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鲁格纳大审判
    由于沟通良好,卢直拜托达拉多帮他找到卢理子和卢樱理惠,给予一些关照,如果可以的话,让他和二女见一见就更好了。

    达拉多从卢直这里学到不少新理论,新知识,正是激动的时候,将卢直视为人生之友,革命导师,加上寻人的事不算麻烦,便答应了下来,随后果然带来了二女的消息。

    两个女人目前一切都好,作为手无寸铁的柔弱女子,她们并没有被利莫里亚人视为威胁,与一些因为各种原因被带到鲁格纳城的地上人生活在一个社区内,安全和生活都能得到保证。

    不过,卢直想要见见她们的愿望,达拉多就没法帮他实现了,连带个视频或信件都不行。

    作为海神教会直属力量巡海卫抓捕到的“渎神要犯”,又在缉捕时流露过颇为厉害的单兵作战能力,他现在享受的是超级重犯的待遇,被完全隔离,别说见见认识的人了,连送饭都没有利莫里亚人出现在室内,以免被他劫持,全靠机器自动投送食物,达拉多要不是有着守卫的身份,也无法与他进行沟通。

    对此,他表示理解,只要知道两女安好就可以暂时放心了。

    接下来的几天,达拉多不断和卢直进行交流,进一步学习各种进步理论,也给卢直提供一些海神教会的动作,尤其是异端审判日的信息,让他做好准备。

    卢直这些日子也不是白过的,每天除了修炼,都在细细推敲自己接下来行事的步骤,心中早有计较,表面上看去很是乐观豁达,让达拉多愈发钦佩。

    终于,这一天出现了变化,平日里应该前来讨教交流的达拉多没有出现,充满屋内的海水却开始下降,很快被排空,滴水不留,一面墙壁上也打开了一个形似大门的缺口,随后好几个穿着卢直见过的“盔甲”,即利莫里亚战士制式动力装甲的人影跑步入内,站定四方,一副警戒模样。

    过了一会儿,几名穿着另一种型号,看上去更精致的动力装甲的利莫里亚人来到关押卢直的透明容器前,他们一番操作,胶囊状透明容器从基座上松开,这些利莫里亚人就这么抬着透明容器,往屋外走去,其他利莫里亚战士也从旁护卫,一副如临大敌的阵势。

    卢直很有些好笑,没想到自己也有成为如此重犯的一天。

    外面是长长的密封甬道,甬道中有许多道闸门,而甬道两旁则是一个个舱门,看得出,那是一个个全封闭的囚室,这里的戒备森严程度还真是可怕。

    通过了甬道,就进入了一个很开阔的空间,应该是一个类似院子的建筑部分,四周有高墙阻隔,墙上还拉着电网,有自动警戒的哨戒炮在缓缓转动。

    但是卢直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些监狱标配的设施上,而是头顶的“天空”。

    他分明看到,穹顶是一个巨大的透明罩子,不知道什么材质制成,而在罩子外面,则是黑沉的深海景象,一些稀奇古怪的深海鱼类不断游曳,却仿佛不知道罩子下面是一个充满光明的巨大城市,这说明,鲁格纳这座城市上空那个罩子有着类似魔术镜的属性,内部能看到外部,外部却看不到内部。

    很显然,利莫里亚人虽然在漫长的时光中进化出了鱼鳃、鳍耳、指蹼、游鳞等适宜水下生活的器官组织,却还是更适应在无水的环境中生活生产,毕竟这样比较方便,否则,光是一个如厕问题就能让人尴尬。

    当监狱大门打开,利莫里亚战士们看守着他,走出门外后,他又看到了更加广阔的风景,那是一座海底城市,利莫里亚人的海底城市。

    城市规模比不上陆地上那些大中型城市,却也不小,有非常发达的交通道路体系,公共绿地体系等城市功能,建筑也非常有特色,一个个都和蚌壳、海螺、海参之类水下生物类似,而且这些建筑都在往高处建,加上路上行人如织,看起来人口密度不小。

    只是,从街面上利莫里亚人穿着打扮的款式,脸色和精神状态,以及路边店铺中的商品种类和数量等情况来看,普通利莫里亚人的生活并不怎么富裕,还有许多乞丐在街边乞讨。

    到是那些有钱人或有权势的人活得很滋润的样子,他们穿金戴银,浑身珠光宝气萦绕,也不用机车飞碟之类的科技造物代步,而是非常复古地使用马车,用一些奇异兽类拉拽,所过之处,平民百姓都不敢靠近,一旦有谁多看两眼,就是一顿谩骂乃至鞭子的抽打。

    看来社会等级森严,生活方式复古,阶级分层泾渭分明,民众所受压迫极为严重。

    卢直不由恍然,难怪达拉多会对自己这儿的各种理论,尤其是革命相关理论知识非常感兴趣,恐怕,利莫里亚文明的社会矛盾早就已经非常尖锐,具备着相当深厚的反抗土壤,连一些有背景的进步年轻人都受不了现在的压抑和腐朽了。

    就这么一路观察,卢直最终被利莫里亚战士们带到了一个形似罗马竞技场的建筑中,放置到最中央的位置,正前方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审判席,四周是环形阶梯状的观众席,许多利莫里亚人则在缓缓入场,似乎是要观看这场“公审”。

    这些入场的利莫里亚人各式各样,前排都是穿着颇为得体的富裕阶层,后方是一些纯粹来凑热闹的平民,看起来都将宗教裁判所审判卢直当作一场全民娱乐来看待了。

    卢直并不知道,这几天之中,海神教会一直在宣扬着他“亵渎神明,触怒神明”的“罪行”,并悲观地散布着他得罪“神明”后或许会引来巨大灾祸的言论,作为一个宗教氛围浓郁,教会至上,宗教特权人士处于顶端位置的社会,自然而然地煽动起了民众,让人们满腔怒火。

    此时,见到正主就在广场中央,立刻有许多观众谩骂,乃至投掷起石块、烂菜叶之类的东西来。

    卢直全做不见,反到是摸起了下巴,那些利莫里亚战士之所以没把他从透明容器里放出来,会不会还有避免他在审判前被民众砸死的缘故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