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鹰犬
    卢直与勾六等人赶车策马,往松谷堡缓缓而去。

    远处看,此地环山绕岭,雪松层层,遮挡着北方的冷空气和风雪,谷地中则有高山雪水汇聚而成的河流淌过,颇有些秀美安宁的气氛,走到近处才会发现,这里是何等落后。

    那些稀稀落落的住屋竟是以泥土掺以草茎为砖,树木不曾去皮便为梁柱,顶棚则以干草枯枝充当。

    居民大多数连全套衣服都没有,布匹在这里稀少而珍贵,缺乏的部分只能以兽皮缝制起来,作为遮羞物。

    在卫生等方面就更不能苛求他们了,看到人来,前来凑热闹的民众都是蓬头垢面,发须虬结,浑身脏兮兮的模样,感觉比乞丐好不到哪儿去。

    只有早就接到通报,知道有新的领主到来的此地税吏,才有稍稍周正的装扮,但他身上的吏员服饰也到处是补丁,比周围民众强的,大约是稍显干净。

    “见过各位大人,不知哪位是新任守护大人?”税吏看到卢直一行,激动万分地见礼。

    礼节之重,情绪之浓烈,连卢直都有些惊讶,从队伍中越众而出,表明自己身份:“我便是州牧亲封的远松守护,贵官还请免礼,不知如何称呼?”

    税吏连忙自我介绍:“小的叫常隆,乃是北泉要塞方面派驻松谷堡和谷口墩的税吏,当不起守护大人礼待。”

    远松地区有两座村庄,算是织州的有效统治区域,松谷堡是其一,另外一座村庄叫谷口墩,还要再往北去二十多里,处于这处谷地的谷口位置,原本是北泉要塞最西北部的瞭望哨。

    卢直很诧异,这么两座偏远村庄,又不是丰腴之地,连强盗打劫都嫌折本,怎么北泉要塞还特意安排了税吏在此?

    觉得其中有些蹊跷,只是场合不对,他也不多言,见礼后带着勾六等人,一路跟着常隆,往松谷堡核心建筑,一座形成村落前修筑的望哨碉楼而去。

    松谷堡原本就是作为北泉要塞前置的哨所而存在,在流民聚落成村之前,便只有这座不过四五米高,边长约十米,作正方形状的碉楼作为哨兵栖居之所,标准屯兵为二十人左右。

    到了今天,松谷堡已成小村,昔日的哨兵有的回了家乡,有的在此扎下了根,这座古老的碉楼经历几十年风雪,却依旧坚固,作为松谷堡的中心而存在着,平日里由常隆和其他村中有些地位的人家居住,在卢直这位“领主”到来后,便空了出来,留待他处置。

    卢直跟随常隆进入碉楼,里面颇为空旷,也经过洗涤,依旧有一股膻腥味扑面而来,那是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人居味道。

    常隆有些尴尬地解释道:“本地穷困,也缺乏手工匠人,没法修筑合格的粮仓,恰好碉楼分上下两层,密闭性上佳,大家便将下层用来储存粮食、兽皮等物资,味道有些大了,还请守护大人恕罪。”

    卢直将松谷堡的现状看在眼里,自然不会像当今耀朝那些达官贵人一般矫情,摆摆手:“因陋就简,何罪之有?那么上层往日又有什么功用?”

    见他不见怪,常隆松了口气:“碉楼本是戍兵之所,设置村落后,并没有改变这一功能,只是加了村中公所办公场所,但守护大人到来,本地实在没有适合的地方供您停驻居留,便将此地全部空了出来,暂时作为大人居住之地。”

    松谷堡这类哨所有很多已经改换成村落,为北泉要塞瞭望警戒的功能依旧保存着,只是原本应该由要塞方面派驻的标准二十人卫戍编制制度早已崩溃,现在,戍守的人手多由当地村民充任,北泉要塞方面付出的代价就是少收些税赋。

    卢直问明白了情况,点点头,往上走去。

    踏入上层,这里装饰依旧简单,只是多了些桌椅之类,另外,更加干净,味道消弭不少,再上一层的话,就是碉楼顶部了,平日里是哨兵站岗眺望,进行警戒的地方,还放置了警戒用的锣鼓。

    卢直也不客气,很有领主自觉地坐到一张椅子上,说道:“嗯,总体来说,这里还不错,我很满意,暂时充作我的住所也是可以的。”

    然后转向黎娘,又说道:“黎娘,接下来将这里收拾得更合心意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会让常隆找两个村中女子来帮你打扫布置。”

    常隆立刻接话道:“大人,这件事就交给小的吧,小的之前已经为大人挑选了几个机灵的丫头,随时可以让她们来干活。”

    一直没说话的勾六终于忍不住了:“哟呵,你这税吏,有眼色啊。”

    常隆笑得谄媚:“多谢这位大人夸奖。”

    勾六虽然书生出身,却早已在军伍中混得油滑,丢掉了一身书香气,闻言不仅没有不快,反而很是受用,拍了拍常隆的肩膀,哈哈大笑,朝着卢直说道:“我喜欢这家伙。”

    又朝着常隆笑眯眯道:“就是不知道,你这样会做事,说话又好听的人才,怎么会落到这么个小地方来的?”

    常隆闻言,脸色一僵,面对勾六的笑容却又压力山大,不敢不讲,只好苦笑着说道:“小的曾经可不会说话做事……”

    原来,他年轻时曾经是北泉要塞一名年轻的仓库管理,却遇到倒卖要塞仓库物资,为自己和家族谋取私利的某些官二代,不肯为他们做假账背锅,便被他们的家长找了借口,发配到了这里,成了个根本没必要存在的税吏。

    要知道,所有北泉要塞北方的垦殖区,税收都是由要塞直接派遣征粮官来收取的,尤其远松这片荒远之地,连征粮官都懒得来,每次都要求远松两村村民自己将税赋交到附近更方便的村落,何须什么税吏存在?

    这本来就是在为难常隆!

    结果,常隆一待,就在这里待了二十年,本以为这辈子也没希望离开了,却没想到,远松居然被枢赤莲分封给了卢直,成了封臣封土,让他看到了希望。

    所以他坦言道:“我之所以沦落在此二十年,便是因为背后没有人可以依靠,现在总算有守护大人可以依靠,为什么不抓住机会呢?我甘愿做大人鹰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