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败家也要讲基本法
    勾六虽然是青楼里的常客,妓寨中的遮奢,本质上却不是个坏人,对这些沦落风尘的女妓,有着充分的同情和怜悯,颇为受到欢迎,也就从许多女妓口中了解到织锦城青楼妓寨的众多内幕潜规则,包括伎乐坊。

    这些见闻集合起来,算得上一份特殊的攻略指南,至少能让卢直对织锦城的第三产业潜规则有个大概的了解。

    表面上看去,青楼妓寨的姐儿们穿着考究,花魁什么的更是有着寻常人难及的富贵生活,但这一切都只是表象,她们的人生从来没有掌握在自己手中,不过是那些幕后金主们推在前台的赚钱机器罢了,动辄得咎,处境非人。

    诸般忌讳里,得罪客人,让客人不够满意,是她们最恐惧的事情,那些残忍的管理者总有手段让她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这里,好评与差评不止与钱相关,也与这些女子的性命相关,所谓的包君满意,不知道凝聚了多少血泪和冤魂,罪恶累累。

    尤其伎乐坊,在这方面对女妓的折辱犹甚,卢直自是知道这黎娘在怕什么,便安慰道:“不关你事,只是我想到一件事情……”

    话没说完,门外响起勾六猥琐的破锣嗓子:“卢直兄弟,可曾起床?温柔乡虽好,却不要过分贪恋哟!”

    卢直一听,顿时拍了拍脑门,好了,不用想了,既然勾六在这,肯定与他脱不了干系,站起身就去开门:“勾六老哥,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在这里的?是你干得好事吧?”

    门外却不止勾六一个,好几个近卫骑军和云汲兽军团的熟人衣衫不整,满脸倦色,三三两两蹲在门外,看起来都是刚从红鸾被里出来不久,看到他后,都是笑着招呼,一个个笑得跟狗腿似的。

    勾六也笑得贼贱,拍了拍卢直的肩膀:“卢直兄弟,难道你忘记昨天的壕气万丈了?”

    卢直表示昨天发生了什么故事?

    一个近卫骑军的汉子已经抱拳对卢直说了一句:“卢校尉真好汉,不愧是仗义轻财卢酒公!没说的,以后有事,招呼我老杨就是!”

    “卢校尉真好汉!”一群人跟约好了似的,齐齐喊了声,随后笑得见牙不见眼。

    “哈?”卢直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勾六见他一脸懵逼,不似作伪,神色稍稍正经了点,张臂勾住他肩膀,轻声问道:“真不记得了?”

    卢直翻了个白眼:“我应该记得什么?”

    勾六一拍额头,有点哭笑不得,但最终还是说道:“好,那我就给你说说。”

    其实卢直也没做什么,就是昨夜从州牧府出来后,大家伙在一处酒楼喝酒喝到一半,有人感慨了句,一群军队里的单身狗,好些日子都没个姑娘陪着,连庆功酒都只能一群大老爷们围在一起喝,真是惨,然后已经醉得差不多的他就拍着桌子站起来,说找个有姑娘的地方喝就是了。

    恰好有勾六这个织锦城花场老将在,当时就评点了一番织锦城青楼妓寨,说是伎乐坊相当不错,就是贵了点,顺便可惜了一下姑娘不错价格也便宜的逸景楼被查封之事,结果卢直直接一挥手,说是伎乐坊算个毛,还能贵得上天不成?这点钱毛毛雨,他全包了。

    得了,这壕气万丈的发言一出口,一帮早就喝得醉醺醺的家伙哪里还懂谦虚?顿时簇拥着他跑到伎乐坊来了。

    也是凑巧,当时伎乐坊正有一批调教好的清倌人挂牌出售初夜,醉酒后仿佛双重人格觉醒,酒品相当堪忧的卢直直接将牌子全摘了,跟发糖似的发给了一众近卫骑军、云汲兽军团的熟人,人人有份。

    老鸨到是想阻止来着,却哪里是这帮玩嗨了的军里高手的对手?一群打手倒了一地,她自个儿都被砸了个头破血流,那叫一个惨哟,直让她叫唤活不成了。

    也就是这时,表示要包场的卢直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成堆的金子来,直接往老鸨那边砸过去,一边砸还一边骂,不就是钱吗?爷有的是。

    既然有钱,一切好说,别说玩乐,让老鸨等人叫卢直爸爸都干啊!

    然后么,就是一夜荒唐,个个满意。

    卢直闻言,脸都绿了,立刻用精神力感应了一下自己的随身空间,如遭雷击,抬头望天,眼角缓缓淌下半颗眼泪。

    妈卖批,从扶桑国家金库弄来的黄金少了至少五百斤……这也从侧面说明,勾六所言都是实话,如果不是自己的意志,是不可能从随身空间将黄金给弄出来的。

    看起来自己以后真的不能喝酒,特么的一顿酒花这么多黄金……这价格贵得真要上天啊!

    不行,越想越不爽,这价格也太离谱了,就算是清倌人的初夜,也值当不了这么多啊!就这么认了,怕不是要被织锦城的青楼常客们指着脊梁骨,骂他哄抬价格!

    一番急思,卢直进入掉节操状态,看向勾六,神情严肃:“勾六老哥!”

    “嗯?我在,什么事?”被卢直正经的样子吓了一跳,勾六有些发愣。

    “听你这么一说,我都想起来了。”卢直认真道。

    勾六点点头:“想起来就好啊。”

    卢直继续一副认真脸:“不过,你刚刚说的一些细节还是有问题。”

    “啊?”勾六发愣。

    卢直义正辞严道:“老哥你觉得,我花了那么多黄金,只是为了让兄弟们打一炮吗?”

    勾六暂时没悟到卢直的想法,只是顺着他的思路一想,的确,就算是清倌人,就算是十几个清倌人,那跟小山似的黄金花出去,只为她们的初夜,还是太亏了:“那你花那么多黄金干吗?”

    卢直接下来的话,简直如同恶魔的呓语,在勾六耳边响起:“其实,我只是为兄弟们找个伴而已,勾六老哥,你也知道,来伎乐坊的兄弟都是单身,家里连个女人也没有,哪里算家?恰好这些清倌小娘也都是可怜人,我便打算一笔钱做两件好事,既让兄弟们有个知冷暖的,又让一众清倌小娘脱离苦海……那笔黄金其实是赎身钱啊!”

    勾六也是个狡猾狡猾的,眼睛当时就亮了,一拍手:“对啊!卢直兄弟你说得太对了,就是这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