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跋扈公子
    并非所有军人都是人民子弟兵,以卢直的见识,古今中外,能够当得上人民子弟兵赞誉的军队,也就那么几支罢了。

    很明显,勾六和一起来伎乐坊花差花差的军人们够不上这个格,这帮家伙更多的可以算是兵痞,一群觉得卢直对胃口,愿意将他视为“自己人”,颇讲义气的兵痞。

    当一帮兵痞表示,老子们花了那么大价钱,只能打一炮,实在是不爽,一日日何如日日日?便当那些黄金是赎身钱,要将小娘们带走,老鸨,你等怎么说?

    老鸨还能怎么说?还敢怎么说?拿出卖身契,先打发走这些杀神再说呗,财帛动人心,小命更要紧呐,至于之后如何向上级哭诉,如何请后台势力找回场子,那就是另外的事情了。

    至于清倌人们的想法?那并不重要,在老鸨和幕后的人眼中,从来没拿这些年轻少女当过人,只是庆幸这些丘八看中的不过是一批青涩的果实,没将主意打到那些头牌红姑娘身上。

    到是从踏出伎乐坊的黎娘等女身上,大约能看得出她们的想法,虽说这些丘八军汉粗鲁不文,若是以前,正眼都不带瞧的,可落了难,才知道有个依靠是多么重要,这次也算是找到了归宿,比起待在伎乐坊沉沦风尘可强得太多。

    勾六等人就更开心了,奶奶个熊,今儿个正是鸿运当头,人生小巅峰啊,一帮子光棍居然脱光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都是仗义轻财卢酒公的恩德啊,看着卢直的眼神愈发感激。

    卢直却是心里发苦,他从来不知道,自己醉酒后居然是那副败家子德性,和平日里勤俭节约的画风完全不同了啊喂!

    还有啊,勾六你们这帮杀才,别再用崇拜土豪的目光盯着我啦!再盯我也不会发傻散财啦!有一次就够了啊喂!我的心还在疼着呢,越来越疼啦!那么多黄金呢,今天全做好事了!真是,真是,真是无法言喻的悲剧啊!那些可爱的,金灿灿的,带着金属芬芳的珍贵金子,就这么飞了,飞了,飞了……宝宝心里苦死了哇!

    他脑子里满是长着翅膀飞走的金条的画面,超有画面感。

    顺便,他也在自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和青楼妓寨八字犯冲啊?怎么每次来一趟,不是遇到麻烦事,就是要破财?还能不能愉快地享受一下第三产业的精心服务了?

    怀疑人生之中,寄骑院已经在望,勾六等人正想公然秀个恩爱,表示自己再也不是单身狗的时候,人群背后,一片杂乱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却是一群持刀带剑的武士,来势汹汹,不像善良人士,他们身上更是带着一种杀气,让久经沙场的勾六等人都有些不适。

    “结阵!”

    来者不善,众人也不是弱鸡,当时就一扫痞样,进入了作战模式。

    “此地乃近卫骑军家属居住区,来者通名,不可擅闯!”勾六一声大吼,也引来了不少在家休息的近卫骑军同僚,人数一多,气势到也不弱。

    马群在近处停下,来者的身形也清晰起来,领头的几人俱为鲜衣怒马,衣着光鲜,看着就是习惯颐指气使的公子哥,后面的全是他们的伴当、门客一类,多精壮之士,装备也很是精良,不是庸手。

    一名公子哥越众而出,马鞭一指众人,寒霜满面:“瞎了你们这些贼军头的眼,连本公子都敢吠!”

    卢直一眼看去,是个模样陌生的年轻男子,朝旁边一个近卫骑军的熟人问道:“他是谁?”

    那近卫骑军一副吃了屎的模样,低声道:“这货叫苏阳,是州吏司苏大人家的三公子,庶出,本身不算什么,但他是炎公子的宠臣。”

    州吏司是管理织州官员调动的部门,权力极大,领导者正是苏阳的父亲,按照道理,子凭父贵,苏阳也应该是织锦城数得上的纨绔子弟才是,可惜的是,他不是具备继承权的长子,而是三子,更重要的是,他是庶出,也就是妾室什么的生出来的,在苏家那种大家族,其实地位并不怎么样,往后能富贵一生就算是好的了。

    只是这货也是个不甘寂寞的,不知道使了什么招,居然攀上了织州第二尊贵的人物,枢赤炎,还很得信任,这一下就跩起来了,高官显贵面前,他当然不敢作死,可在寻常官吏民众面前,那可真是存在感满满,平日里做的恶事也是不少,算得上织锦城臭名昭著的跋扈纨绔。

    卢直了然了苏阳的身份,那边的勾六则是不卑不亢:“苏公子,在下也只是按例行事,此地是寄骑院,州牧大人亲军居所,多有家眷,乃是军心所系,向来以军法治之,便是州牧大人前来,都严格按照军法行事呢。”

    苏阳何曾被如此教训?当即大怒,马鞭就挥了出去:“好你个狗才,这是在用州牧大人压我呢?”

    卢直吃惊地看到,勾六对这一鞭子居然没躲!“啪”的一声响,听着都让人觉得肉疼,勾六肩膀上已经多了一道血痕。

    “苏公子可曾息怒?”勾六就像个木头人一样,板着脸,仿佛刚刚那一鞭子不是打在自己身上。

    苏阳气笑了,却没有挥第二鞭,在军事管制区抽人鞭子已经是跋扈,真的打坏了州牧亲军成员,那就不是伤人的问题了,那是在打州牧的脸,虽然他是枢赤炎一党,一向看不惯枢赤莲,却也知道不能将这个把柄送上去,不过……

    “好好好,好狗才,有点骨头,”他冷笑着,指着勾六道:“看在你这份骨气上,本公子今天不继续抽你了,来人……”

    “公子!”跟着苏阳的武士们抱拳回应。

    苏阳盯着勾六的眼睛,手却指着那些从伎乐坊出来的少女:“干你们该干的事!把那些小贱人给我带回去!”

    “遵令!”

    一干恶汉当时就想冲过近卫骑军等人构筑的防线,将那些少女拉过来。

    “你们要干什么!”

    近卫骑军的人哪里肯眼看着自家女人被带走,愤怒的出手阻挡,双方当时就是冲突了一阵。

    勾六直视着苏阳,眼睛有些红:“苏公子,你想干什么?那些女人是咱们兄弟的亲眷军属!你怎么敢光天化日下强抢?”

    苏阳却是大笑道:“亲眷?军属?你这贼军头在说什么笑话?那些不过是逃奴贱婢,本公子作为州礼司秉笔,前来缉拿,有何不可?你们居然敢阻拦,是想造反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