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从司兵衙门出来,卢直看着手中的委任状,有些兴奋。

    虽说一开始接到点兵牌的时候他有点慌,可在银弹攻势下,仔细询问了司兵衙门精通此中环节的办事小吏后,却发现这次的事情似乎并不那么糟糕。

    辎重队并不需要上前线和敌人战斗,像他这种行政序列抽调的押解官更是只需要做好计算、管理等工作就好,操刀子干架是武人们的事情。

    而且这次他分管的部分是酒水,统共就那么十来辆车,货少事情也少,还不需要像分管粮草的那般,天天要算好口粮分配,以免到了前线,损耗过大,自己要遭到苛责。

    更重要的是,这次任务完成,居然是算军功!

    军功的获得者加官进爵是肯定的,虽说他不在乎玄苍世界这边的官阶爵位,可有了军功,提升了身份,会有更多方便,也能得到更多资源,毕竟,玄苍世界是一个等级森严的世界,处于什么样的阶级,与获得的资源量是挂钩的。

    比如那些带有灵气的食材,辅助修炼的灵药、灵晶等等,没点儿身份,购买的门路都不知道在哪里,哪怕他得了个酒工长的职务,至今也不过是在勾六这种老江湖的帮助下弄到过几次灵米,还是权贵家觉得品质差,挑剩下的!

    财侣法地,终究是修炼界人士们必须考虑的问题,无不影响着修炼的进度,食用灵米后进行冥想,与平时冥想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所以他渴望更多优质资源的获取,只是他的实力在这方世界还是太弱小,稳妥起见,提升身份比跑出城自己在野外冒险更有效率。

    因此,他这次打算变危为机,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嘛!

    满脑子美事的卢直回到良方酒坊,立刻就召集了酒坊一干人等。

    “大家应该都知道,州牧府前些日子又征用了不少酒坊的存货,要给前线将士们送去,作为犒劳!本酒工长有幸,将成为此次辎重队中酒水部分的押解官!明天就要随队出发!”

    听到卢直的讲话,底下的匠师、工人,还有正在服劳役的牛魔帮众人都嗡嗡作响起来,尤其一些牛魔帮众,那叫一个开心振奋,没了卢直大魔头的压迫,他们的日子要好过不少呢!

    “不过呢,本酒工长也不能单身上任……”

    一句话落下,底下顿时一片寂静,原本高兴着的人们面面相觑,这时候,他们才想起来一件事,既然酒工长都被抽调了,他们这些手下难道还想不出力不成?一个光杆司令怎么可能掌控得住一支辎重队啊?

    尤其是牛魔帮众们,这会儿那叫一个浑身难受,不用脑子想都知道,匠师和工人们乃是酒坊之本,不可能轻易带去前线,正好有他们这些倒霉蛋在,怎么可能不可着劲地用呢?

    果然,卢直已经乐呵呵地说道:“所以本酒工长决定,从酒坊中劳改的牛魔帮众里挑些人来,一起承担起押运之责,当然,本酒工长是什么样的人,你们也都知道,那叫一个奖罚分明,秉持公心,既不克扣,也不无故虐待,多好的长官呐,跟着本酒工长办事,就没有吃亏的,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牛魔帮众满脑门黑线,这位自吹自擂也真是够了,可仔细一想,又不由深思起来。

    他们是不能否定卢直的话的,说起来,这位酒工长怕是他们见过的最富裕大方的酒工长了,正如对方所说,既不克扣,也不虐待,甚至还不时自掏腰包,奖励积极分子,比起那些黑了心的,可真是不能不说一个好字。

    除了他比较喜欢逮着人把柄就教训……

    这么一想,牛魔帮众连声叫“对对对”,并开始凝神听起来,不知道跟着卢直去押运,会有什么好处可得。

    见众人眼中露出渴望的光芒,卢直心下比了个胜利,哼哼,驭众之策,无非威逼利诱嘛:“此次前往铁门关,但凡自愿前往的牛魔帮众,我虽然不能改变你们的刑期,但能改变你们的待遇,从此后,你们能享受酒坊普通工人的待遇水平,而不再是劳役!”

    牛魔帮众里一些劳役期比较长的,比如牛大魔,顿时眼睛都亮起来了,只是那些劳役期比较短的就没什么兴趣了,反正熬过一段时间就可以了,何必去冒险?

    “此外,本酒工长将给一同前去的人提供十两银子的保底酬劳,但凡路途上表现良好者,有立功表现者,还能得到额外嘉奖!”

    这一下,不少人眼睛都亮了,财帛动人心,十两银子对织锦城的富裕阶层来说不算什么,放在平民中却是一笔能用上一整年的巨款。

    卢直这个奖赏的确打动了人心,但还不足够,所以他加上了第三个诱饵:“另外,此次愿意随本酒工长前去的人,即便刑期结束,也可以继续留在酒坊干活,换句话说,本酒工长可以为他提供一份稳定的工作!”

    话音一落,所有服劳役的牛魔帮众们都动心了!

    这些牛魔帮众大多是犯事比较轻的那一类,都是出身平民,很多人家都很穷苦,正因为家里没钱,本人也没什么技能,找不到出路,才会最终沦落到有活力的社会团体去当混子。

    当混子简单啊,有一把力气,无论好事坏事,听老大的照做就行了,多少能混口饭吃,往上爬爬,甚至能得到不少钱财。

    他们也知道自己在街坊们那儿的评价,更有甚者,家里人都断绝往来了,只要良心没坏的,哪个不心里难受着?

    如果真的能在良方酒坊找到个稳定的工作,那一切都不一样了,说出去是个正经营生,再也不用被人戳脊梁骨,而且,良方酒坊实在很不错,待遇高,技术好,虽然有个爱找茬的酒工长,本质上却也是个好上司,这么些天劳作下来,每个人都看得到在这里工作的光辉前途。

    当即就有心动的立即行动起来。

    “酒工长,我,我报名!跟你干!”

    “还有我!”

    “酒工长,我也报名!”

    看着大家踊跃的样子,卢直微微一笑,很是倾城……啊不,得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