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迷之自信
    野风流民团的贼兵乱成一团,他们只有一个念头,松谷堡是个陷阱,对方有许多玄法术士。

    没错,大多数贼兵,包括血狼在内,都是这种想法,他们不了解现代枪械,也不了解什么叫火力网,他们只知道,这种远距离、大范围杀伤效果的技巧,只有精通玄法的术士们最精通!

    而玄法术士何等尊贵?那是到哪儿都是大爷的贵人,这小小的松谷堡怎么可能有这个面子,让那么多玄法术士光临?

    理所当然的,他们会认为这是一个陷阱,一个专门针对野风流民团的陷阱,说不准连那些诸侯都有掺一脚!

    血狼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连忙喝令后续贼兵停止冲锋。

    其实用不着他命令,本来已经准备冲锋的贼兵们,现在腿都软了,要不是他们那些倒霉的同伴先冲了上去,触霉头的就是他们了,看着那些被迅猛的子弹撕碎,又或者凄惨哀嚎的贼兵们,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从心底涌了上来。

    贼兵一退,松谷堡中民兵们顿时欢呼,他们只有不到百人啊,居然击杀了那么多贼兵,杀得敌人流血漂橹,损失惨重,那种成就感,瞬间让他们情绪爆燃起来,如果不是常隆压得住,有些冲动的家伙甚至有可能这就冲上去了。

    常隆当然不会让这些愣头青这么干,虽然刚刚的突然射击打了匪徒们一个措手不及,造成的杀伤粗粗估算,至少近百,可贼兵太多,还有千把之多,这点杀伤对于其主体并未有损毁,贸然冲上去,放弃阵地的掩护,很可能会由胜转败。

    他的谨慎是对的,就在他安抚民兵,让他们固守阵地的时候,败退回去的贼兵先头部队已经被血狼率领更多贼兵安抚住,一些弓箭手已经被头目们集合起来,警惕着松谷堡方向,如果民兵们跳出阵地冲上去,怕是正好撞到敌人组织起来的弓箭手覆盖区域中去,那损失就大了。

    卢直见此也是暗暗点头,这常隆虽然文不能安邦,武不能定国,不是那种无双国士,可他无论文武,都略懂一些,在现在这种小地方,治理和领军才能已经足以充当大任,如果给他机会,多加磨练,以后也会是一名干才。

    两方的初次交手,至此就暂时告一段落,真是来得快,退得更快,血狼转瞬间就拉着队伍退到了山林里,不给卢直等人继续观察的机会。

    卢直到也不在意,贼兵士气正旺的时候碰了个头破血流,锐气已泻,在重组信心之前,是不可能再有余力进攻了,因此让黎娘转告常隆注意警戒,自己却回了室内,继续修炼起来。

    匪团那边也的确如他所想,刚刚到来,准备大肆劫掠一把,却没想到撞到铁板的贼兵们士气自是低落的,尤其他们付出惨烈代价,有些伤而不死的贼兵还躺在阵地前痛苦哀嚎着,更是让他们胆寒,在这种情况下,即便血狼用刀子逼迫,恐怕他们都没什么勇气冲上去了,逼急了,说不定还会转身逃跑。

    血狼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很干脆地打了个虎头蛇尾,乖乖在山林中寻找宿地,暂且休战。

    只是血狼却不认为自己就真的败了。

    他回忆之前观察得到的情报,能够确定松谷堡中能战之人比贼匪们少很多,盗匪们人多势众,兵力优势明显。

    “玄法术士”们厉害归厉害,法力却是有限的,他也不认为那些娇贵的法系职业者能够长时间作战,说不定这会儿那些家伙们已经气喘吁吁,进行调息,这次失利,只是因为没想到有他们插手而已,既然知道有玄法术士存在,下次有针对性地排兵布阵,自然能大大减少伤亡,推进战线。

    此外,玄苍世界的战争中,虽然士兵们有着很重要的作用,可实力强大的高手作用也不小,血狼自认为实力超群,连草原骑兵围剿他都闯过来了,一个小小的偏远山区村落,还能翻天不成?这次他带来的流民团高手精锐又不少,还没出动呢,自是不觉得自己就这么败了!

    更让他有自信的是他身上的铠甲,这可是他从某个草原小部落中抢到的好东西,是那个小部落供奉了几百年的“神物”,外表破败,内里却蕴含着某种特殊秘技,只要自己激活秘技,小小的松谷堡,必定手到擒来啊!

    带着这样的念想,血狼终究是没有率军退走,准备耐心一些,寻找战机。

    双方暂时平静了下来,只留下短促交战战场上还没死透的贼军微弱呻吟,为这片诡异的宁静添加了三分残酷。

    天色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黑沉下来,有松谷堡民兵点燃火盆,照亮村外二三十米范围,用以防备盗匪们趁夜偷袭。

    不过他们想多了,缩回山林的野风流民团盗匪们并不能这么快恢复士气,所以这一夜格外宁静,双方都在神经紧绷中浅浅地休息了一夜,直到第二天太阳升起也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然后一夜过来,终于恢复,并重新做好部署的盗匪们再度钻出了山林,只是这一次他们有秩序多了,没有了鬼哭狼嚎一般的叫嚣,也没了狂妄嚣张的莽撞冲锋,更是人手一面明显刚刚切割出来的巨大厚木板,充当防御子弹的盾牌。

    松谷堡的民兵们早就经过数场战斗洗礼,昨天又面对优势敌军取得胜利,得到了较为彻底的升华,这个时候,一个个也是精气神十足,战意盎然,各自进入战位,愈发沉稳。

    双方都坚信,自己才会是最终的胜利者,战况一触即发。

    “出击!”

    血狼面目凶狠地喊出命令,贼兵们立刻举着简陋大盾,步步为营,缓缓推进,不过他们吸取了教训,相互间隔得很开,以避免被“玄法术士”们集中攻击,形成重大伤亡,到是有些类似散兵线。

    看着再度士气如虹,稳步推进的手下们,血狼露出满意笑容,又看向了松谷堡,一副“老子兵多将广,装备精良,怎么输”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