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狩猎
    星界之门平台上,旁观着轮回士们奋战的卢直若有所思。

    惩罚部队,顾名思义,应该是轮回士们的行为超出容许范围后,由主神派遣,对犯错轮回士进行惩罚的特殊存在,这是一个新的情报。

    这一次出现的突袭者并非惩罚部队,按照那位焰骸队长的说法,围攻他们的突袭者在外表上像惩罚部队没错,但衣饰的细节方面有所差异,并且,这些突袭者被称为“病原体”,这又是一个新的情报。

    这两个情报一结合,可以得出两个结论,一个是主神空间的惩罚部队和这些突袭者很相像,这是最浅显的表面结论。

    另一个结论则是,主神空间里,除了主神,似乎还有其他力量有着类似主神的权限,只不过这股力量采取的是渗透侵染方式,目的如何,目前未知,危险程度却非常高,因此,处理这些“病原体”的人手,都得是主神空间中资深的轮回士。

    卢直对后一个结论很感兴趣:“有‘病原体’能渗透侵染主神掌握的任务世界,有我这样凭借星界之门进出主神掌控任务世界的人,看起来,这个主神的漏洞比原先所想的更多,不过,结合我从天晶中得到的‘遗种’信息来看,这并不奇怪,这个主神是那些失去家园的强大文明遗民们最后的赌博作品,有些瑕疵很正常,关键是……”

    他看向那些和川神秀等人激战正酣的病原体。

    “那群失去家园的文明遗民所铸保命装置,为什么会吸纳川神秀这样的异界人成为轮回士?为什么有病原体入侵?为什么我能够触发遗种中的信息,而川神秀他们不行?我……是不是真的与他们有关联?”

    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上次接触到遗种信息后,他想到过许多可能,一直有种心慌意乱的感觉存在着。

    就在他各种念头涌现的时候,川神秀等人终于撑过了病原体的袭击,最后一名斗篷人死在焰骸、莱利斯特和川神秀的合击下,将他们与现世隔离的拘束结界也就崩溃掉了,原本打得一地狼藉的客房,在结界崩溃后居然像场景刷新一样,重新恢复了原本的整齐。

    气喘吁吁,消耗不小的轮回士们刚想歇息一下,门口却传来了一阵鼓掌声,以及一个颇有些慵懒的声音:“不错不错,你们这批轮回士的资质都还可以,虽然那些战傀不过是些低星级的废物,数量却不少,你们能这么快干掉它们……值得表扬。”

    川神秀等人跟炸了毛的猫一样,瞬间警惕起来,又是一个没有一丁点预兆,就忽然出现的存在,今天这是怎么了?光焰小队的灾难日吗?

    “你是什么人?”焰骸背后的八根外骨骼机械爪构成一个盾牌的形状,挡在众人面前,小心谨慎地防备来人,同时打量他的模样。

    这是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男子,穿着上也没有什么特别,和他们一样,都是一身符合这个世界的穿着,比较有辨识度的特征,大概就是他那双总像没睡醒的眯眯眼。

    “我吗?算是你们的敌人吧,”来人一点儿都没有掩饰这一点,出乎意料的坦诚,或者说自信:“我是来消灭你们的,请见谅。”

    话音一落,他长袖一拂,飞出数道光华,拖着流星般的尾迹,飞快地向川神秀等人攻去,眨眼时间都没过,已经撞击在焰骸撑起的机械盾上,轰得不知名金属制成的外骨骼机械臂哀鸣不已,近乎熔断。

    “撤!对方至少是三星高阶精英者!”

    金属护盾已经接近完蛋,焰骸当机立断,将八根机械臂抛弃,并发挥它们最后的作用,拖着尾焰向眯眯眼尖啸而去,如果被它们撞实了,内里蕴藏的特殊爆弹能够在一定范围内制造一场强烈的爆炸。

    焰骸到是没指望爆炸能杀死眯眯眼,只希望拖延对方的脚步,三星高阶精英者……境界上比他们这支队伍所有人都高,已经是和缥缈城主差不了多少的高手了,足够碾压光焰小队。

    光焰小队的队员,包括川神秀在内,到是没有一个在这时候还硬气的,几场任务下来,早就认识到该怂的时候还是要怂,这才是保命之道的道理,几乎是焰骸刚有动作,他们就已经往客店外撤了,根本用不着焰骸提醒的。

    焰骸也只是尽到队长的责任,这个主神空间还是很重视团队协同的,队长抛弃队员,在任务结算时会受到一定惩罚。

    “哦?你们跑得了吗?我……可不止是三星高阶精英者啊。”眯眯眼根本没有在乎袭来的机械臂,之前被他放出去的光华仅仅在他面前旋转了一轮,那些机械臂就已经被全部切割,变成一块一块,掉落在地,所有切口都出现在关键位置,直接将爆炸物的引爆机关破坏。

    焰骸逃跑时注意到这一点,整个人都战栗起来,这种眼力,这种精准如手术刀般的打击,这个眯眯眼特么的到底有多强?

    然后,他就没有然后了,落后的半步永远都无法在踏出去,眯眯眼操控的那些光华已经组成一个奇异的光镰,将将好穿过焰骸的腹部,然后猛然一扯,将他整个人都拉向了眯眯眼的方向。

    还不等焰骸从剧痛中缓过劲来,他的头颅已经在眯眯眼掌控之中,可怕的力量波动让近距离接触到的焰骸浑身颤抖,死亡的味道变得浓郁。

    “为什么?”

    焰骸只来得及问这么一句,头颅已经被眯眯眼捏爆,他的身躯也在那些光华的绞杀下彻底失去生命的气息。

    “这是宿命,猎手和猎物的宿命,不是猎手杀死猎物,就是猎物咬死猎手呢,只可惜,作为猎手的我,比你想象的还要强,我是四星中阶征服者。”眯眯眼轻轻振手,残留在手上的血肉顿时甩开,不紧不慢向川神秀等人逃逸的方向追去,就像是戏弄老鼠的猫,优雅而自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