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疑惑重重
    在其他人眼中,卢直这一箭明显是射偏了,射在了空处,完全不可能有作用,可现实却让他们目瞪口呆。

    与枢赤莲对阵至今一直旗鼓相当的川神秀,有着天魔金身的保护,没有流血,也没有破皮断骨,却一副受伤的模样,而且有些惨,不仅天魔金身消散,连形象都维持不住,哀嚎之惨烈,吓得人心悸神摇,两股战战。

    会不会是陷阱?有人这么想着。

    枢赤莲却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她敏锐地感觉到,川神秀是真的伤到了,只不过不在身上,而是神识,也不犹豫,当即以全力出手,却发现自己多虑了,这个时候的川神秀根本是毫无反抗的状态。

    这是伤得极重的表现,枢赤莲也不由惊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川神秀到底做了什么,才会遭到这样严重的神识反噬?还有那支黄金箭,以及那位神秘的卢直师傅,对方到底是什么来路?

    她看了看拾回黄金箭,宝贝地收起来的卢直一眼,眼神深深,充满探究。

    “州牧大人万胜!”

    “织州军万胜!”

    “万胜!”

    “……”

    织州军军将们看不懂之前发生的事情,却不妨碍他们亲眼看到枢赤莲将浑身颤抖,痛叫呻吟的川神秀捉到手里,不妨碍他们意识到一件事,川神秀被擒,此番突袭大获全胜!

    “大人,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几名赤鹫卫女卫冲上来,护卫在枢赤莲身边,同时问道。

    枢赤莲知道她们的意思,川神秀是拿下了,可宁**还没退呢,众人也处于宁**势力范围之内,兵荒马乱之下依旧危险。

    她沉吟了一会儿:“川神秀是我们手头最重要,也最有价值的俘虏,她的存在足以影响整个局势,按照道理,我们应该挟持她先退回铁门关,只是看她现在的样子,神识受损严重,整个人都处于很危险的状态下,根本经不得颠簸,如果在退却的时候死在半路,那就更加糟糕,有可能会让宁**变成一支不死不休的哀兵……”

    想到这里,她的眼神坚毅起来:“看来我们还得冒一次险,传令下去,暂时在宁**中军大营驻扎!”

    “大人,这会不会太危险了点?”有赤鹫卫女卫劝诫。

    “危险当然有,不过我们有云汲兽,实在不行总能从天空方向突围,又有川神秀在手,情势总体上还是有利于我们的,为了织州,必须搏一搏。”枢赤莲也不希望手下带着过于沉重的思想包袱,解释了一下。

    这次女卫们明白了过来,赶紧下去传达命令,整个织州军又一次忙碌起来。

    枢赤莲则带着赤鹫卫,将已经喊不出声,陷入昏迷的川神秀轻轻搬到了大帐之中,给予救治,好生照料,同时召见了卢直。

    卢直进入大帐后,直接被带到了帐后,一掀门帘就看到了川神秀满面苍白,额生冷汗,躺倒在一张大床上,枢赤莲背负双手,看着赤鹫卫对她进行检查和救治。

    听到门帘响动,枢赤莲微微侧身,朝卢直点点头:“你来啦。”

    “州牧大人召见,不敢怠慢。”卢直抱了抱拳,行了个礼:“不知州牧大人召见所为何事?”

    枢赤莲指了指床上的川神秀:“当然是为了她的事,卢直师傅,能告诉我,你之前做了什么吗?竟是将那么强横的川神秀给撂倒了,实在是让人惊叹不已,也好奇不已。”

    卢直到是坦然:“我破了她身上的一股邪气。”

    “怎么说?”枢赤莲是真的好奇:“我只能看出来,川神秀的神识受到了损伤。”

    神识之伤的疼痛远远超过肉身的疼痛,那是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痛楚,但想要伤人神识,那是何等困难?至少人之境的凡间高手们是没有这个本事的,这也就愈发突出了卢直这次伤人手段的诡异。

    卢直也知道,枢赤莲既是好奇,也有些惊疑,所以想找他问清楚:“我有一种法术,能窥视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恰好,川神秀身上就有这种东西存在,而这种东西也是她一身力技功夫的来源,为了帮助州牧大人,我便用特制的破邪金箭将其击破,也是侥幸,竟然成功了,全赖州牧大人洪福。”

    枢赤莲不疑有他,摆摆手道:“用不着这么多虚礼,此次作战,擒获川神秀乃是重中之重,你实为头功,该是我感激你才对,不过,听你这样一说,我也明白过来了,川神秀这家伙定是使了契约借力之类的邪术,才会在术破后遭到如此强烈的反噬。”

    契约借力之术,也就是契约法术,在玄苍世界并不罕见,只是涉及一些无形层面,诸如灵魂、神识等,使用后果难料,并不为人所喜,加上川神秀又是对头,枢赤莲随口一句邪术,也算是给对手扣个帽子的下意识反应。

    卢直想了想,觉得枢赤莲所言不差,那天魔虚影既然不是川神秀正经修炼天魔功产生的武道元神,就必然是一个寄居于她的“鬼魂”之类存在,再看川神秀和天魔虚影合作无间的模样,脚趾头想都知道,相互间绝对是有着利益交换的。

    只是卢直也很好奇,那帮助川神秀施展天魔金身和天魔蚀肉的天魔虚影到底是何来路?真的是来自天子传奇世界的“异界来客”吗?不是说玄苍世界异界来客稀少得很么?怎么除了自己这个bug,还有其他存在能跑过来?

    只可惜,这些问题恐怕要等川神秀醒过来才好问了。

    就在这边讨论的讨论,照料川神秀的照料着时,地面忽地隆隆作响,大帐内的众人吃了一惊,枢赤莲立刻往帐外抢去,卢直与几名空闲的赤鹫卫也跟了出去,看到的就是远处有烟尘弥漫,旌旗招展。

    是周边宁**前来护卫川神秀的援军,只可惜已经迟了。

    当这些宁**的领军将领知道川神秀已经落在枢赤莲手上,顿时大惊失色,却又不知所措,那可是宁国的冰鸢长公主,真正的统治者啊,却被织州军生擒?

    大军前进的步伐戛然而止,投鼠忌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