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破釜沉舟
    角马是玄苍世界最常见的坐骑,它们强壮,够耐力,负重高,速度也够快,并且饲养相对容易。

    但是,这不代表角马是坐骑的唯一选择,尤其是,角马不会飞,它成为最常见的坐骑,在于性价比高,如果不考虑性价比,有许多强大的奇异兽类能够成为备选。

    云汲兽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这种奇兽有着极强的战斗力不说,更重要的是,它有着踏云飞天的天赋能力,是一种能够在天空中飞行,并且能自如踏空而行的强横存在。

    用它当坐骑,显然比角马威风得多,提升的战斗力更是暴增。

    这样的奇异兽类坐骑往往需要付出不菲的驯养代价,即便是实力强大的大势力,也是一种很沉重的负担,以织州的财政水平,居然供养一支近八百骑的云汲兽军团,简直已经是砸锅卖铁的程度,可织州还就是搞出来了,这真真是有志者事竟成的典范了。

    近卫骑军的糙汉们得到新坐骑后,一个个喜不自禁,按照驯兽师们的教导,又是顺毛,又是摸头,和新坐骑沟通感情,顺便学习一些简单的指挥指令。

    不过卢直试着使用动物驭使的法术,却发现屁用没有,本应充满暴烈战斗意志,较高智商等级的奇兽,满脑子混沌,只对那些指挥指令有着条件反射般的反应,其他的外来刺激竟是一概无用。

    很显然,这些云汲兽之所以被驯化,并不是因为织州驯兽师们有多牛逼,而是采用了某种手段,磨灭了它们的本性,使得它们成为了近似傀儡的存在,这样一来,驯化难度自然大大降低,但也导致云汲兽本身的战斗能力下降得厉害,整支云汲兽军团的战斗力水平得打个大大的折扣。

    这让卢直有些忧心,枢赤莲这次明显是想借助云汲兽军团去宁**那边搞事,可云汲兽军团的实际战斗能力未定,如果行动失败,自己不会成为陪绑的吧?

    对神智磨灭的云汲兽使用动物驭使法术是没用的了,他也只好更认真地从驯兽师们那里学习操控指令,这会儿熟悉一分,到了战场上,哪怕是逃命,也能熟练一分嘛。

    相对于悲观主义的卢直,其他织州军成员却是信心爆棚,许多都是一副有云汲兽在手,刀山火海也去得的模样。

    坐骑换过了,指令学会了,一行人又休整大半日,待得夜幕降临,才在一个阔大的洞穴中汇聚一堂,聆听枢赤莲的动员。

    伴随枢赤莲的动员演讲,卢直这个时候才知道,织州方面早在好些年前就有预案,想要对宁国方面进行一次毁灭性打击,类似于斩首行动,云汲兽军团便是为此而筹备的,那数百秘密骑士也是很早就开始以此为目标进行训练,到了上代织州州牧的时候,本已进入预案实施倒计时。

    只是天有不测风云,上代织州州牧居然于前线急病去世,骤失首领,差点没让织州整个完蛋,枢赤莲上台后拼死拼活才好不容易将织州濒临崩溃的局面稳定住,更别提继续推行预案实施了。

    现在再度拿出这份预案,并由她亲自参与实施,却是因为时局又出现了变化,铁门关的防御依旧稳固,可织州的战争潜力已经近乎耗尽。

    在玄苍这个高魔高武的世界,可不是随便拉点壮丁就能去打仗的,不习战阵,不练功法,不达到一定实力标准的普通人组成军队,上战场不叫打仗,而是送上门去接受屠杀,集结成阵的正规军一个冲锋,所凝聚而成的军道煞气便足够将这种“军队”碾得粉碎。

    因此,军队补充新兵,要么就是招收那些有底子的平民,进行较长时间的军事训练,要么就是征召遍布各地的武馆、道场学徒,又或贵族阶层的家丁、部曲、门客等人。

    和宁国的仗打到现在,织州各个武馆、道场已经近乎空巢,贵族阶层的家丁、部曲、门客等力量也已经抽调到极限,平民中能够有些修炼底子的,大多是家庭温饱没问题,还有点余钱的那种,可织州贫困,这种家庭本来就少,到了今天更是再也招募不到适合的苗子了,总不能将人家最后的根苗强行弄来吧?

    逼得别人家断子绝孙,是天下最大的恶,枢家如果想激起整个织州的造反狂潮,可以尽管一试。

    正是因为这种山穷水尽,枢赤莲不得不险中求胜,将本已束之高阁的斩首计划再度拿出来。

    这就是在赌国运!

    卢直听得心中愈发没底,可底下的将领、士兵们,却爆发出更加惊人的同仇敌忾之意。

    主要是因为,卢直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被这个世界的规则所约束,又是个有退路的人,所以有余暇为自己多做考虑。

    可在场的织州将领、士兵却没有那个余暇,他们是枢家最亲近的力量,要么是家臣,要么是宣誓效忠的门客,要么是奴仆的家生子……

    总之,这些人是织州州牧最核心的力量,根据玄苍世界对“忠诚”的苛刻要求,他们的前途命运早已和枢家绑定,如果他们所依附的枢家败亡,织州被宁国吞并,他们的下场绝对不会美妙,因为宁国方面始终会对他们的忠诚存疑,最终只会成为宁**的奴兵炮灰消耗掉,又或不得不逃离织州,去往其他地方,成为一无所有,流浪四方的浪人流民。

    各种因素纠合在一起,使得这些人真正地与枢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到了拼命关头,更是同仇敌忾,不敢惜命。

    当枢赤莲一挥手,宣布出击的时候,集结的士兵们沉默却炽热地敬礼,随即迈开坚定的步伐往外走去。

    不久之后,在深沉的夜幕掩护下,一头头云汲兽构成了一朵庞大的阴云,从这座大山的山顶向远方飘去,目标直指宁**最核心的大本营,川神秀所在之地。

    根据情报,那里叫做逍遥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