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不屈的“我”
    我的世界是虚构的?我的亲人是虚假的?我经历的一切都只是一套人工制造,如同游戏的世界演算程序?那么我是谁?我经历的人生只是“卢直”的游戏一瞬吗?

    卢直念头纷扰,心神大乱,但在迷乱过后,他却眼神一凝。

    不对,我就是我,我所经历的二十多年人生,历历在目,这是绝无虚假的真实,这些真实最终所构成的就是我现在的模样,或许在主神眼中,我是“卢直”的分身,是他游戏的角色,是他的一部分,但这并不是我的想法,我为什么要认同?

    尤其是,我得到传承结晶后的经历,在主神的记录中是缺失的,它似乎认为在那一刻开始,我就不再是“卢直”了,又或者在那一刻之后,我就已经脱离了“卢直”原有的身份,那么……我就是独立的个体!完整的个体!

    我不是“卢直”的游戏角色,我也不是什么虚构不实的假性人格,我不希望像“卢直”曾经的三百多次“游戏角色”那样,成为主神别册管理的记忆档案,而没有任何自我留存!

    想通这一点,卢直对自我的认同再次恢复,这一刻开始,他不再迷茫。

    而他这种想法的变化,并没有瞒过主神的探察,毕竟,此时双方正处于特殊的心灵沟通状态,与之相应的,就是主神的机械音毫无波澜地响起:“发现公民卢直精神波动起伏过于剧烈,对系统程序有极度抗拒情绪,经过判定,属于自我认知出现障碍,精神状态异常化特殊情形,根据系统守则,将对其进行强制性记忆恢复。”

    一股强横的力量涌向了卢直的脑海,卢直能够感觉得到,如果被这股力量冲刷,自己真的会丧失所有记忆,成为过去式。

    他当然不希望自己到此为止,但主神的威能实在太过强大,委实没有信心能与之抗衡,只能竭尽全力抵挡的同时,期望通向星界之门平台的空间裂隙快点儿打开。

    只是,那道空间裂隙虽然在他浏览“卢直”记忆档案的时候打开了不少,却还不能容纳他完整通过,时间,似乎来不及了,主神强大的力量已经闯入他的身体,就要抹杀他的本我意识,并将属于“卢直”的人格植入,用以取代。

    他也在这个时候了解到,主神往生之路子系统的作用类似于孟婆汤,是用来消除他这样有独立倾向的“扮演角色人格”的,用以保证系统使用者本体意识占据主体地位,避免所扮演的“角色”人格篡夺主体位置。

    如果他的人格存在被彻底抹去,那么下一刻,属于“卢直”的记忆就会覆盖他的意识,他也就不再是卢直,而是“卢直”。

    卢直感觉到了绝望的滋味,他能够感觉到,主神强大的力量势不可挡,直闯入体内,即将抹杀他的本我,而“卢直”的人格正在覆盖他的意识,这个过程很痛苦,也很奇妙,就像是两个人挤入一个躯壳一般,只不过两个人中的一个正在快速消散,另一个在不断壮大。

    就在这个时候,另一股力量被刺激到了,也忽然间冒了出来,并且这股力量不比主神弱势,甚至还要稍稍强势一些,原本卢直这个人格是一边倒地被消融着,现在却能够和“卢直”这个人格分庭抗礼!

    是一直在他心间种火载沉载浮的传承结晶!

    这颗结晶和卢直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如果他变成“卢直”,似乎就会破坏这种联系,这是它所不能容许的,于是它爆发了起来,与主神的力量针锋相对。

    绝境逢生,可惜卢直来不及庆幸,反而更加痛苦,如果说主神的力量想要抹杀他的存在,只是属于一刀断头,可以给个痛快,那现在两股力量的争锋,就变成了凌迟之刑,而且是一种深达灵魂的痛楚,难以忍受。

    无论是他,还是已经植入意识,化作“卢直”的人格,都无法忍受!

    虽然卢直已经痛得无法思考,可他下意识地知道,再这么痛下去,就算不让“卢直”的人格成为主体,自己的本我人格也会消散,属于“卢直”的人格同样意识到这个问题,两者开始出现妥协,原本针锋相对的零和游戏,现在变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融合。

    在这个过程中,卢直更深层地接受了“卢直”的记忆,感受到了他一生的喜怒哀乐,“卢直”也了解到了卢直的坚持,两个人格都在将对方的一生经历吸收,并选择共通的部分融合一致,至于矛盾的那部分,则进行了妥协。

    比如“卢直”这个人格比较缺乏家庭观念,卢直却极为重视家庭。

    云汉域遗民已经失去了自己的世界,处于残酷的混沌漩涡中,生存环境极为恶劣,朝不保夕,如果依旧维持传统的家庭单位,那么遇到事情的时候,这些家庭单位成员肯定会更加照顾自己的家人,容易导致大量社会矛盾和调度失灵。

    因此,无论“家园”还是“故乡”,云汉域遗民的社会都有着非常奇特的特性:像是婚姻消亡;后代由人工子宫孕育,婴幼儿的抚养交给社会,进行统一的公共抚养,父母与子女的联系非常薄弱;性上有需求的话,除了追求异性,还可以通过仿真机器人、克隆人、虚拟实境等手段实现,因此男女之间失去了最重要的羁绊枢纽……

    这一切都导致了,每一个云汉域遗民都有着非常高的独立性,整个社会原子化程度非常高。

    作为出生、成长于这样环境的“卢直”,对此是很习惯的,可对卢直来说,这就非常不习惯了,因为这种原子化社会充满了孤独,违背了人类的天性,是特殊环境逼迫下产生的,他重视亲情,重视血脉基因的传承,重视家庭,自然会与“卢直”的观念产生严重冲突。

    最终,这种观念的冲突以“卢直”向卢直妥协告终,因为“卢直”也腻味了这种孤独的原子化社会,要不然他和许多人也不会产生精神状态异常化的问题,需要借助轮回系统来恢复,进而导致了今天这种人格融合的麻烦。

    其他还有很多观念,也在两个人格的相互妥协下完成融合,最终,出于人格排斥而产生的隔阂慢慢消失,两个人格也慢慢不分彼此,重新归一。

    随着人格融合,痛苦也逐渐减轻,最终,当主神观测到他的精神波动恢复了正常,原本用于抹杀的力量退出了角逐,传承结晶也逐渐安静下来。

    但卢直发现,自己的麻烦却没有结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