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松谷堡
    卢直在与枢赤莲谈话后第二天就离开了织锦城,随行的除了黎娘,还有牛大魔。

    黎娘被他从伎乐坊赎了出来,还和他有了肌肤之亲,自然他到哪儿,她就到哪儿。

    牛大魔就不同了,这个有着半妖血统的少年本来应该在良方酒坊继续服劳役,用以偿还以前行恶的过错,但他胃口太大,卢直在的时候都有人颇有微词,卢直要走了,他琢磨着,接管良方酒坊的人可能会克扣他的饭食,为了吃饱饭,死皮赖脸抱着卢直大腿求跟随。

    卢直被他烦得过不去,加上这个半妖少年颇有武力,此去远松地区有个得力人手也好,便将他给带上了,并且给了他一个亲兵名额,算是用兵役代替了劳役,依旧算他在进行改造,也规避了与织州法律的冲突。

    此外,还有一批人跟着他一起上路,那就是枢赤莲派来的二十名护卫,这些护卫也是为了震慑苏阳等人,告诫他们,卢直已经离开织锦城,事情到此为止,别再出手,要不然就是真的和她过不去了。

    不过,仔细一瞧能够发现,其中十几个正是以勾六为首,涉及伎乐坊一事的近卫骑军和云汲兽军团骑士,不用说了,这些人和卢直一样,出门避风头的,只可怜了他们刚刚带回家的美娇娘,要守一阵子空房了。

    人员齐整后,除了黎娘不擅骑乘,卢直从车马行雇了一辆远途客运马车供其乘坐,其他人都是骑着坐骑,一路往北。

    路途上,勾六等人颇有些为卢直抱不平,觉得这次伎乐坊之事,明明是苏阳在为难大家,最终枢赤莲却将他赶出了织锦城,还一赶就赶到了远松那么个鬼地方,实在有些过分。

    卢直只是笑笑,他知道,勾六等人并不是真的对枢赤莲不满,只是承了自己的情,正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反正枢赤莲也听不到,背后嘀咕两声是无所谓的,反到是他自己在冷静下来后,更了解枢赤莲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苏阳毕竟位置不低,还有枢赤炎及其派系在背后支持,哪怕枢赤莲看他再不顺眼,哪怕苏阳惹得麻烦再大,只要他所在的利益集团没有抛弃他,枢赤莲又无法下定决心彻底铲除这些世家豪族纠合起来的利益集团,妥协是必然的。

    更何况,这个世界的大环境属于封建社会,讲究的是上层对下层的绝对统治,哪怕上层做错了,也得是对的,当卢直以卑下之位冲撞高位官员后,哪怕他有理有据,依旧会成为枢赤炎派系上层官僚问罪的借口。

    枢赤莲让卢直前往远松地区,一方面是作出处罚的样子给枢赤炎派系的人看,以作安抚,另一方面,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对他的一种保护。

    就这么一路前行,一路吐槽,不知不觉,一行人已经在路上走了五天。

    这一天,即便是勾六等习惯了行军的汉子,也已经有些蔫,偏偏越是往北,人烟越是稀少,就连城镇也变得稀疏起来,一行人想找个条件较好的住宿地都不容易。

    卢直也是没想到,离开织锦城,织州北方竟是如此模样,问过勾六等人才知道,织锦城及其周边乃是织州精华地带,在发展程度上,自然遥遥领先与其他地方,往南边去,水土条件较好,更适宜耕种,除了和宁国常年征战的区域,其他地方都聚集了不少人口,发展得不错。

    唯有往北边走,水土条件不太优越,粮食产量相较南方不甚理想,故而一直无法吸引足够的人口前来聚落开发,发展程度自然也提不上去,乃是织州除了进行长期战争的地带外,最贫瘠的地区。

    除此之外,安全问题也一直困扰着这里,毗邻着的边塞九卫带来巨大压力不提,由于临近草原,时不时就有马匪,乃至更北边的游牧强盗寻隙南下劫掠,还有不少十万大山的凶兽会跑出来伤人,治理难度很大,也影响了地区发展。

    “说起来,北方诸地里,若只考虑安全问题的话,远松地区反而稍稍好一点。”勾六介绍了织州北方情况后,忽地说道。

    卢直赶紧问道:“怎么说?”

    “远松地区虽然比织州北方其他地方更加偏僻荒凉,偌大的地方只有两个村子属于有效的管辖地,却也因此不怎么显眼,很容易让人忽略,连北边的蛮族都知道,在那里捞不到什么油水,自然就少有人愿意去打秋风,一来一去,还不知道能不能抢够粮草钱呢,岂能干折本的买卖?”

    也不知道勾六这算不算安慰自己,卢直叹了口气:“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也算是一件幸事吧,不过……远松到底还有多远?”

    勾六看了看远方:“我们刚过的城池是北泉要塞,那是织州北方门户,扼守十万大山断口区域的主要城池,通过了那里,就已经进入垦殖区,远松地区也是垦殖区之一,位于西北部,应该快到了。”

    织州和宣国接壤的区域正处于十万大山东西两脉断口处,这个断口最狭窄的地方也有十多里,而且平地旁的山地坡度不大,很容易被渗透。

    因此,无论是织州方面用以扼守断口的北泉要塞,还是对应着的宣国方面南方防线,都要在城池关卡之外设置前置哨所,万一有战事,能及时预警。

    随着诸侯割据迁延日久,这些前置哨所周围又多有闲置土地,慢慢有无地流民聚落而居,逐渐发展成村落,于是官方顺水推舟,将这些原哨所改成了垦殖区,并通过登记造册等官方程序,将这些垦殖区纳入了管辖范围。

    这么一来,这些垦殖区在实现预警功能之外,还能负担一部分税赋,增加诸侯管理的领土面积,有需要的时候,还能赐给封臣,用以收买人心。

    卢直得到的“封地”就是这样性质的东西。

    只是众人并没有像勾六所说,很快就到,又前行了大半天,转过好几个山口,才看到一片被松林包裹着的山谷,以及谷地中一个简陋的村落。

    这里是远松地区唯有的两个村落之一,地图上标注的是“松谷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