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不应出现的天魔功
    所向披靡!

    云汲兽军团的初次登场无比惊艳,枢赤莲也是又惊又喜,没有想到,连川神秀的精锐亲军在这支军团的打击下都狼奔豚突,毫无还手之力。

    这其中固然有突然袭击的作用,更有云汲兽远超角马的冲击力、攻击力的加成,让织州军的攻击强度翻倍般上升,也就拉开了织州军和宁**的实力差距。

    果然,先人们砸锅卖铁埋下此等手段,绝非无用功!

    正在枢赤莲对祖辈们的高瞻远瞩崇敬不已时,一道电光却让她猛然回神,火焰缭绕之下,她已经将袭来箭支捏在手中,箭杆上巨大的冲击力依旧摩擦得她手心发疼。

    好强!

    她的目光顿时被射出此箭的身影吸引。

    川神秀!

    那个华丽的女子,并没有因为亲军崩溃而逃跑,反而到现在都如此自信,她到底是凭借什么?

    枢赤莲面具下的眉毛挑了挑,心有疑惑,长剑却举了起来,朝川神秀所在方向指去。

    现在是织州军占优,而且集结成阵,气势正宏,这位织州州牧也不是个拘泥刻板之人,当然会充分利用优势,只为获得胜利,至于川神秀的自信……在目前这个情况下,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拿下她,这次的突袭便算是大功告成!

    其他织州军成员也兴奋起来,那可是敌方总帅,只要一举擒获,织州危局立解!

    呼啸声中,云汲兽军团直接在宁**营中拐了个弯,践踏出一片狼藉后,以最凶猛的姿态往最有价值的目标冲了过去。

    残存的宁**面如死灰,他们所为之奋战的主帅居然还没有走,难道真的要一败涂地了吗?

    云汲兽军团最前方的锋尖是几名枢家家臣,走得力技一途,虽然不如权婧,却也是一时之选的好手,在战场上乃是陷阵杀敌的勇猛之士,加持军道煞气,更是锋锐无匹,无所不破,只见整支云汲兽军团的前锋部分都仿佛鼓荡起一道肉眼可见的气浪,那是军道煞气的具现之景。

    然而,面对汹汹而来的织州军进攻,川神秀却是一概无视,只看着织州军中军的枢赤莲,露出一缕嘲讽般的微笑,随即……浑身绽放出一层暗金色的奇异光芒,右手成拳,一击而出。

    “滋呀!”

    如同钢板被弯曲折断,又仿佛指甲抓挠玻璃,一阵非常刺耳心悸的声音冲霄而起,竟是让一些实力低微的士兵听得心浮气躁,当时就一口血喷了出来。

    织州军前锋的军道煞气竟是在川神秀的硬抗下支离破碎,几名主持军阵的枢家家臣还好,只是七窍流血,受伤颇重,他们身后的士兵却是惨了,实力不足以抵抗军道煞气破碎的反噬,一个个竟是心脉断绝,当场暴毙,甚至有几个浑身崩裂,血流四溅,竟是在反冲之力下血肉俱碎,死得惨不忍睹。

    一拳碎军!

    川神秀付出的代却只是蹬蹬蹬连退三步,看上去稍稍有些气喘,其余的……毫发无伤!

    “有古怪!”枢赤莲也是高手,当时就看出了问题,长剑一举,全军暂停冲锋,与川神秀遥遥对峙:“川神秀一向以玄法之术示人,怎么忽然间精通力技起来?而且这法门绝对不俗,堪称世间顶尖!”

    她身后的卢直更是面色古怪到极点,川神秀这一身暗金光芒,还有刚刚硬抗军道煞气的一拳碎军之威,怎么那么有即视感呢?

    而且,他刚才如果没看错的话,在川神秀运功使力的时候,她背后浮现过一个很奇怪的影像,那个影像也让他很有眼熟的感觉,山羊胡,尖耳朵,高颧骨,头有犄角,眼神冷酷阴沉……

    唉?那好像是一个名为原始天魔的家伙魔化后的形象啊!不对啊!这里是玄苍世界,不是天子传奇啊!

    卢直陡然间虎躯一震,再震,三震,看着川神秀的眼神都不对了。

    接下来的情况更加证实了他的猜想,只见川神秀击溃织州军前锋,吓阻云汲兽军团后队的时候,她展开身法,已经来到跌落坐骑,在地上咳血的枢家家臣面前。

    虽然惊惧于她的实力,枢家家臣依旧悍勇,各发奇招,想要将这名华丽的女子擒拿,却只见川神秀不屑一顾,轻易躲闪,随即秀手轻扬,已经盖在一名枢家家臣头顶。

    恐怖的一幕出现了,枢家家臣惨叫起来,浑身血肉仿佛忽然间精华尽丧,萎缩褶皱,整个人转瞬间就从精悍壮汉瘦身成功,变成皮包骨头的模样,场面极其惊悚。

    “川神秀!”枢赤莲暴怒,身形缭绕着火焰,已经从坐骑上飞身而上,想要阻止川神秀的行为。

    川神秀嗤笑一声,却也不硬拼,将那名倒霉的枢家家臣扔掉,已经退回中军大帐之前。

    她的目的已经达成,就是要刺激枢赤莲,仗打到这个份上,在场的宁**已经不堪用,织州军却也拿她没办法,剩下的,也只能是王对王,将对将,一决胜负了,两位天之骄女身负两大诸侯百年积怨,也到了清偿的时候。

    枢赤莲试探了那名家臣的气息,已然微弱,却还没死,稍稍松了口气,让其他家臣带着那名被吸走血肉精华的家臣后退,独自留在战场中央,她对川神秀挑衅的目的非常清楚,但她并不畏惧,要知道,她被誉为织州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可不是吹出来的,虽然川神秀功法奇诡,她却也不是弱者啊!

    盯视着川神秀,那是一对一较量的眼神。

    川神秀也是认真起来,浑身暗金光芒闪耀,看着枢赤莲,情势一触即发。

    山雨欲来风满楼,现场气氛凝重无比,卢直却看着被救回来,已经形销骨立,如同枯骨的家臣,喃喃自语:“天魔蚀肉……”

    他已经完全确定,川神秀的确修炼了天魔功,而且,看她的样子,修炼得已经有了一定火候!

    只是,这不对啊!天魔功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才对啊!还有川神秀背后那个恍若天魔的影像……

    “难道,我碰到了一个天子传奇世界穿越过来的穿越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