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我们付过钱的
    长街上,远远的已经能看到城守衙门古朴的身影,前来打官司的苏阳与卢直一行,却早已不止原先人马,沿途凑热闹或看稀奇的人群三三两两跟随,到了这里已经聚了数百人之多,议论纷纷,嘈杂喧嚣。

    苏阳脸色黑乎乎的,他觉得自己被这些人当成了用来围观的猴子,尤其一些评论之扎心,让他很有些狂暴的趋势,看向卢直的脸色更加不善,仿佛要吃人。

    就是这个不要脸的臭小子,一路上以受害者的口吻向那些愚蠢的路人宣扬无辜,却将一切的屎盆子往自己头上扣,若非有那些战力强悍的近卫骑军之流护着他,自己肯定要让手下们冲上去,将这臭小子碎尸万段。

    一旁的卢直看到苏阳黑着脸,回以冷冽笑意,他是在扣屎盆子么?只是在阐述事实啊。

    按照正常情况,在官官相护的现实下,想要在苏阳这样有权有势的人物手下得到便宜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对方并不需要使用武力,只随便暗示一下手下一群走狗,都不需要自己出面,就能通过行政程序搞得一干基层军官很是狼狈。

    幸亏这厮自大过头,居然觉得和卢直去城守衙门打官司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大概他想着要看一出“堂下何人,状告本官”的戏码吧,想让卢直在希望中迎来绝望,却给了卢直扩大胜算的机会。

    煽动舆论,获得民意支持,或许不能完全奠定城守衙门审议的胜利结果,却能够最大限度给予那位城守大人压力,如果他的裁判过分不公,受损的可是他自己的官声名望,对于以后的官职进阶大大不利,即便为了他自己,也得慎重而行。

    当然,这一切的手段都只是辅助,卢直真正的赌注还是在于枢赤莲,当他和苏阳来到城守衙门,看到那个和枢赤莲容貌颇为相似的公子哥儿后,心内更是紧紧一挥拳。

    这一下总算稳了,这位亲自冒头,枢赤莲不出手就说不过去了!

    “公子!”苏阳也看到了那个身影,言语中充满惊喜,甚至露出一副感激涕零,快要哭出来的幸福表情。

    啧,看起来这货也是个戏精啊,难怪能得到枢赤炎的赏识。

    看着苏阳的表演,卢直内心有句妈卖批要讲。

    枢赤炎显然很吃这一套,满是傲气地对苏阳说道:“苏卿,听说有人找你麻烦?我特意来看看,谁这么大胆子!”

    一旁的城守大人听到枢赤炎的话,脸都苦下来了,这不明摆着将他架在火上烤吗?瞧瞧,那些在外面垫着脚观望的民众,最后所能看到的只会是他的裁判文书,而不是枢赤炎的,他们哪里会知道自己所承受的压力?锅还不都是要他来背?脊梁骨被戳着骂的还不是他?

    更糟糕的是,被枢赤炎这么一逼,他真的判处近卫骑军等人有罪,那就算打上枢赤炎的烙印,得罪州牧大人啦!

    城守大人生无可恋中。

    苏阳却是精神一振,要的就是这种支持啊!双手一举,就是一个激动的大礼:“谢过公子!”

    然后枢赤炎的目光就转到了卢直等人身上,眼神中充满不爽和厌恶,打量一番后,哼了一声,便坐到了大堂一侧,朝城守道:“那么接下来,就开审吧,我在一边看着。”

    城守大人无语问天,这算是现场监督,逼迫自己站队么?但是一番盘算后觉得,现任州牧大人毕竟是临时上位,实力底蕴并不及得到织州豪强普遍支持的枢赤炎,终究是一咬牙,下了决定,当下就一拍惊堂木,宣布审议开始。

    苏阳立刻先行告状,指责卢直等人强抢伎乐坊女妓,他颇有口才,一番陈述,很是跌宕起伏,甚至表示,随时能让伎乐坊的老鸨等人前来作证。

    听着他滔滔不绝,又看到城守大人频频点头,一副“你说得很有道理”的样子,近卫骑军一行有些忐忑,勾六便苦着脸对卢直说道:“看起来这次我们要栽,有枢赤炎公子撑腰,城守大人哪里会判我们赢啊?”

    卢直却淡定地听着苏阳的陈述,低声回道:“不要慌,事情未到最后,会变成什么样,谁又能知道?”

    估摸一番,这个时候枢赤莲也应该得到消息,并有所行动了吧?

    与此同时,城守也好,苏阳也好,枢赤炎也好,并不知道卢直之前就做了个小手脚,在堂中放了个小小的扩音魔法,这会儿大堂内的话语,其实都已经在城守府外长街上响起,并被许多聚拢过来听讼的人们听到。

    目前来说,人们只是听了苏阳经过删改的一面之词,知道勾六等近卫骑军众人在伎乐坊“抢”走了一些清倌人,却并不知道当时详情。

    终于,苏阳洋洋洒洒说了半天,也将卢直等人黑了半天,终于住了口,看着卢直一行冷笑连连。

    卢直却只是淡淡地说道:“城守大人,我们是付了赎买女妓们的钱的。”

    苏阳跳出来嘲讽道:“赎买?你们这些贼军头有那份钱么?知道那些清倌人价值多少吗?一个人至少也有两百两银子的价,十几个人,至少也是几千两,就凭你们,出得起那份价钱?不过是丢了些许银钱,实则强抢罢了!”

    卢直闻言,却是眼前一亮,原来这货并不知道他喝高了撒了五百斤黄金的事情,当即呵呵:“如果五百斤黄金也算是小钱,那么看起来,苏大人家的财富早已是富可敌国,只是不知道,这些财富又是从何而来?”

    苏阳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了,什么?五百斤?黄金?他没听错吧?

    其实也不能完全怪他,毕竟这年月的信息传递过程中都会有些疏漏,事情发生的又突然,当他得知伎乐坊出事,惹事的还是政治关系对立的枢赤莲派近卫骑军时,只当天赐良机,找到了怼一波的机会,急匆匆就带人去堵截,准备“人赃并获”了,却是完全不曾想到,一帮穷大兵,居然能掏出五百斤黄金的恐怖财富来赎买十来个女妓。

    要是他知道对方花了五百斤黄金,压根就不会跑出来刷存在感。

    开玩笑,那么多财富,都够买下伎乐坊了,赎买十几个女妓算什么?

    但他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抱着侥幸心理,霍然站起:“就凭你们这些丘八,能掏出五百斤黄金?你们知道那是一笔怎样的财富吗?别来这里胡说八道了,还是准备接受制裁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