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远窜远松
    卢直又一次进入州牧府,并且比昨日评功会议所踏足之地更加深入,直接被带到了州牧用以接待私人客人的中庭,这也算是枢赤莲所展露出的一种亲近之意。

    不得不说,在这种基本的收买人心手段上,枢赤莲做得还是不错的,相对于这个阶级森严,等级分明的世道风气来说,算是开明的那一拨,如果是一般的织州基层官吏,被如此郑重对待,这会儿肯定激动得要誓死效忠了。

    可惜,卢直从小接受的教育都是以消灭阶级,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为目的,只当枢赤莲这么做是待人礼节,而没感受到其中收买人心的意图,反到是州牧府中庭气派的建筑更吸引他的目光,对那独特精美的雕梁画栋啧啧惊叹。

    在华美气派之余,州牧府中庭依旧承继了军事性,无论围墙过道,还是路径布置,细细一看,全都是遵循着一定规章建设,尤其在坚固性上,让人惊叹,通过对力量因子的感应,卢直发现,看似平和宁静,华美精致的中庭里,居然布置了许许多多法阵之类的物事,凶险自在表面之下。

    再加上赤鹫卫等经过特殊训练的守卫把守,这样一看,州牧府哪里是享乐之所,分明是军事化的阵地嘛!

    这也能看得出,连年征战之下,耀朝各处已经被军事化到何种地步。

    好在枢赤莲并没有让卢直体验这些陷阱守备的意思,将他带到花厅,分坐主宾之位,有侍女奉上香茶。

    礼貌性喝过一口,卢直将茶杯放置到案几上,等待枢赤莲的发言,州牧大人将他带到这里来,肯定不只是为了让他品尝州牧府的香茗滋味如何。

    “你真是让我意外啊,卢直先生,擅长驭使动物,能够酿造美酒,有着不弱的战斗力,掌握着神奇的黄金箭,还非常富有……

    我一度以为,你送给权婧的礼物已经很贵重,可最后还是小看了你,五百斤黄金啊,少说也值好几万两白银,说用就用,还只是为了赎买十几名普通女妓。

    不仅如此,从今天在城守衙门时你的表现来看,还掌握着袖里乾坤之类的法术,或者近似效果的存储奇物吧?”

    枢赤莲叹息着率先开口,充满了询问的口吻:“你……到底是什么人呢?真的是家中生变,流落在外的人吗?”

    卢直摸了摸鼻子,果然,自己有点飘了,显露出来的特异之处还是太多了点,好在织州正当用人之际,枢赤莲又是个求才若渴的,并没有因为自己表现出来的疑点直接杀掉了事,这也形成了双方交流的基础。

    想了想,他抱了抱拳,学着耀朝人的礼节向枢赤莲一礼后,诚恳地说道:“州牧大人,在下对织州,对您,绝对没有任何不良企图,的确是因为家中生变,迫不得已流落在外的天涯漂泊客,投效织州,也是为了获得一处休憩之地,为此,也愿意为织州的繁荣和安全作出贡献,这种心情,都是有实际行动来证明的,不是么?”

    说罢,他“详细”介绍了自己的来历,从流落荒野偶遇姿雪,被带到隐心小筑居留一段时日,又遇到枢赤莲三顾茅庐,想要与隐心小筑结盟,因缘巧合,将他聘请,都说了个通透,只是将自己真实来历替换成了耀朝某个隐世家族,将得罪了龙傲天模糊成得罪了某个强大敌人,将星界之门的存在和穿越其他世界的事情隐去不说。

    由于这番说辞九真一假,即便是枢赤莲,听在耳中也无法分辨出其中到底有多少不实部分,但卢直所作出的贡献,她终究是看在眼里,缓缓说道:“我还是愿意相信卢直先生所言的,其他不说,仅仅助我擒住川神秀一事,便足以让我肯定卢直先生的忠诚,但凡是有功于织州之人,我织州也必不相负。”

    卢直很上道,立刻抱拳道:“这一点在下很是相信,州牧大人昨日在评功会议给予的奖赏甚厚,还要多谢州牧大人!”

    枢赤莲满意地点点头,她可是力排众议,给卢直封了远松守护的,虽然那地方偏僻而危险,却终究是裂土分疆,属于封国建制的封建行为了,从此后,卢直也是能够自称领主的人了,在封建社会,这就是上级主君对下级封臣最大的恩赏。

    既然话说开了,接下来的交谈也就融洽起来,两人的话题渐渐聊到了这次苏阳和卢直的纠纷上。

    这件事在织州大局来说,无足轻重,苏阳对付卢直等人的行为,不过是枢赤莲和枢赤炎姐弟各自派别的正常冲突,在整个织州,两派人员的小摩擦很多,也不差今天这一次了。

    只是,枢赤莲表示,她是真的不想和弟弟变得如此矛盾尖锐,也真的没有篡夺织州权柄的心思,她的意思大体是:

    将织州权柄一直掌握在手,又有什么意思呢?她的梦想是突破天之境,前往那些传说中的世外境界遨游见识,虽说权力在手,能更好地获得修炼资源,却也有太多琐碎事务缠身了,对修炼又有什么益处呢?只是枢赤炎现在真的太不成熟了,如果让位给他,到底掌控织州的是那些豪强世家,还是他这个并无太高明才能的公子呢?那样的话,反而是害了他吧?

    对此,卢直只是点头,表示枢赤莲说得都对,却没有发表具体意见,这到底是织州统治家族枢家的内务,他一个外人,随便插嘴,哪怕没有坏心,还是会碰到雷区的,还不如喊喊666拉倒。

    不过,到了最后,卢直却觉得,自己依旧犯忌讳了,这些话根本是听都听不得的啊,因为枢赤莲在一番倾诉后,用一种诚恳的态度,说出了让他头皮发麻的请求。

    “感谢卢直先生与我这般开诚布公地交流,不过今天的事情还有些手尾比较棘手,那苏阳我也是了解的,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今天算是他吃了亏,丢了脸,以他和他背后那些人的习惯,必然不会罢休,以后再找卢直先生的麻烦,还是会很让人头疼的,所以,我有个想法,卢直先生不是刚刚受封远松守护么?暂时前往远松地区,避上一段时间,如何?”

    这话说得好听,事实与发配何异?

    卢直有句妈卖批想讲,但转念一想,政客不都是这副德性么?而且织锦城现在已经成了大漩涡,自己本来就不想搅和进去,现在因为苏阳的缘故,已经湿了半只脚,何不趁机抽身?

    再说了,远松地区虽然偏远,却也是摆脱种种桎梏之地,到了那里,自己还不是想怎么浪,就怎么浪?

    觉得有利可图,他终究是将不忿吞回了肚子,只肃容一礼:“谨遵州牧大人安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