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成神做祖?
    以云汉域的文明水平,在科技侧来说,造人并不是什么难事,要不然也不会出现人工子宫这类体外孕育后代的设备,又或完美的克隆人、生化人这类存在,甚至于只要有基因,可以随意调配出任何体型、外貌的生命体。

    但是,云汉域的科技侧造人技术基本上都是基于基因等物质而存在着的,像是将数据设定好,就能让意识体具现成真实身体这种无中生有的水平,已经涉及到灵魂层面,类似于灵魂物质化,云汉域科技侧至今无法做到这一点。

    云汉域神秘侧到是对此深有研究,类似于“英灵”这样的存在,在云汉域曾经是重要的战斗部队组成部分,然而神秘侧和科技侧有一个最大的差别,就是科技侧的成果是可以大规模复制并且推广的,而神秘侧的成果传承却有着更为苛刻的条件,并且流传度极低。

    这导致了云汉域神秘侧虽然实力强大,积累丰富,依旧与现在主神出现的情况有巨大差异。

    以目前主神控制的轮回诸界情况来看,虚拟数据真实化的规模绝对超过了云汉域神秘侧技术的极限,科技侧又抓不住其中的变化节点和关键之处,只能被动观察。

    公羊举和他的团队就是这样的观察组织,都是由挣脱冥冥中那种桎梏,意识到自身存在的特殊性的人们组成,不拘于身份地位乃至种族。

    “我们研究后有种猜想,虽然云汉域破碎,变成了混沌漩涡,但原本构成世界的本源并没有就此完全消散,也就是说,云汉域的‘天道’这种存在虽然在灾变中受创严重,却没有彻底终结,所以,在漫长的时间过去后,当其再一次缓缓恢复,也就会再度出现创造世界的奇景。”

    “而我们这些上个世代的遗民,本身就是‘天道’所衍生出来的一部分,先天性地会被‘天道’的规则控制,无法明晰身边发生的某些改变,并非不可能。”

    “但是,此时的‘天道’很虚弱,也就给了我们挣脱其控制的机会,用神秘侧那些家伙的话来说,就是我们趁着天道有缺,能够得到超脱原本在自然界位置的机会,若是能够在‘天道’恢复过程中再掌握其本质,说不定就能得到世界真正的权柄,所谓成神做祖,不过如此!”

    “……”

    伴随公羊举的讲述,卢直慢慢理解了对方的意思,总体而言,就是云汉域崩溃毁灭后虽然形成了混沌漩涡这种时空灾难,但构成云汉域的本质存在并没有就此消逝,还有所残留,并且随着漫长时间的修养,有了恢复的征兆。

    但这种本质存在到底是用何种原理进行工作,现在还不能知晓,只知道在其运转过程中,出现了诸如意识实体化的现象。

    只不过经历这种现象的云汉域遗民们大多数没有意识到,很有可能是因为云汉域遗民们本身就是这种本质存在规则下的产物,所以会有一层意识上的障碍,阻碍人们自觉。

    但是,这种本质存在到底在云汉域崩溃毁灭过程中受创过重,所以,有少部分云汉域遗民或因缘巧合,或天赋独特,进而突破了本质存在的封锁,察觉到变化,这种突破意识封锁的情况,被称为“觉醒”。

    觉醒的人达到一定数量,尤其类似公羊举这样的研究者对这种现象有了一定研究后,发现,如果一切顺利,觉醒者能够趁着世界本质还没完全恢复的机会,干涉世界恢复进程,修改世界规则,掌握世界权柄。

    换句话说,成为新世界的神,真正的神。

    久而久之,这些觉醒者就形成了特殊的圈子,一个为了成神做祖,而联系在一起的圈子,只有觉醒的人才有加入其中的资格。

    卢直就是新的获得资格的人选。

    看着公羊举充满期待,一副“快快加入我们吧”的表情,卢直心中却是一个激灵。

    成神做祖没有问题,昔日云汉域尚且繁荣时期,神秘侧多得是修仙党,成神党,但为此划定圈子,配置准入门槛,划分阶级的做派,却是危险的,尤其在云汉域这种经历过高度发达时期,哪怕败落下来,依旧极为发达的超级文明社会中。

    云汉域哪怕最终崩溃毁灭,“家园”哪怕管制得再紧,一些旧世代的理念还是被遗民们保留下来,比如团结,比如公平,比如平等这些正能量认知,毕竟是极度发达的文明,哪怕实践过程中有一些瑕疵,总体来说却平和稳定,有着很良好的社会氛围,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很牢固。

    这也是主神计划启动后,大多数人能放心进入沉眠状态,前往“故乡”生活,对守望者们非常放心的原因,因为一个文明想要走得很高很远,除了物质基础丰富,精神文明方面也必然要极为发达,与之匹配,才能为社会发展、文明进步注入正向动力。

    毕竟,一个人人积极向上,精神昂扬,相互信任的社会,肯定比充满失落、痛苦、悲观、不公、恐惧、憎恨等负面精神的社会更有发展动力,更能调动最广大群体的发展积极性。

    公羊举所代表的觉醒者们现在的举动,显然是与云汉域社会一向以来的理念相悖的,或许觉醒困难是他们形成小团体的原因,但为此对主神动手脚,就是明显的对云汉域大众的背叛了。

    他们是在窃取云汉域遗民的公共利益,挖遗民们的墙角,为自己的私利服务,并且在不断诱惑其他觉醒者投靠。

    更重要的是,他们能够如此肆无忌惮,那些守望者们为什么没有对他们进行处罚?

    情况看起来很复杂,卢直决定暂时虚与委蛇:“成神做祖……听起来就很带感,只是具体该怎么做?”

    公羊举听闻卢直的答复,很是满意:“这个嘛,你先随我来就是了。”

    说着,已经有一个类似时空门的光铸门扉在卢直眼前打开。

    公羊举率先进入,朝他招手:“跟我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