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谁说我们败了
    附庸首领们被川神秀挥退后,甚至没有得到留在中军营地休息一晚的待遇,便被川神秀的一队三百人亲卫“保护”着回前线了。

    他们当然是愤怒的,感觉受到了侮辱,可惜的是,川神秀根本不在乎这些附庸首领的想法。

    解决了铁门关,就相当于解决了织州,解决了织州,宁国北端的威胁就彻底解除,铁门关历史上的辖区就会再度统一,到时候,宁国历年来为了安抚人心,又或各种原因分封出去,忠心度早已下降到极限的大小附庸也就没有必要再留着了。

    这的确是一种利用,可这个天下,自从失序以来,又什么时候停止过这种龌蹉的权谋手段呢?

    一切为了终结这个乱世,那个天下归一的梦想,一定会由她川神秀完成!

    她遥敬乌沉沉的天空,神色有一种神圣的坚毅,因为……耀朝皇室,为川神氏啊!

    只是,被烛光照亮的影子,却并非川神秀美好的身段,更像是一头狰狞的带角鬼怪,如果是卢直的话,使用真视术就会发现,在这个世界的另一个层面中,一具高大的身影矗立于川神秀的身后,正睁着一双冰冷的眼眸于虚空中注目着她,一瞬不瞬。

    这个时候,这具鬼怪的眼眸中除了刻骨的冷意,还有一种嘲弄的嗤笑意味,因为远超凡人的感官早已让它察觉到黑沉天幕背后汹涌而来的杀意,但它一点都不想提醒川神秀,川神秀不是说,没有招呼它的时候,让它不要擅自发言么?它只是遵循命令罢了。

    更加让这具鬼怪觉得有趣的是,似乎老天爷都想要给川神秀一个好看,原本就阴沉的天空,竟是淅淅沥沥滴落起细小的雨滴起来。

    营地中开始变得泥泞,原本燃烧着的火盆也被熄灭大半,巡逻的士兵耳目视听受到严重影响,被雨淋湿后,连精神都变得恹恹。

    真是倒霉啊,为什么轮到自己值夜就会遇到下雨这样的事情呢?

    原本就因为处于后方,觉得很安全的心理,变得更加松懈,整个营地愈发慵懒。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支穿越了风雨的飞天之军,如同惊雷般从天而降,黑色的夜空骤然被更加深沉的雷电劈成两半,雷电前端的冲击转瞬即逝,带来今夜注定的腥风血雨。

    堪比豪雨的箭幕带着呼啸落到了宁**营地之中,瞬间飙起无数血花,陷入血色地狱的营地中响起凄厉的警告。

    “敌袭!”

    到底是精锐的亲军,嗅到血腥味的,听到惨叫声的,感应到强烈杀意的……川神秀的士兵们快速更醒,并下意识拿起武器准备战斗,然而这一次的打击从天上来,他们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第二轮箭雨又到了。

    “天上!天上有敌人!”

    “天啊,能够飞天的敌军!”

    “稳住,不要乱,结阵防御!”

    “……”

    各种声音混成一片,乱糟糟地传入本已进入后帐,准备休息的川神秀耳朵内,她先是一愣,随即惊讶于真的有人来偷袭自己的大营,再之后,伸手一捞,一支冲破帐篷顶端,飚射而来的箭支被她握到了手里。

    怒极而笑,她轻轻喝骂一声“好胆”,便冷笑着再度起身,掀开豪华大帐的门帘,入目的就是黑潮般从天空扑击而下的云汲兽军团。

    原本傲慢的脸一下子黑下来了。

    这些骑着凶悍异兽的织州军沉默而冷酷,在天上连射三波箭雨后,已经下降到一定高度,随即策动云汲兽,一如骑兵作战,集结成阵,带着强大的军道煞气直冲宁**营盘。

    “轰隆”一声,恍若惊雷,宁**大营上方的夜色中,一层无形屏障在织州云汲兽军团的冲击下瞬间破碎,那是宁**大营的法术护罩,还没来得及由玄法术士们激活,就被报废了,于是,比箭支这种纯粹的物理手段更加危险的法术攻击到来了。

    无数火球、雷霆倾泻到宁**营地之中,深沉的黑夜顿时被火焰点燃,到处是想要抵抗,却被炸得没法不乱窜的宁**士兵,将找不到兵,兵找不到将,一派混乱。

    箭雨和法术洗地后,云汲兽军团已经冲到接近地面的高度,这个时候,就轮到传统的骑兵冲阵方式发威了,成排的云汲兽如同一波接着一波的潮水,不断冲刷如同砂砾的宁**士兵,潮水过处,砂砾便消失一片。

    哪怕这些宁**士兵拼命抵抗,却因为混乱之下,没有结成阵势,形同一盘散沙,根本无法抵抗云汲兽军团的冲击。

    再精锐的士兵,形不成组织的话,也比不上单兵上逊色于他们,却高度组织化的整支军队,更何况,这些宁**士兵面对的还是枢赤莲带领的亲军,是本就不逊色于他们的强军,驾驭的还是云汲兽这样凶猛的异兽,这么有心算无心之下,大败亏输,徒留满地死不瞑目的尸体,那真是一点也不奇怪。

    “公主殿下,请突围!”一名浑身染血的亲军将领带了一些亲卫,牵着一匹角马冲到川神秀身前,满面悲愤,却又只能痛苦地承认一个现实:“军心已经崩溃,营盘守不住了。”

    能不崩溃吗?短短数分钟时间,云汲兽军团已经横扫了大半个营地,大量宁**士兵丧命,活下来的还没来得及集结起来,就又被赶鸭子一样赶得到处乱窜,这样的仗,是真的没办法打。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身为主帅的川神秀再有个好歹,崩溃的就不止是中军营盘了,整个前线的宁**都得崩溃。

    可是,亲军将领得到的只是川神秀冷冷的眼神,以及轻轻一挥的小手,角马哀鸣一声,已经被击毙,这让他整个人都出了一身冷汗,呆呆看着川神秀。

    “谁说我们败了?”

    川神秀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再看向肆虐于营盘中的织州云汲兽军团,冷哼一声,原本被她拿在手中的箭支如同光电,激射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