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金箭破天魔
    场中两名高手对决,冰火辉映,红白相间,又有暗金光辉,不时闪耀,一旁的织州军除了继续剿灭宁**残部,很是有一部分在将官的指挥下结阵据守,为州牧大人压阵。

    卢直也在观望二女的战斗,从旁观者的角度能更清晰地感觉到,枢赤莲焦躁了。

    至于缘由,一想便知,逍遥津的所在,处于宁**中腹地带,虽然云汲兽军团的突袭快速打崩了川神秀的亲军,却做不到斩尽杀绝,随着许多溃兵逃走,也代表周围的宁**马上就会反应过来,前来救援。

    那是至少三万之多的大军,还都是正规军,绝对不是现在不到七百的云汲兽军团能够应付的,一旦被围,死路一条。

    所以现在织州军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放弃行动,要么拿下川神秀。

    但是,放弃行动也代表着铁门关之战将继续下去,直到织州被活活耗死,与被宁**围住相比,只是晚死与早死的区别,这么看的话,拿下川神秀根本就是唯一的破局之法,偏偏川神秀比预计的难缠太多。

    川神秀本身精擅冰霜系玄法,造诣颇深,不弱于枢赤莲的炎系玄法,又有天魔功小成,精擅于防御一流的天魔金身和天魔四蚀之一的天魔蚀肉。

    天魔金身是一等一的横练功夫,防御坚固,超越金石,看着是个娇滴滴的年轻姑娘,可那娇嫩的皮肤现在连子弹恐怕都打不透,补齐了玄法术士肉身相对脆弱的弱点。

    天魔四蚀阴损毒辣,功夫属性至阴至寒,其四式之一的天魔蚀肉能够汲取对手血肉精华,在衰弱对手的同时补充自己,堪称以战养战的一流手段,虽然因为枢赤莲的功夫偏向火属性,又有周身缭绕的天火天然相克,使用效果不佳,依旧逼得枢赤莲不得不小心应对,以免阴沟翻船。

    这就决定了两女的战斗根本不是短时间内能够结束。

    更何况,卢直总觉得川神秀背后的天魔虚影有古怪。

    此方战场血肉横飞,尸体遍地,阴魂缭绕,人们死亡前的恐惧、哀嚎、怨恨等负面情绪所产生的能量相当密集,一般情况下,修炼者对这种能量是避之不及的,因为它们蕴含着死者生前的恐惧与遗憾,非常容易动摇道心。

    但天魔本就是以人心阴暗面为食量的存在,生灵越是悲惨,越是痛苦,所产生的能量对它们来说越是甘美,而天魔所传魔功,对于这类负面能量更是趋之若鹜。

    如果川神秀汲取这些负面能量,充作天魔功的补充,卢直一点也不会意外,可他在真视术的视野中看得分明,从负面能量的流动轨迹来看,真正汲取了它们的是那天魔虚影,反到是川神秀本人一直在汲取的是冰霜系力量因子。

    再询问周边的人,都说看不见那虚影的存在,这种情况又否定了天魔虚影是川神秀练出来的武道元神这个可能性。

    武道元神是力技强者在修炼时进行观想,日积月累,由能量构筑出来,类似分身的存在,一旦使用,其影像从无隐匿之说,即便是不曾修行的普通人也能肉眼视之,既然周围这些四、五品高手都说没有看到异象,那就是说,是自己开着真视术的视野中才能看到的存在。

    某种意义上,这也说明天魔虚影乃是脱离现世的存在,才会不被现世人们看得到,就像修炼者汲取力量因子,却很少有人能直接看到力量因子是何模样一般,而这种特征……难道天魔虚影是鬼魂之属?川神秀并非修炼出了天魔之相,而是被懂得天魔功的猛鬼附体?

    卢直心中各种念头急转,再看向战场中胶着的两女,他终究是决定试一试。

    一根金箭,在夜空下闪烁着暗淡的光芒出现在他右手上,他的另一只手则搭上了云汲兽兽鞍旁一把强弓。

    “卢直兄弟,你想干吗?”眼看他就要张弓搭箭,一旁的勾六充满诧异地拉住了他的手:“找死也不是这么找的啊,就咱们这几下子,可千万别以为能一发冷箭射中川神秀啊,反到是人家随手一道攻击打过来,咱们这样的就得报销啦。”

    卢直摇摇头:“勾六老哥,我可不是想射川神秀。”

    “那你想射谁?难道想做二五仔,射州牧大人?”勾六脸色不好看了。

    卢直连忙否认:“怎么可能?我这是想帮州牧大人呢好吧?我要射的是你们说看不见,但我看得见的那个东西,我有种感觉,如果能射爆它,哪怕是影响它,说不定都能让州牧大人得到机会。”

    “这不可能的,州牧大人和川神秀那种级数的高手之战,我们根本插不上手的,就算你说得是真的,也不可能成功。”勾六说得是实话,就场中两女战斗时溢出的能量,都非常危险,想要插入到两者的斗争之中,除非是不逊于她们的高手,而卢直明显差得很远。

    但卢直却神色坚毅:“让我试一试吧,勾六老哥,不拿下川神秀,我们一个都跑不了,我这也是在给自己挣命啊!”

    见卢直不死心,勾六终究还是叹息一声,松开了手,毕竟对方说得没错,不拿下川神秀,只是早死晚死的区别罢了。

    只是他并没有想得到,卢直还是有那么些成功信心的,毕竟他手中的黄金箭来历不俗,连时空之流的大佬都想要伸手获得,其中蕴含的力量虽然已经衰弱无比,却依旧对负面能量有很强的克制作用,如果他的猜测没错,这支黄金箭是能够建功的!

    深吸一口气,他弯弓搭箭,稳稳地瞄准了川神秀背后的天魔虚影,它还在陶醉于负面能量的汲取,并未发现被他轻视的“蝼蚁”中,有一个正在打它的主意。

    一些织州军将也注意到了队列中想要射冷箭的卢直,只是他们和勾六一样,并不认为能行,却也没阻止,这也算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卢直本人却很快静下心来,一边向黄金箭中微微输入魔力,随时准备激活箭中威能,一边专心致志通过真视术观察着天魔虚影,寻找出手机会。

    他只有一次机会,不仅因为黄金箭只有一支,也因为以他目前的修为水平,一旦发动这支不知品级的黄金箭,会将他的魔力瞬间抽空,根本没有再来一次的力气!

    被人这么瞄着,灵觉远超常人的川神秀当然是感应到的,只是她同样犯了个常识性的错误,以为卢直只是在绝望地挣扎,况且黄金箭衰败已久,是个不知经历多少时代的古物,在气息还没爆发之前,只是外形华丽一些,并没有什么惊人的波动,也就会让人以为,这只是一根普通金属箭支。

    它真的是装饰品吗?

    很明显不是!

    当卢直终于找到机会,一放弓弦,黄金箭瞬间爆发出炽日般的光辉,向川神秀背后激射而出。

    川神秀和枢赤莲交战导致的能量场根本没有能够阻碍它的到来,骤然间的变化也惊呆了众人,只是一瞬间,就射穿了黑暗,洞穿了天魔虚影,一阵无声的惨叫在力量因子层面回荡起来,伴随而来的是混乱激烈的力量因子流动具现,以及川神秀的惨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