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躺着中枪
    织州将军府,权婧最近意气风发之中,剿灭牛魔帮为她带来如日中天的好名声,出个门都能得到许多老百姓欢喜的笑脸,让她很是满足,连带着脾气都好了不少,这天听说卢直求见,没像以前那般对他没声好气,而是挥挥手,让人放他进来。

    等卢直进入客厅,送上礼物,道明来意,到是让她惊讶起来。

    一是惊讶于礼物的新奇,虽说玄苍世界好东西无数,但蓝星的工艺品、特色食品等东西显然是没有的,卢直送来的礼物颇有些戳中人心中好奇的那一部分,很是让她惊艳一番。

    二是惊讶于卢直前来的目的居然是请求力技修行指导,这家伙难道不知道法不轻传,秘不外泄吗?虽说他送的礼物很是珍贵,却也不可能让人就此将绝学秘技教导给他吧?更别说她的功法乃是家传,即便未来的夫婿都不得修习,孩子想要修炼,还得家族同意,怎么可能轻易传授给他呢?

    在玄苍这种很讲究师门传承的世界,拜师可是很重要的事情,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类信条非常顽固,不像蓝星早已将教育当作一门产业,补习机构、培训班遍地开花。

    好在卢直听说后,表示并非拜师,纯粹只是希望得到权婧这位织州力技大师的指点,以突破瓶颈,增加修为。

    权婧闻言,恍然大悟,用自己的经验帮助卢直指正修炼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到是不违背技艺传承的戒条,看在礼物的面子上,欣然答应了下来。

    收了礼的权婧办事很地道,随后几天,很是指点了一番,虽然卢直修习的法门并非力技一系的神功绝艺,在一个力技大师的指导下依旧有了很大进步,肉身的各项素质顿时有了突飞猛进的提升,原本有所停滞的魔力上限也开始增加,心脏的种火燃烧得愈发旺盛,有一种临界之感。

    他欣喜地意识到,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虽然他得到的是魔法类传承,却也是需要与魔力相匹配的肉身强度的,现在肉身强度这块短板有所补齐,魔力的修炼也得到了进一步发展的空间,甚至离境界突破都不远了,这次送礼得到的收获是真的大!

    权婧却也没觉得自己亏,在指导卢直修行力技的同时,这几天她也在坚持不辍地练习着武艺,时不时就去找其他人切磋。

    可明眼人都知道,这位切磋是假,显摆是真,哪有切磋个一会儿后,就嚷嚷着多谢指教,然后拿出些新奇物品,装模作样在对手家中使用,要听对手吹嘘赞叹大半天才满足的?

    你丫的是织州第一女将哎,能不能不要这么虚荣?得到些新奇物品了不起啊?用得着像小孩子一样四处炫耀么?

    只可惜一干织州将领、武者对此又没有办法拒绝,权婧可是枢赤莲手下有数的重臣,除了同朝而立的寥寥数人,有几个敢不给这个面子?不仅得给面子,还得给得漂亮,给得花团锦簇,给得恰到好处。

    真是愁死一帮舞刀弄枪的大老粗了。

    好在权婧炫耀归炫耀,却没把卢直给供出去,要不然,他那间小木屋不被一帮饱受折磨的糙汉给拆掉才怪。

    但是,这世上吧,从来不缺过度解读的人存在,更何况权婧身份复杂,地位敏感,她的一举一动,对许多人来说都有着深远的影响,发现她近期和卢直走得近,就让一些人有些坐不住了。

    别看卢直只是一个小小的酒工长,连织州州牧主持的州事会议都没资格参加,可他毕竟是枢赤莲亲自招募的人,在政治派别上带着枢赤莲的烙印。

    而权婧呢?她是枢赤莲的弟弟——枢赤炎的未婚妻,也是枢赤炎派最重要的军权力量和武力支柱。

    权婧和枢赤炎的婚约是前任州牧还在的时候就定下的,虽然权婧的年纪比枢赤莲还大一点,但政治婚姻从来不看重这个,更看重的是婚姻带来的利益。

    这两人结合会有什么好处呢?

    对权家来说,枢家将织州最核心的政治圈子向他们打开了大门,正式将之收纳进去,从此后成为真正的“自己人”,也算是半个织州主人了,完成了从打工者向股份制合作者的转变,并且能将身上顺统派的印记与枢家本家代表的正统派合而为一。

    对枢家来说,不仅是未来州牧能获得一个重要的支持力量,而且能够更好地吸收顺统派的力量,让这个派系中还不服气的力量不得不在领头羊都拜服的情况低头,减少政治动荡的可能性。

    这本来是个互利双赢的如意算盘,却没想到,随着宁国侵犯,前州牧意外逝世,为了应对危局,鼓舞人心,成年的枢赤莲临危上位,并且干得不错,原本预定的州牧继承人枢赤炎却因为还未成年的缘故,坐了冷板凳。

    虽说枢赤莲向枢赤炎派的支持者们承诺过,她的上位只是权宜之策,待得织州稳定下来,会将州牧位置还给弟弟枢赤炎,可枢赤炎派的支持者们却不可能就此完全信任她,一个念头始终盘绕在他们的头脑中:

    尝过大权在握滋味的枢赤莲,真的会放弃权力吗?

    这就导致织州政坛处于一种微妙的状态,表面看去众志成城,对抗宁国,内里到底如何,却只有两派各自的支持者才心中有数。

    也正因为是这样一个敏感的局势,权婧忽然和卢直走得这么近,不怪一些利益相关方不阴搓搓地进行联想。

    是枢赤莲终于忍不住要拆枢赤炎的台,保证到手的州牧之位稳固了,还是权婧不想再支持枢赤炎了?

    要是再结合不久前牛魔帮覆灭的事情,有些人就更是想得头皮发麻,心内发颤,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了,他们已经将前途命运压在了枢赤炎的身上,可败不起!

    在这一刻,织州的某些人开始了快速的串联,并商量了一些想法,但首要的事情,却是要教会那个名叫卢直的酒工长,怎么做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