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仗义轻财卢酒公
    日上三竿的时候,从织锦城往铁门关运送辎重的队伍终于集结完毕,卢直和牛大魔等运送酒水的人无所事事地站在一边,看着粮车们先走。

    说到底,粮食才是前线最重要的补给物资,在优先度上当然在所有队伍中为最,保护粮车的士兵也是最多的,顶盔贯甲的织州军弓上弦,刀出鞘,满满的军伍肃杀氛围。

    不过旁边的勾六撇撇嘴,跟卢直说道:“这些家伙,都这个时候了还要装模作样。”

    在勾六身后,还有一群近卫骑军出身的人,他们会和辎重队一起前往铁门关,充实前线军队的指挥层,由于和卢直关系比较近,自然就和酒水运输队一起走了。

    “勾六老哥,这话怎么说?”卢直听到勾六的话很给面子地问道。

    勾六刚想显摆一下他的专业知识,一旁吭哧吭哧啃着一块带骨肉的牛大魔撇撇嘴:“都是做给大官们看的呗,穿着那么重的甲,带着那么齐全的武器,能走多远?能走多快?”

    “嘿,你这小兔崽子,居然会抢话说了?”勾六给了牛大魔后脑勺一个巴掌。

    牛大魔浑不在意,还憨憨一笑,然后继续啃肉,这顿肉可是来之不易,乃是大家伙的壮行饭,要不是眼看着就要往战场里面撞,还吃不上呢,不能浪费!

    却是卢直往卢理子她们所在的末日世界跑的时候,勾六闲着无聊,经常去良方酒坊弄酒喝,结果一来二去,到是和一干人等混熟了,牛大魔这小屁孩有生没养,往日里做了不少错事,但本性却是不坏,服役干活也卖力,尤其让无儿无女的他喜爱,不仅教牛大魔读书写字,还说了不少军队里的道道给他听,也就难怪这会儿牛大魔能说出点东西来了。

    卢直恍然,他之前只觉得织州军军容威武,器甲鲜明,到是忘记冷兵器战争时期,那身装备的重量不轻了。

    勾六继续说道:“卢直老弟,你看好喽,出了城门,不到五里,这帮家伙肯定得停下来卸甲脱盔!”

    可惜啊,老哥,最能显摆的部分已经被牛大魔这小屁孩抢啦,你这番补充并不能起到装逼的效果啦!

    卢直心中好笑,但还是附和了两声。

    一番闲聊中,总算轮到酒水运输队伍了,卢直和勾六等人翻身上马,牛大魔等人则和其他酒坊派来的劳工民夫一起,吆喝着驱赶起拖拽货车的牲口。

    与运粮队不同,辎重部队方面给酒水运输队伍配置的押运士兵并不多,十多辆车,也就派了几个人意思意思,主要是因为织州现在人手太紧,既然勾六等近卫骑军的人随队一起走了,辎重部队主官自然而然地就将酒水运输队的护卫人数调少一点,难道还怕遇到敌人,勾六等人不出手不成?

    对辎重部队主官的心思,勾六等人心知肚明,不过他们也乐意帮这个忙,因为卢直是不会让他们吃亏的,其他不说,那些调料管够的烤肉啊,美味的甜食啊,尤其是醇香的烧酒,就足够让一帮近卫骑军的人为酒水运输队保驾护航了。

    卢直对此就更是明了了,他也不是毛头小伙子了,知道这世上的规矩就是这样,想要有所得,总得有所付出。

    还好,这类支出对这个世界的原住民来说是个负担,对他却不是什么问题,他在故乡世界的时候就囤积了不少物资,之前在末日世界又搜刮了大半个东京城,就算供给织州铁门关大军一年都不成问题,更别说勾六和近卫骑军这么二三十人了。

    财大气粗的好处就是这样,能用钱解决的问题从来不是问题,能用钱办好的事情从来都不是事儿。

    正式上路后,队伍行进速度不慢,毕竟刚刚从织锦城出来,畜力充沛,人员精神,官道整治得也好,不过行了大约三里地,果然看到前面运粮队停了下来,那些士兵们在将盔甲和沉重的兵器往粮车、装备运输车上放。

    “哈,果然没过五里,勾六老哥算得准!”卢直给了勾六一个大拇指,适当的夸奖有助于增进双方感情。

    勾六自得一笑,其他近卫骑军则是一阵哄笑,很快这边就欢乐起来。

    因为众人笑得没什么遮拦,说话又大声,传到前面运粮队的士兵们耳中就有些刺耳了,不少人愤愤不平,看着近卫骑军怒目而视,只是因为他们是州牧府的亲军精锐出身,那身制服使得这些士兵敢怒不敢言。

    而酒水运输队这边的几个辎重兵也很不自在,他们身上也穿着甲胄,带着重兵器呢,现在是脱,还是不脱?

    卢直之前只是为了维系和勾六的好感,却不适应这种欺负人的做法,后面还有不少路途要和这些辎重士兵们同路呢,遇敌的话也不能忽视这些战士的力量,所以装模作样从一辆车上掏出一包糖,给近卫骑军们都分上了一些,算是用糖堵住了他们的笑声,免得继续刺激辎重部队的士兵。

    勾六等人也没多想,美滋滋地吃着糖,说话声音都小了不少。

    然后卢直又对酒水运输队的士兵们说道:“你们也把盔甲什么的脱了,收拾一下吧,接下来的路还长着呢,对了,你们也尝尝这个,挺好吃的。”

    说着,也给这几个士兵送了几颗糖。

    士兵们听闻押解官这么通达情理,也是松了口气,脱下盔甲后又尝了尝糖块,看着卢直的脸色都变了,实在是因为玄苍世界的糖由于制取麻烦,工艺比较落后,不仅甜味不纯,价格也很是昂贵,就这几颗高品质的糖,都能抵得上士兵们三五天的粮饷钱了。

    没得说,这位押解官,大方,跟着这样的人干活,应该会比较快活些。

    士兵们原先的不满立马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实际上卢直只是在做着一个管理者应该做的事情,调和团队的矛盾和冲突罢了,只是这些近卫骑军也好,辎重士兵也好,大多数不像现代人那样,早就免疫了这种管理小手段,在这个物资缺乏的时代,肯拿出实实在在的东西搞团结的,那得了好处的人大多会真的团结在这个拿出好处的人身边。

    说起来,卢直已经因此受到了些益处,首当其冲的就是他现在也算是有了些小名声的人,一部分是因为这种“大方豪爽”,经常请人品尝珍稀美味,另一部分则是因为他主持的良方酒坊酿的酒比从前的织州酒强得多,因此,现在他头上也算是套上了一层光环,“仗义轻财卢酒公”说的就是他了。

    虽然听上去有点像个败家酒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