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彼之弃土,吾之宝地
    常隆的坦诚让勾六等人惊讶,但想到他居然被上司害得坑在这里二十年,也能理解他的迫不及待,看他的眼神都带着怜悯,而不是嘲笑。

    卢直思考了一下,自己初来乍到,有一个对此地情况极为了解的助手实在是好事一件,至于对方内心深处到底在想什么,比如向原来的上司复仇啊什么的,与他何干?自己只需要一个能够帮忙处理各种事务的人才,好让自己有更多时间用在修炼,以及研究时空秘密上。

    自己注定不是这一方世界能够束缚住的啊。

    这么一想,便向常隆说道:“你的想法我已经知道,我座下也的确缺少能够奔走的人手,那么,以后你就帮我将松谷堡和谷口墩两个地方管起来吧,那个帮助领主管理领地的职位叫什么来着?哦,对了,是令士,以后你就是我的令士了,常隆。”

    常隆闻言,激动不已,躬身一礼:“多谢大人恩典,常隆敢不效死?”

    令士不仅是官职,也是耀朝制度中一种封建身份。

    在耀朝制度里,皇帝为至高权力者。

    其下是作为大封建主的各路诸侯,多为宗室、王侯、功臣等担任,譬如宁国川神家,便是宗室之后。

    当然,随着耀朝君权衰弱,诸侯并起,也出现了许多取代了原主家的新诸侯,譬如织州枢家,但这些新诸侯基本上也都得到了耀朝中央的认可,按照法理来说,他们也都是耀朝皇帝的封臣。

    再下是小封建主,这些小封建主依附的是大封建主,有句话能够概括他们的位置,叫做皇帝封臣的封臣不是皇帝的封臣,他们是向大封建主效忠的群体,并不直接听从耀朝中央的命令。

    但是,所谓的“小封建主”只是一种称呼,不代表他们就真的封地很小,比如织州这边,所有高品级的官僚都是枢家封臣出身,有些人的封地是很大的,这些人的封地总和甚至超过了枢赤莲这个州牧直辖的土地面积,这也是枢赤莲都已经成为州牧了,遇到问题依旧不能一言而决的原因。

    卢直现在也算是混到了小封建主的行列之中。

    需要注意的是,卢直作为枢赤莲的封臣,身份是“远松守护”,这与他得到“云麾骑士”爵位是不冲突的。

    “云麾骑士”更类似于耀朝中央的一种荣誉头衔,最多享受一份俸禄,并没有实际的权力和封地,根据耀朝的封建法理,卢直依旧是枢赤莲的封臣。

    而小封建主也是有封建权力的,可以再往下进行分封,这个分封就是赐予属下“士”的身份。

    “士”并不一定能得到封地,有些类似“云麾骑士”这样的荣誉头衔,但身份的提升却是实打实的,得到“士”的身份,是有着超越普通民众的特权的,比如自由的远行权力,允许蓄奴,以及允许充任某些特殊的职位,比如令士。

    令士在耀朝有着“为封建主颁布命令的人”的意思,类似于传令官、发言人这类,但也有些类似于管家、助理,职能很多样。

    成为令士,不仅代表着这个人获得了“士”的身份,也获得了封建主赐予的部分管理权,能代替封建主管理封地。

    一下子从一个被上司坑害的苦逼税吏,变成令士,常隆怎么能不高兴呢?他这会儿大概满脑子“等了二十年,终于改命了”的想法吧?

    有了这份激励,卢直再问他远松地区情况,他真的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也让卢直知道了远松到底有多坑。

    说实话,远松地区由于处于山谷谷地,受到山峦森林的保护,气候条件上还是很不错的,又有高山雪水所化河流流过,水土条件也比其他垦殖区优越,在垦殖区中,已经算是比较好的种植区之一。

    再加上崇山峻岭盛产木材、皮毛、矿石等物资,按照道理,发展潜力很大,怎么也不应该像眼前这般贫穷、困苦才对。

    然而交通运输的不便,就让一切潜力归零,这里实在偏远,道路难行,进出困难,限制了与其他地区的沟通,村民们不容易出去,商人也不愿意进来,造成的后果就是,连强盗都认为来这两个村子抢劫是亏本的买卖。

    人口也是这里的硬伤,人类社会的一切的发展都离不开人,只凭目前远松地区两个村子,不到三百的人口,根本没办法发展,光是抵御周边原生态森林中出没的凶猛野兽就很是辛苦,一年里,田地里到有三成左右的粮食作物会被这些十万大山的凶兽糟蹋,损失很大。

    况且,人口过少,也导致了人群中各种必须的工匠数量稀少,甚至连最基础的泥瓦匠、铁匠等技术工匠都没有,要不然也不会出现建不了一个合格粮仓的窘事。

    此外,北泉要塞方面的赋税也是一项沉重负担。

    远松上缴的是实物赋税,也就是将粮草、皮毛等物资,按照北泉要塞分配的数额交上去,别看要塞方面要的数量不多,可这些实物都需要远松地区的村民送到指定地点,路途上的损耗可能比交上去的价值还要高,路途上还不太平,每年都有人会因为各种原因受伤,甚至死亡,也大大限制了远松地区的发展。

    种种原因交织在一起,造就了远松苦寒贫瘠的现状。

    勾六等人听闻情况,看向卢直的目光带上了同情,没想到这里比想象中还要糟糕,卢直这是真的要遭一趟罪了啊。

    卢直却不以为意,他并不担心生活方面的不便,随身空间里物资多着呢,无论是在故乡世界购买的,还是在二号信标世界遭遇巨变后,在扶桑搜刮到的,各种物资多如牛毛,堆在空间里和山似的。

    恰恰相反,他觉得这地方真是太好了,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关系,又有极为了解此地的常隆帮他处理各项事情,岂不正适合他搞鼓时空之流的事情,而不用担心受到俗务骚扰?

    他已经在考虑,送走勾六等人后,尽快进行一次“闭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