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脱轨加剧
    病原体很强,毕竟是挣脱了天道枷锁的存在,以至于主神都无法再有效控制他们,甚至有些轮回世界都被他们占据、毁灭。

    不能有效控制,却不代表不能将病原体们毁灭,就像电脑病毒很让人头疼,可杀毒软件依然能干掉它们。

    主神也有“杀毒软件”,只不过病原体们狡猾地躲避着这些“杀毒软件”的扫描,以至主神无法精准定位,也就不能及时将他们清除。

    诸界巡检某种意义上就是充当主神扫描方面缺陷的人肉搜索器,其信物也有通知主神降下打击的作用。

    卢直在个体上实力不如化名“神刺”的眯眯眼病原体,可他能叫家长,哦不是,是能够关门放主神啊,所以他不怵神刺,只要有机会,立马能让神刺欲仙欲死,即便再多来些病原体,他也有把握对付。

    但他更头疼缥缈城主等npc。

    对主神来说,缥缈城主等正常的npc是良性程序之一,不能“误删”,这么一来,主神的主动打击功能就被限制掉了,而在主神规则之下,他也被认定为“npc”的一员,这就导致,如果缥缈城主等人要怼他,是能够伤害到他的。

    偏偏还有守望者存在着,这又导致巡检权限的使用不能惊动守望者们,针对病原体的话,可以伪装成主神主动“杀毒”,可针对这些正常的npc动用不正常的打击,那是绝对会产生异常数据,触发警报,惊动守望者们的,这就大大限制了卢直针对缥缈城主这类存在动用权限的可能性!

    此外,用权限给自己加攻加防加血条也是异常现象,不被允许,又使得他在面对缥缈城主这类存在时没法作弊,只能以真实本领去应对。

    虽然他提升很快,这会儿都已经地之境了,在主神空间的评价也能到三星中阶的样子,可面对实力更强,经验更丰富的缥缈城主,说不虚绝对是假话。

    现在,病原体和缥缈城主等人搞到一起去了,就让事态更加复杂化了!

    面对这样的复杂局面,卢直也只好暂时蛰伏下来,先看看病原体和缥缈城主等人到底搞什么鬼,顺便寻找一下姬发的下落,他已经从主神处获悉,这位的本体是云汉域遗民之一的意识体,难怪有位面之子的模板加身,自身的成长是按照敌人的实力来进行平衡的,如果真的要战,这是一位好帮手。

    接下来的几天,卢直在缥缈城内到处喝茶听戏,实则借助人们的交流探听最新消息,闲暇时也会继续修炼,巩固所得,为不可避免的战斗做好准备,只不知为何,那个病原体神刺一直不露面,让他倍感纳闷,这岂不是连个偷袭的机会都不给他?

    直到七天后,他才知道神刺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这天清晨,正当卢直修习浑天宝鉴紫星河,体会那股清虚之气在体内流转的感觉时,客栈中忽然传来阵阵嘈杂声,没一会儿,他所住客房的房门被敲响。

    “谁啊?”装作刚刚被吵醒的不耐烦模样,卢直走下床来打开大门,门外站着客栈老板,还有两名穿着缥缈城军队服饰的男子,只是他们穿着制服也不像军人,那副猥琐奸邪的流氓气质,充分说明了这些缥缈城士兵的土匪本质。

    客栈老板可能被这些军士敲诈了不少钱,一脸肉疼表情到现在还没缓过来,但面对卢直的时候,还是勉强挤出些更像哭泣的笑容,毕竟卢直包下的客房每日租金不菲,是贵客:“客官,不好意思啊,这个……缥缈城大军取得了大捷,城主有令,所有人都去迎接有功将士,以壮缥缈城大军声威。”

    卢直有些奇怪:“我并不是缥缈城的人,只是前来做生意,也需要去吗?”

    “让你去你就去,哪来那么多废话?”一个像流氓多过军人的缥缈城士兵不耐烦地瞪眼道:“这是城主大人的直接命令,你敢违抗不成?”

    缥缈城主,又被称为酷刑城主,最是喜好用酷刑折磨别人,以至缥缈城的监狱总是空空如也,为了不让城主大人兴头上来将自己拿去折磨凑数,缥缈城的监狱负责人私底下给各部门都开出了价码,只为抓住一些犯事儿的人,用来充实监狱,有需要的时候交给城主玩弄折磨。

    其他人一听,这生意好啊,如果抓到人,自然是丢到监狱的节奏,那些被抓者的财产大家私底下分分,也不失为一笔收入,就算别人没犯事,吓唬吓唬对方,敲诈些钱财也是好的。

    所以,缥缈城士兵们敲诈勒索的习惯是深入骨髓的,这会儿发作,不过是又要弄点小钱花花罢了。

    卢直已经在缥缈城生活了一段时间,自然知道这无处不在的贪腐和索贿习惯,当即从怀中掏出一些钱币:“两位恕罪,我只是不知道情况而已,能说给我听听吗?”

    想要的东西到手,这兵痞的模样立刻变得温和起来:“也没什么,就是咱们城主选中的夫婿大人立下奇功了,突袭了围困在一线天之外的西岐军队,打得对方大败亏输,现在得胜归来,城主开心,所以要让大家一起去壮壮场面,热闹热闹。”

    卢直一惊:“打败了西岐大军?”

    他可是知道,西岐在姬昌治理下繁荣昌盛,军队纪律严明,训练刻苦,战力在大商王朝四方诸侯中也算得上首屈一指,别说区区缥缈城的兵痞所组成的乌合之众,就算是那些野蛮成性的戎狄蛮族也在西岐铁军军威下吃过不少苦头。

    要不然西岐的地盘怎么可能扩大到西域这块地方来,并且和缥缈城接壤?都是打下来的!

    而缥缈城主为什么那么恨西岐?还不是因为缥缈城军队太辣鸡,在正面战场根本打不过西岐军,除了抽冷子劫掠一番,就只能靠着一线天这种险要地势苦苦防守。

    可现在这兵痞说什么?西岐大军败了?还是败给了缥缈城的辣鸡军队?

    这一下,不用这兵痞多说,卢直都想要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