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姐弟的隔阂
    苏阳抽动着脸皮,首次觉得自己这次行动太过冲动,还没有对对方进行一番了解,就贸然出招,以至处处被动。

    不过他也郁闷啊,你说一个小小的近卫骑军,怎么就是个隐藏富豪呢?

    卢直看到他苦巴巴的脸,不由笑了起来,这才说道:“或许在苏大人看来,我只是一个混迹在近卫骑军同僚中的厮杀汉,但是,如果好好打听一下,应该会了解到,我呢,是州牧大人从隐心小筑招募而来哦。”

    苏阳眉头跳了跳,心中更是微微一沉,这又是一桩与他所知信息不符的事实!

    他并不认识卢直,但他听说过枢赤莲之前离开织州,亲自去招募过人,具体的信息是:枢赤莲曾经试图与隐心小筑结盟,共抗宁国川神秀,只是这番谋划最终失败,归来途中恰好招募了一个擅长酿酒,颇有才能的工匠,委以酒工长之任,并酿造出了进来风靡织锦城的清亮烈酒。

    而现在,他才知道卢直是什么模样,更是才知道,卢直本身就是出自隐心小筑!

    隐心小筑在织州、宁国的上流社会中可是很有名的,除了创始者的德行声望,其实力也一向被忌惮着,传言中早已流传,隐心小筑可能有仙家传承,高端战力非同小可,再加上卢直刚刚表现出来的凭空取物等手段,愈发让苏阳认为传闻是真的。

    这也让他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既然卢直出身隐心小筑,有些特殊手段和财富自然不足为奇,那些超脱凡尘的存在可不就是“万能”的代名词?

    他哪里知道,卢直其实连隐心小筑的门客都不算啊,现在只是借着隐心小筑的招牌来诓人而已。

    但卢直也乐得对方如此误解,笑吟吟地看着苏阳一脸复杂神色,变幻不定,更重要的是,他已经听到外间嘈杂起来的声浪了,现场直播的言辞尽数入了衙门外围观群众的耳,对于苏阳翻着花样地给对手扣帽子,让他们很是了解了一番什么叫官字两张口,再想及平日里被欺骗的一些吃亏事,自然有些情绪激动,场面不稳。

    城守这会儿才从门外进来禀报的衙役那里知道,外面居然一直有堂审的回音存在,不由更加头疼起来。

    就在堂中僵持的时候,外间声浪忽地更加大起来,时不时还能听到“见过州牧大人”的喊声。

    堂中诸人往外观望,却是见到一个火红的身影率领一批云汲兽骑士,从天空中直往城守府落下。

    却是枢赤莲亲自过来了。

    卢直也是暗暗握拳,果然,他猜测得没错,既然枢赤炎亲自跑来,哪怕没有参与堂审,只是坐在一旁,也会引动枢赤莲发起动作,不然的话,枢赤炎一出面,就能随意处置她的支持者的话,她就没办法向心向自己的人们交待了!

    云汲兽很快降落到堂审大厅外的空旷地方,枢赤莲翻身而下,往大堂而来,其他随同前来的是赤鹫卫,分散开来,站岗放哨。

    州牧大人一登场,自然而然就变成堂中主角了,卢直等人行了一礼,都停止了争论,只有枢赤炎脸上露出不自在的表情,上前行礼道了一声:“姐姐。”

    枢赤莲的面目被面具遮挡,没法看到脸色,但她的眸子很明亮,能看得到眼神有点复杂,点点头,温声道:“炎弟,你怎么在这里?”

    这就是明知故问了,枢赤炎有些不爽地撇撇嘴:“很明显的事情吧?我的朋友前来争辩,我自是要来看看。”

    “朋友?”枢赤莲看向苏阳,眼色就冷冽些了,有一种痛恨:“炎弟,我应该早就说过了吧?要亲贤能,远小人,你怎么能拿这种阿谀奉承之辈当朋友呢?这次你就不应该来!”

    枢赤炎很不爱听这话:“哼,我交朋友还用不着姐姐来管吧?”

    枢赤莲的语气明显一沉:“你说什么?”

    一股威压顿时弥漫,枢赤炎虽然也练过几天,却不能和自家姐姐这个修炼天才相比,顿时弱势,可他的眼神中却充满逆反的神色:“为什么不能说?我只是说出一个事实!姐姐你夺取了我的州牧位置,连我交朋友的权利也要夺取吗?”

    枢赤莲声音更加低沉了,喝道:“炎弟,你胡说什么呢?”

    枢赤炎倔强地昂起头:“难道不是吗?州牧的位置本来是我的吧?现在却是姐姐坐着呢!”

    枢赤莲有些生气,又有些疲惫:“我说过了,炎弟,我只是暂代州牧一职,你现在还不够成熟,瞧瞧,认识的都是些什么人?这样的你,我怎么放心将织州交还?”

    “哼,借口,都是借口!”枢赤炎咬着牙说道:“我做得才不会比姐姐差,我的封地就管理得很富裕强盛嘛,如果我当了州牧,绝对会让所有人都和我封地上的子民一样幸福!”

    枢赤莲叹息一声,想要说什么,却还是改口道:“炎弟,有些事情很复杂的,你现在还不懂,不要瞎掺和,现在给我回去好好待着,我要处理一下这里的事情。”

    “处理?怎么处理?让苏阳像宇文空他们一样,不明不白地消失吗?”枢赤炎却是很有义气地站到苏阳身边,一副警惕的模样。

    枢赤莲带着些怒意:“炎弟!”

    “不要以为我是笨蛋啊!姐姐大人!你这是想剪除我的支持者,以便你一直将州牧位置坐下去吧?我不会让你如意的!”说罢,枢赤炎又转向卢直:“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我可以代替苏阳撤回对你和这些近卫骑军的申诉,并承认你们对那些女妓的所有权,如此,我们就先行离开了!”

    苏阳闻言,只是恨恨地瞥了卢直一眼,却又在面对枢赤莲的视线时低下了头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乖乖地跟在枢赤炎身后离去。

    枢赤莲看着枢赤炎头也不回地避开她,眼中的神色变幻,也让一旁的卢直不由心中思量,这对姐弟的关系还真是复杂,应该说是这些权力者家庭的必然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