享受吗?很显然是不知道的,如果他们真的确信死后世界有着地狱和天堂的分别,哪里还会有敢于作恶捞钱,压迫压榨信众的神棍啊?

    等到他得到传承结晶,获得了超凡力量和时空之流的知识,他就看得更加清楚了。

    所谓的神啊,是比常人更了解世界,更懂得法则,掌握了更多、更浩瀚知识,也更加强大的存在。

    就比如之前那个想要抢夺黄金箭和石化之眼的时空之流大佬,在眼前这些不速之客眼中,就是神灵,因为他只是一怒,便风云变色,随手一挥,就是一场山洪的洗礼,那种移山倒海的力量强悍得让他们窒息,完全无法反抗,从而就放弃了反抗,甚至尊其为神。

    然而在卢直眼中,那名时空之流大佬却是解析了许多对普通人而言属于神秘领域知识的存在,正因为掌握了那些常人所不知的知识,所以他能运用那些知识,使用常人所不及的力量。

    换句话说,当生命在认知上差距过大,知识上相差过远,导致弱势的一方对强势的一方产生敬畏和崇拜情绪,就很容易将强势一方神化,进而演变出神话,再度演变出神灵,对神明的信仰,在本质上不过是弱者对强者的屈服、膜拜、憧憬之类情绪的集合。

    当然,时空之流浩瀚无垠,也有一些先天强大的存在自诩神明什么的,还有一些很奇特的特例,但总体来说,当你洞悉他们的本质后,他们就不再神秘,而是可以解释,可以认知,甚至可以学习的对象。

    有了这样的认识,又怎么可能再对所谓的神产生信仰?更别说卢直现在也有了成为“神”的可能性,超凡力量达到一定高度,可不就是“神”的形态?

    “你还笑?你知不知道,你给这个世界带来了什么样的可怕麻烦?”看到卢直的笑容,那名不速之客很显然是愤怒的,只是依旧保持着机械音,听不出情绪。

    卢直想了想:“难道你们还担心,那个所谓的‘神’会因为愤怒,来个降临什么的,顺带手毁灭世界?”

    这个不大可能吧?

    侵攻世界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其消耗之大,不可想象,仅仅破除世界屏障对域外生灵进入的阻碍就是个巨大的挑战,如果时空之流的大佬们能够那么轻易跨越世界屏障,自由穿梭于不同世界之中,星界之门这类存在为什么那么稀少?又凭什么被视为重宝?

    他可不信,刚刚出手的那个大佬也拥有星界之门,如果那样,对方早就过来教自己做人了好么?

    再说了,从对方之前出手的情况看,那是一个偏向于神秘侧力量属性的强者,对这样的强者来说,力量因子活跃的高魔高武世界才是他们的最爱,一个法则稳固,神秘杜绝的无魔世界完全是鸡肋,不对,应该是荒芜废土,就算打下来也毫无用处,真要一怒兴师,怕不是失了智。

    综合这些情况可以判定,对方就算不爽卢直虎口夺食,也不会为一个“小虾米”花费那么巨大的代价,只求一个念头通达的,这是大佬们的通病,做事都要讲究效费比。

    然而他完全没想到的是,对面的不速之客发言人怒道:“你既然知道,还敢触怒神灵?”

    这一下卢直嘴角有些抽抽了,想了半天,他才说道:“你们这是受迫害妄想症,得治,我也不和你们说这些神神叨叨的事情了,将那两个无辜者放开,我对你们的冒犯就既往不咎,否则……”

    对面的人气乐了:“是谁给了你这个无知而蒙昧的地上人自信,能够威胁我们的战士的?”

    这会儿,卢直终于皱起了眉头,他有些疑惑:“你怎么总称呼我地上人?难道你们不是生活在地上的人类,而是外星人、地底人、天空人?”

    那个代表不速之客们发言的家伙一副自豪的样子说道:“我们当然是人类,只不过不是你们这些无知而蒙昧的地上人类,我们乃是伟大的利莫里亚战士,早在你们这些地上人出现文明之前就已经建立了辉煌发达文明的高贵者!膜拜我们吧,无知而蒙昧的地上人,你和这两个地上人是经历了数万年漫漫时光后第一批得到与我们利莫里亚人交流机会的幸运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