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点兵
    织锦城,寄骑院,卢直居住的单身宅院中。

    作为主人的卢直正处于冥想状态,在力量因子层面的视界中,能够发现周围有大量力量因子围绕着他,汇聚成一个巨大的漩涡,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牵引,缓缓融入他身上由魔法回路构成的魔纹中去。

    这些力量因子在进入卢直的魔法回路后,搬运流转,小部分不合属性的随着冥想法的呼吸节奏,再度排斥出体外,泛起一股股奇异的霞光,大部分逐渐消融到魔法回路之中,成为魔法回路的一部分,又或循着魔法回路往心脏处的种火涌去,其中一部分精华还会在种火的淬炼下,逐渐失去原有的属性,最终成为种火的一部分,壮大种火。

    就这样,种火和魔法回路都在成长,流转其中的魔力流充沛精纯,直到它们成长到一个临界点,越来越繁复的魔纹便开始在它们的表层、内在中出现。

    魔纹仿佛汇聚着某种天地至理,它们的出现引动了周围力量因子的共鸣,卢直身边开始出现一些具现化了的奇妙景象,时而火焰,时而冰雪,时而电闪雷鸣,时而春风拂面。

    这些景象能让人看见,却不会损毁任何物质,极为神奇。

    但最终,它们都消失不见,反到是有一层蒙蒙的光,似乎在从逐渐破碎的具现景象中蓬勃欲出。

    火焰像玻璃一样,逐渐被撕裂,冰雪像在消融,逐渐化作光芒的一缕,电闪雷鸣也扭曲起来,变成氤氲雾气,春风开始狂躁,却不改慢慢消失的情景……

    最终,一切的异象都被那层蒙蒙的光所吞噬,光也变得越来越凝实,像是给卢直套上了一层外壳。

    只可惜,伴随着卢直睁开眼睛,这一切全都消失不见,卢直本人则是叹息一声,喃喃自语:“又失败了,这境界突破果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他刚刚在尝试铸就灵基。

    比起点燃种火,灵基的铸就难度高了不止一筹,那是一种生命本质的进化过程,彻底完成的话,即便是生理层面,他也会与普通人产生一定的差距,魔法回路和种火会成为他体内另一套生命系统,不仅强化他的力量,也会大大增强他的生命活力,仅仅寿命都会比普通人高出许多。

    正懊恼的时候,门外传来勾六的声音:“卢直兄弟,你在家吗?”

    看了看天色,还是天边鱼肚白的时候,勾六这么早敲门做什么?

    但他还是起身披衣,打开门:“当然在,勾六老哥,有什么吩咐?”

    勾六叹了口气,将手中的包裹递给他道:“帮老哥我一个忙,这些东西先存在你这里,如果老哥我还能回来,自会来拿走,如果回不来,你就把里面的东西处理掉,筹集些钱财,给老哥办下后事时用吧。”

    卢直正奇怪手中包裹沉重的分量,听到勾六的话不由吃了一惊:“勾六老哥,这话不吉利!到底怎么了?”

    勾六从怀里掏出一块木牌晃了晃:“点兵牌,老哥我被点到了,要随下一批部队前往铁门关前线。”

    卢直脸色一变:“连近卫骑军都要抽调了?”

    勾六摇摇头:“这到不是,是前线军官损失惨重,临时提拔的军官有很多水平不够,非常影响战斗力,州牧便想到了我们这些老兵,从留守织锦城的军队,包括骑军中抽调了一批兄弟,前往前线充当中层骨干,说起来这也是升官啦!

    只不过前线危险,要是有个万一,总得有些准备,因此上战场前先安排好后事也算是咱们不成文的规矩了。

    你也知道的,老哥我在织锦城孤家寡人,没儿没女,求托于其他兄弟吧,他们也随时有上战场的可能,想想兄弟你是酒工长,应该不会上前线,就厚颜求到你这儿来了。”

    卢直有一种难过的情绪从心底升起,勾六说得洒脱,可这背后的凶险,是个人都知道有多大啊!

    正当他想应承下来的时候,却有马蹄声响起,随即,一名不曾披甲的骑士直直往卢直这儿前来,到了门前就大声喊道:“良方酒坊酒工长卢直大人何在?”

    勾六脸色顿时变了,卢直则是诧异之极,居然是来找自己的:“我就是,请问阁下是……”

    骑士翻身下马,向他递上了一个东西,卢直接过一看,和勾六的点兵牌虽然花纹等标识不一样,却同样是点兵牌!

    “奉司兵衙门军令,良方酒坊酒工长卢直大人,您名列此次点兵名册之中,著录于辎重部队,具体指令,请于今日内前往司兵衙门问询,并于司兵衙门指定时限内尊令行事,失期以军法处置,可曾知晓?”

    “等一下,我不是不属于军队序列么?怎么这次点兵会点到我?”卢直忍不住问道,他之前可是问得清楚,酒工长好歹也算是织州不入流的官儿了,而且隶属于行政序列,本来应该是没有兵役才对的啊?

    骑士到是脾气好,又或者任务不重,居然耐心讲解:“酒工长误会了,辎重部队虽然隶属于军伍序列之中,可实际上却是兵民兼有,护卫战兵自是属于军队,民夫、底层管事等人却大多是民籍,而各个辎重部分的押送官往往会由司兵衙门根据需要,从各方行政管理人员中抽调,一般使用抽签的方法,一旦征发了,点到名的也是要服从的,这次也是巧了,恰好抽到了您。”

    卢直瞪大眼睛,然后问勾六:“还有这种操作?”

    勾六也有些呆滞:“是有这个操作,只是……兄弟,你是多背啊?怎么那么多行政管理人员,就偏偏抽中了你?”

    卢直忍不住说:“这是有人看我是新人,想为难我吧?”

    那骑士连忙解释道:“酒工长大人,绝非如此,这次前往前线的辎重中包含着大量酒类等犒劳物资,因此选取人选的时候,各大官方背景的酒坊酒工长都在备选人范围之内,恰好抽到了您而已。”

    卢直问道:“织锦城一共有多少酒坊?”

    骑士答道:“有二十六个。”

    “二十六分之一,这么小的概率,偏偏选到我,还说不是为难我?”卢直才不会承认这是他的运气不好呢。

    而事实上,他猜对了,当然是有人想他滚出织锦城啦,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许多都是算计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