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阻击
    一千余人,数量绝对不如字面上那么少,在山林中已经能蜿蜒很长一道轨迹,更是松谷堡民兵数量的十倍以上,所以松谷堡中,人们很紧张。

    但是,对于了解现代火力的卢直来说,只要自己手下的这些领民们正常发挥,一千余人不过是一堆子弹能打发掉的靶子而已。

    前提是这些匪徒不会在巨大伤亡下崩溃,满山遍野逃跑,那样的话,想要全歼他们还是有点难度的。

    看着松谷堡周围林立的防御设施,卢直的思绪有些发飘,直到“当当当”的警钟声被敲响。

    “贼人来了!”

    中央碉楼上传来有些紧张,以至破音的叫喊,早已做好准备的松谷堡民众们立刻躲到村子里比较安全的地方去,民兵们则端着武器进入了阵地。

    卢直这次没有选择在山林中伏击,因为民兵人太少,山林太茂密,而敌人太多,又太擅长山地作战,如果被对方反包围起来,太吃亏。

    选择在松谷堡固守就好办多了,松谷堡周围是一片平坦,有利于枪支集火,发挥威力,又有防御工事可以依靠,舒舒服服坐等敌人上门又是以逸待劳,何乐而不为?

    野风流民团的匪徒们也不负他望,虽说已经在远松经历了三次失败,可一千余人的数量给了他们过多的自信,自以为人多势众,还是膨胀起来,虽然军心士气颇为可观,却也有着遭遇失败会败得更惨的可能性。

    警报声后顷刻,一阵阵喧哗声在松谷堡村落外不远的密林中传来,大群彪悍的贼兵涌了出来,他们穿着乱七八糟的各色衣物,也没有成队列地行进,在山林土石之间或跳跃,或奔跑,很是亢奋,大约是觉得马上就能奸淫掳掠,因而兴奋吧。

    不仅队列看上去混乱,一个个也是蓬头垢面,肮脏无比,口中还打着唿哨,用阵阵怪声增加威吓感,试图让村中防御的民兵们心生不安。

    毕竟,在他们这些贼人眼中,惯常接触到的普通民众们都是懦弱的,哪怕有少数几个有点勇气,却也禁不住吓,尤其他们人多势众,这声势浩大的模样,吓都吓死对方了。

    而这些先头贼兵只是炮灰,真正的精锐随着这些炮灰的涌出,也慢慢出现在了碉楼上卢直的视野中。

    那是一队近五十人的骑兵,虽然衣着也不整齐,没有统一的制式服饰,表明着他们并非正规建制的军队,而是贼匪,但他们都有披挂装甲,只是从灵觉感应中探察得知,这些披甲之兵的装备并非加持超凡力量的特殊甲胄,可以松一口气。

    除了为首之人。

    为首之人高踞马上,满脸胡腮,最显眼的是,他的脸上有一道巨大的伤疤,身上散发着颇为强烈的力量因子波动,很显然,这是一个高手。

    而且他的装备也比其他人高出许多,至少他穿着的甲胄带有一定的力量因子波动,应该是被玄法加持过的特殊铠甲。

    按照牛大魔得到的消息,这应该就是这支匪军的头领,野风流民团颇为善战的三当家,绰号“血狼”的巨匪了。

    据说,这位血狼曾经混迹于贝加尔草原,也就是耀朝所称北荒之地,是一名血债累累的马贼,甚至有过率领人马屠灭十数个草原小部落的经历,一度凶名响亮,能止小儿夜啼。

    后来,他的恶名名声大了,就入了草原某些强大部族统治者的眼,即便是草原那些蛮族,又怎么能容忍这么一个残忍嗜血的家伙在自己的腹地胡搞乱搞呢?所以,他和他的马贼众被围剿了。

    然而,他最终能在近万草原骑兵的围剿下逃出来,并投到野风流民团中去,也是有些能耐的,不能让卢直不高看两眼。

    可也就这样了,根据观察,这家伙大概在人之境三品左右,凡俗间称得上高手,碰到地之境的卢直么……呵呵,预先送他一首凉凉吧。

    心情松懈下来的卢直也就淡定了,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到整训了一段时间的民兵们身上去,这些不久前还是忙于温饱生计的领民们,不知道能不能为保护自己家园,激发出足够勇气,与多达十倍以上的敌军抗衡。

    这时候,贼兵炮灰们已经抵近松谷堡最外围防线不足百米,叫声愈发响亮,神情愈发狰狞,民兵们真正的考验到来了。

    “准备!”

    常隆经过卢直提拔,已经升任这些民兵的总队长,负责指挥他们作战,这会儿也很是激动,对见识过现代枪械威力的他来说,盗匪人多算什么?他有把握将他们干掉,甚至眼看着敌兵进入预定的火力封锁范围,都没有下达射击命令,想将敌人放近了打,制造更大杀伤。

    这些全都是功勋啊,因为得罪人,被贬到这里这么多年了,终于得到了翻身机会,怎么能不好好表现一下呢?

    他要让贼兵献出更多鲜血,血祭他灰暗的过往,染红他未来的前程!

    “射击!”

    五十米,双方距离五十米,在贼兵们准备用劣质弓箭向民兵阵地攻击的时候,常隆的射击命令终于下达,也亏得他在远松居民中颇有声望,能压得住场面,否则的话,那些民兵怕是早就手抖开枪,而等不到贼兵近前了,但也因为这份信任,他们收获了巨大的惊喜。

    骤然轰鸣的枪械声中,贼兵前排成片跌倒,人仰马翻之下,顿时阻碍了后续队伍的前进,还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更重要的是,跑在前面的贼兵大多是比较悍勇的那一类,是贼兵中的骨干,一下子被撂倒这么多,严重打击了贼兵们的士气,有的人还在冲,可有的人已经停下脚步,不知所措。

    然而这还没完,卢直分发下去的可不是老古董单发枪,而是半自动化的步枪,民兵们见战果辉煌,已经稳定下来,平时训练中得到的经验开始发挥出来,越打越熟练,无论是点射、连射还是换弹,都比一开始稳健得多,这也导致火力密度不减反增,贼兵伤亡率瞬间爆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