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暗流汹汹
    缥缈城大牢,不仅阴暗潮湿,条件极差,而且狱卒极为凶残,都是缥缈城主这个嗜好酷刑的残忍之徒调教出来的,自然对酷刑也极有心得。

    最近,由于西岐兵败,大量西岐军兵被俘虏,更是为这些刽子手提供了极多的“素材”,这里每天都在回响惨叫和哀嚎,充满恐怖与悲惨的气息。

    被拖出去受尽折磨的西岐军将士自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暂时关押,还没轮到的其他人却也知道,迟早会轮到自己,整日里也是惶惶不可终日。

    不是没有人想过反抗,奈何缥缈城方面对囚禁强者很有心得,大牢造得极为牢固,也有各种手段限制囚徒们的反抗能力,比如让人筋骨酥软的药剂等等,因此他们只能成为任人宰割的鱼肉,被狱卒们施以酷刑,随意玩弄。

    怒火在人们心中积蓄,绝望在人群之中滋生。

    然而这几天忽然出现了一些变化,有一些西岐军将忽然间变得沉默下来,并且被其他人所掩护,虽然惨叫和哀嚎依然存在,俘虏之间的气氛却仿若沉凝,恢复了一些西岐精兵应有的精气神。

    也是狱卒们这些天来“玩”得太嗨,对这种暗中变化的气氛竟然没有察觉,并不知道,一股汹涌的暗流正在酝酿。

    ……

    缥缈城校场,被强行征发的新兵们麻木地在教官们的斥责和棍棒下操练,在校场周围,布满了挂着人的木桩,有些人死了,有些还没死,却在木桩上等死,都是操练不力,被视为“无用”的弱者。

    然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专门的敛尸队伍前来,将已经死掉,或只剩一口气的悬挂者带走,新兵们知道,这些尸体或准尸体会成为一种可怕的怪物,一种死后依旧被人操控的亡灵,继续为缥缈城主征战。

    没有人想成为那样永世不得超生的怪物,在恐惧下,他们不得不拼命练习,以免被淘汰出局。

    只是,除了恐惧,还是有很多人内心中升腾着不熄的反抗火焰,寻找着机会反戈一击。

    因为这些新兵不止是被强拉壮丁而来,许多都是被缥缈城主逼得家破人亡的,尤其是那些孩子被缥缈城主的人抢走,据说要为城主练功所用的新兵,想到传言中城主要生食孩童血肉练功的内容,无不痛苦万分。

    仇恨之种已经播下,能够让其崩坏的,只会是一方的彻底灭亡,所以,当暗地里一些流言传播起来后,他们选择了默默的等待,等待着将缥缈城主和他的恶犬们抽筋扒皮,放血吃肉,彻底挫骨扬灰!

    ……

    至于青龙等与缥缈城主并不怎么一条心,暗有反意的人,虽然看到了缥缈城汹汹暗涌,却俱都选择沉默,他们虽然畏惧城主淫威,但更有自己的小心思,所思所想,无不以自己的利益至上,打着浑水摸鱼的心思。

    他们并不知道的是,这一切也落在了神刺眼中,只是眯眯眼作为病原体,巴不得这个世界越乱越好,居然也诡异地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门心思看着热闹。

    对这一切,缥缈城主大概是最被蒙在鼓里的人了。

    听从神刺的建议,他从全城掳掠孩童,熬炼血池,正加紧闭关练功之中,根本不闻窗外事,一应事务都托付给了神刺、青龙等人,在众人各怀鬼胎的情况下,早已内外不通,一无所知。

    不过,缥缈城主对自己极度自信就是了,他自诩神功无敌,当初能够以一人之力攻下缥缈城,成为城主,就有着独自能压制所有不服的刚愎。

    ……

    而城内风暴的孕生,实际上都脱离不开朱雀的奔走。

    正所谓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朱雀看中了姬发,并且和对方来过一发,早已芳心期许,缥缈城主却忽然和西岐翻脸,直接断送了她的期待,心内对缥缈城主的怨恨可是不小的,更加让她愤怒的是,缥缈城主居然将她许配给了神刺,并且是非常强硬的独断专行,没有询问过她的意见。

    神刺是什么人呢?一个完全不符合朱雀审美,阴险狠辣,而且还经常和亡灵打交道的家伙,想要朱雀看上他?怎么可能?

    所以,朱雀一直是姬发最坚定的支持者,也是缥缈城最大的内鬼,不仅为姬发、川神秀以及卢直提供了藏身之处和各种物资,当卢直和川神秀商量出串联各方反对势力,以期险中求胜的建议后,她更是卖力地到处串联。

    大牢里的西岐军将是她让人解除了限制,并且传递了姬发这位西伯侯公子的讯息,以至那些军人在沉默中再度阻止起来;新兵中的怒火她让朱雀军团的心腹混入教官队伍,在暗中挑拨起来,并且汇聚了一批坚定勇敢不怕死的人在手,在关键时刻能够成势;青龙等对缥缈城主心有芥蒂,她心知肚明,有针对性地通过贿赂、谣言、威胁等手段,将这些人的身边人买通、控制,在平时增加一些心理暗示什么的,加大青龙等人对缥缈城主的离心力……

    甚至于,朱雀还伪造了一些关防印信,供姬发等人自由发挥。

    所以说,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对于朱雀的所作所为,连卢直都是叹为观止的,不过很有效就是了。

    在暗中的一切迅速推进时,时间慢慢来到了朱雀和神刺大婚的日子。

    这是一场注定充满血色的婚礼,也是一场满是杀戮和死亡的盛宴,但在表面上却是缥缈城普天同庆的盛大架势。

    婚礼的举办地在雪宫,也是缥缈城主的宫殿,但朱雀被神刺迎亲之前,却是在朱雀宫待嫁。

    朱雀宫之前毁于姬发到来后的连场大战,但随着朱雀被缥缈城主确定许配给神刺,这里又复建起来,劳工们在皮鞭和可怕的惩罚下日以继夜,以飞快的速度将其昔日辉煌重现,甚至更加华美,至于累累白骨埋于宫底这样的事情,对缥缈城主来说完全是不需要过问的情况。

    此时此刻,身穿嫁衣的朱雀却在新娘闺房焦急等待着,等待着她的情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