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不可轻言放弃
    “另外,城主说了,小姐和神刺大婚之日,会坑杀西岐俘虏助兴,其中还包括之前帮助公子逃走而被擒的礼相。”鸾儿将城内近况说了后,又想起一事,赶紧禀明。

    姬发大怒,礼相是西岐重臣,本是作为使节前来商讨他和朱雀婚事的西岐代表,正所谓两国交兵,不斩来使,可缥缈城主背信弃义,无耻之尤,全将这些基本的礼仪弃若敝履,导致了礼相被俘。

    现在,缥缈城主居然还想斩尽杀绝?

    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具体要怎么做,姬发还是有些挠头的,事实上,他至今年岁并没有外表那么大,世事又见得比较少,除了生气,还真拿不出一个主意来,加上朱雀和神刺的大婚之日迫在眉睫,让他愁得头发都被薅掉了不少。

    送走鸾儿,卢直和川神秀也拧起眉头。

    现在的情况很糟糕,他们离不开缥缈城范围,也就得不到西岐力量的补给支援,属于孤军作战,偏偏和缥缈城的实力比起来,区区三人实在不够看,更何况,缥缈城有了神刺这个诡异的病原体后,还冒出了战力强大,悍不畏死的亡灵部队,实力大增,愈发难缠。

    此外,按照鸾儿带来的消息,缥缈城主的实力恐怕也有了一个大提升,加上诸多缥缈城高手,看上去完全无法对敌。

    左看右看,都是一片绝望深渊的样子。

    可是呢,两人又不能缩。

    川神秀可是被主神下了死命令的,必须保住姬发,要让他安全离开缥缈城范围,才能算完成任务,得到离开天子传奇世界的机会,否则就是抹杀的结局。

    卢直稍好,作为“真神”的诸界巡检,在面对极度危险的情况时,撤退并非不可原谅的事情,更何况他还有星界之门在身,可是,这样一来,必然会大大影响他在“真神”中的地位,要知道,他对于很多“真神”内部信息是很感兴趣的,他需要提高“真神”的权限,获知这些信息,就必须表现得出彩,表现出价值。

    所以,他这第一次任务不想搞砸,解决病原体对这个世界的危害,保护云汉域遗民意识体的安全,维护这个轮回世界的安定……这份功劳足以让他的权限跳上一级了!

    在这种情况下,他和川神秀互相望了一眼。

    “我需要你的帮助。”两人近乎异口同声,原本的矛盾和不快似乎在利益面前消弭瓦解。

    “你先说,女士优先。”卢直笑了笑。

    川神秀撇撇嘴,对女士优先一点感觉都没有,她自己就是一个王朝的皇族宗室、豪门贵胄出身,被人礼让的对象:“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来到主神空间的,是不是轮回士,但看你的样子,也不希望姬发出事,对不对?”

    卢直点头:“没错,在保护姬发这事情上我和你的目标应该是一样的,至于我的来历……为了互信,我也能告诉你,其实,我也是轮回士,只不过我得到的任务可能和你不一样,但是呢,这个任务应该和你不存在冲突问题,我要保证姬发存活,以及消灭那个眯眯眼。”

    川神秀眼神一亮,虽说她依旧不完全信任卢直,但两人共同的敌人是病原体应该没错了,而且,除了卢直也是轮回士这个解释,她实在是想不到对方进入主神空间的其他可能性。

    毕竟,她现在是棋子,而卢直至少能看到棋盘。

    “那么好吧,这算是达成共识了,”川神秀也是果断:“仅仅从任务来说,我与你差不多,既然都要保姬发,灭眯眯眼,那就一起努力吧!”

    卢直点点头,他当然没什么任务,只是之前窥屏,知道川神秀有这些任务在身,以之为借口,联合对方一起应对麻烦罢了。

    随后两人就此时情形讨论半晌,集思广益后发现,情况虽然危急,却并非没有机会,缥缈城主看起来势大,反对他的势力其实也很大。

    首先,两人加上姬发,力量很小没错,可是,缥缈城中对缥缈城主和神刺不满的力量小吗?一点也不,其他不说,仅仅朱雀就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她可是缥缈城四大军团长之一,手底下是有兵权的。

    除了朱雀,那些被缥缈城主暴政压迫的民众也是一股反对力量,这些人孩子被城主抢去练功,本就是血海深仇,本身又被拉壮丁,成为城主野心的炮灰,更是时刻面临可能被变成亡灵的恐惧,心中要是连点恨意都没有的话,只能说他们死了都活该,而他们的恨意一旦被点燃,就是一股不畏生死的力量。

    再有,那些被俘虏的西岐军兵虽是阶下囚,可他们本身都是精锐,如果能救出他们,有姬发这位西伯侯公子登高一呼,又是不拼命必死的局面,肯定是能够一用的。

    此外,和缥缈城主关系比较亲近的人,其实也多有复杂心态,不说朱雀这个想方设法为了情郎坑老父的女儿,就说青龙这个城主之子,对其老爹的怨恨就绝对不轻。

    在神刺出现之前,缥缈城主之所以答应姬发与朱雀联姻,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出身西伯侯府的绣尉含羞忍辱,委身侍奉缥缈城主,吹了枕边风,而在她被缥缈城主玷污之前,却是青龙一直喜欢着的女人,是缥缈城主从青龙处强抢了去的。

    青龙是个非常绝情的人,一旦动心,却不可遏止,结果,难得动了真心的女人却被老爹强抢,要说没有怨恨是不可能的,更让他心中阴郁的是,缥缈城主得到神刺投效后出尔反尔,想要弄死姬发时,绣尉为了救助少主,是死在缥缈城主手下的。

    等等等等,诸如此类,足以说明缥缈城内并不是铁板一块,缥缈城主虽然强势,隐忧却也不少,如果能充分调动那些反对势力,到也未必没有一搏之力。

    商议之后,卢直和川神秀都知道成功的可能性很渺茫,可是,万一成功了呢?

    反正在主神空间里混,争得就是那么微弱的一丝可能性,既然成功的可能性只是渺茫,而不是无望,为什么不搏一搏?

    两人议定,终究是决定在不可能中找出一条可能的路子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