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交锋
    蒙昧的愚民是可悲的,他们没有自己的判断力和思考能力,没有独立的意志和自由,永远活在统治者给他们圈划的范围之内,一生浑浑噩噩,目光短浅,如同蝼蚁一般卑微低贱,在权威和欺凌下战战兢兢。

    就如同眼前这些被海神教会煽动的利莫里亚平民,他们与卢直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卢直更是连辩解的话语都还没说过一句,却如此狂热,一副要生吃他血肉的模样。

    他们是真的认为卢直罪不可赦吗?

    恐怕不是,只是因为他们觉得,这么欺凌一个即将死亡的人,能彰显他们的强大,因为他们往日过于卑微和低贱,只有被欺辱的份,却谁都欺负不了,现在终于得到了补偿的机会。

    这让卢直想到了鲁迅先生的《药》,那个求着刽子手售卖人血馒头,为自家儿子治病的老栓。

    革命烈士为他们这些苦人抛头颅,洒热血,统治者对他们压榨和欺凌,可最后,他们却选择相信统治者们编织的谎言,认为革命烈士的人血馒头能治病,最终依旧逃不脱人财两空,家破人亡的境遇。

    何其愚昧,何其麻木,何其愚蠢,何其……可悲。

    充斥着这样的人的社会,又是何其黑暗、沉闷,以及腐朽?

    在一片喧嚣沸腾之中,卢直竟然有些怜悯地看着这些兴奋、激动、狂热的利莫里亚人。

    是啊,这些是被打断了脊梁骨的人,是一个被打断了脊梁骨的民族,心中已经没了一点儿往日的荣耀和尊严,不过是活一天算一天的活死人种群罢了,和那些还在地面上肆虐的丧尸有什么不同呢?

    不由摇了摇脑袋,不再管他们愚昧的狂热,而是平心静气,等待其他“演员”的上台。

    “利莫里亚大东区海洋教会大主教,托尔加勒大人驾到!”

    “利莫里亚大东区元老院议长,紫麾长老,马尔加纳伯爵大人驾到!”

    “利莫里亚大东区海卫军,白鲸军团军团长,总督之剑,珊瑚海之主,希斯迦尔娜子爵大人驾到!”

    “利莫里亚大东区巡海卫,东大洋守护者,白垩之鲨银剑祭祀,卡里加奥子爵大人驾到!”

    “……”

    接连的唱名声响起,审判台上坐上了许多衣饰华丽的利莫里亚人,之前喧嚣的利莫里亚平民们瞬间安静下来,有些甚至战栗着,只敬畏地低头看向地面,只有少数人敢悄悄打量一下审判台上的贵人们。

    卢直却不在乎,他毫无畏惧地直视审判台,津津有味地欣赏利莫里亚贵族阶层的风貌,就像是在看猴子,这种犀利和无畏的目光让那些利莫里亚贵族们有些不爽,有人怒目瞪视,有人装作冷漠,有人皱着眉头窃窃私语。

    最终,为首那名须发皆白,不怒自威的长者敲响了类似法槌的道具,伴随扩音设备的辅助,在全场中响起他的沉稳回声。

    “肃静!”

    卢直看向他,从刚才的唱名中知道,他叫托尔加勒,利莫里亚大东区海洋教会大主教,看位置也明白,是这次审判的主持者。

    果然,接下来,这位大主教先生站起身来,环顾四周,用一种沉如钢铁的虔诚声音致以开幕词:“伟大的利莫里亚永受海神庇护!”

    “海神庇护!”

    现场的利莫里亚人很是整齐地齐声说道,许多人一副非常激动,快要晕倒的模样,不得不说,从出生到死亡一直被宗教洗脑的人们,想要让他们摆脱宗教带来的虚幻景象实在是很困难的,因为人最难改变的就是从小一直坚信的东西,所谓谎言千遍,亦成真理,就是这个道理。

    托尔加勒非常满意现场的效果,语调稍稍昂扬:“今天,吾等齐聚一堂,便是海神的旨意!这个地上人,由巡海卫指控其亵渎神明,触怒神明之罪!”

    利莫里亚人群中轰然作响,巨大的声浪排山倒海一样响了起来,然后再度在法槌的敲击声中沉寂下来。

    “众所周知,利莫里亚曾经因为亵渎神明,惹怒了神明,因此遭受过神明的净化,神明虽然仁慈,却也是不可侵犯的神圣,这导致了旧世代的灭亡,吾等先祖经历了神明的考验,总算留下一脉,慢慢发展至今,再度辉煌,我们能够容忍这辉煌再次毁于一旦吗?”

    “不能,不能,不能!”

    “杀死渎神者!”

    “向神明谢罪!”

    利莫里亚人群情激奋,现场高喊着处死卢直的口号,看上去众志成城,实际上状极恐怖,是一种群体性的狂热,人们在这种气氛下早已失了智。

    托尔加勒双手张开,缓缓下压,声浪慢慢降下去:“然而利莫里亚是公平的,是文明的,是温和的,海神的信仰也是和平的信仰,我们需要公正地让罪人伏法,所以……”

    他转向卢直,高高在上:“地上人啊,我们给你机会辩驳,为了保证公正,请你向海神发誓,诚恳地述说一切。”

    卢直看着这位大主教半晌,忽地咧嘴一笑:“我会诚恳地述说一切,但我不信你们的海神,也不会向一个带来毁灭的魔鬼发出誓言。”

    利莫里亚人通过扩音设备完全听到了卢直的陈述,不由哗然,对这个地上人的大胆感到惊异。

    卢直静静地等待着利莫里亚人自己平静下来,虽然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嘴角却带着微笑,茫茫多愤怒斥责的利莫里亚人在长久的谩骂后忽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站在那里的地上人在无声地嘲笑自己,哪怕只是一个不足一米八的家伙,却如同山岳般挺拔高傲。

    托尔加勒觉得,这次的审判好像有些脱离掌控了,他不由敲响法槌:“好大胆的地上人,不要给你机会不珍惜!”

    卢直淡淡说道:“这是我应有的权利,我又不是你们利莫里亚人,凭什么让我向你们的信仰低头?”

    “你需要尊重我们!”托尔加勒怒吼。

    “那你们又可曾尊重过我?这就是你所说的公正?”卢直歪歪脑袋,一副看傻逼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