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完逑
    松谷堡的枪声如期而至,厚实的木板盾牌被打得木屑横飞,穿透而过的子弹撕裂人体血肉,换来一声声惨叫。

    盗匪们的进攻比昨天要有效一点,毕竟散开的扇面比较大,间距也大,民兵们射击的效果打了折扣,让他们能够往前推进不少,只是到此为止,靠近到三十米的距离,几乎就是一条死亡线,充足火力集火的枪击足够将他们撕成碎片,结果就是这条线上慢慢铺上了一层尸体。

    但盗匪们今天到是硬气,或许是因为身后一直有人在用屠刀“鼓舞”着他们的缘故,又或者是因为血狼让手下拼命叫喊,告诉他们“玄法术士”们续航能力有限,攻击打完就没有了,然后又有人激励他们,攻下松谷堡任由他们肆意妄为不封刀。

    无论是什么原因,盗匪们勇气可嘉,前扑后继。

    可惜的是并没有什么卵用,科技武器与修炼人士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只要器械的疲劳阈值不临界,就能一直运转下去,只要供应充足,就不虞效率降低,所以,三十米,这道死亡之线成了野风流民团贼兵们的噩梦,明明只要再跑两步就能进入民兵们的阵地,可就是越过不去!

    血狼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终于,他忍不住了,策动坐骑,带着匪徒中最精锐的马队开始了小跑,准备凭借速度冲击民兵阵地!

    碉楼上一直观战的卢直也坐直了身体,目光紧紧盯着血狼一行的运动轨迹,他终于有了些紧张:“成败在此一举了呢。”

    旁边的黎娘对军事不大懂,只是出于对卢直的信任,一直在淡定地摆弄着手上的茶具,为他冲泡茶水,闻言露出好奇的面容看向他:“大人,这场仗要结束了吗?”

    卢直微微点头:“要结束了,只看结束得是不是好看。”

    随着他的话音落地,血狼带着贼兵马队开始冲锋了,这位贼兵头目凭借着多年劫掠的经验,有充分理由相信,以战马冲刺的速度,短短几秒内就能跨越原本不可逾越的三十米死亡线,到马刀及脸的时候,松谷堡民兵们的抵抗将土崩瓦解。

    松谷堡这边的民兵也的确是慌乱了一下,骑兵在这个时代的战场上一直起着类似坦克的作用,一般情况下,有骑兵的一方有着极高的机动性,根本不是固守的步兵们能够抵御。

    但常隆是个狠人,他狂吼着:“固守阵地,不许逃跑,谁跑就全家处斩,一个不留!”

    虽然很残忍,但他的威胁很有效,对这个时代的官僚贵族来说,说杀人全家就绝对会杀全家,一点折扣都不打,而百姓们对于这种**裸的暴力威慑早已麻木顺从,不敢反抗,所以民兵们居然真的止住了溃乱的脚步,战战兢兢在战位中打着哆嗦。

    卢直将一切看得分明,叹息一声,他并不欣赏常隆这种“正常”的威胁,因为他深刻明白,威胁这种手段,只是像在压弹簧,一时用可以,一直用迟早会反弹,而且反弹的力量会很可怕,真正有用的还是让人们发自内心地去做事,但是,那种难度更高,对大多数人来说,至少在经济基础和民众素质水平普遍发达到一定程度之前,是很难实现的。

    在现有条件下,哪怕不舒服,却也只能认可常隆这种“正常”手法的正确性。

    “为常隆记一功吧,在官职等方面,我现在没办法给他提拔到更高,可在财富用度上,可以多赏赐一些。”卢直对黎娘说道。

    黎娘点点头,表示明白,对于卢直的奖罚分明,她一向是很了解,并且坚决执行的。

    而在战场上,随着常隆稳定民兵队伍,火力网再度恢复,被血狼驱策着前排挡子弹的匪徒们倒下得速度更快了,但匪徒们的马队也终于在诸多炮灰的掩护下越众而出,展开了冲锋。

    双方相距不到五十米,对已经跑起来的骑兵来说,简直是瞬息而过。

    然而血狼的狞笑还留在脸上,猖狂的叫声还在回响,一阵阵轰鸣爆炸声已经填满他的耳朵,前排骑兵在距离民兵阵地差不多二十米的距离成排倒下,有些更被爆炸炸成碎片。

    “干得好!”常隆兴奋的叫喊声有些破音,可见他此时的狂喜,而在他身侧,十几名特意挑选出来,膂力强健的民兵正奋力投掷着手雷。

    卢直既然能得到扶桑自卫队的枪支弹药,自然不会漏掉手雷这等好用的武器,这些现代手雷重量轻,威力大,使用简便,简直是居家旅行,杀人放火,阵地作战的好伙伴,怎么能忘记呢?

    只不过之前对付匪徒们并不需要用到它们,因此一直没有登场,现在血狼率领马队冲了过来,恰好让这些小铁瓜开开荤!

    爆炸淹没了阵地前方一大片地方,也惊呆了想要跟着马队冲进松谷堡的贼兵,那些直接承受爆炸冲击力的骑兵就更慌乱了。

    由于投掷手雷的民兵要求比较高,人数也比较少,所以爆炸看起来壮观,其实还是很有限的,尤其匪徒的马队队形比步兵散得多,杀伤数量也就比较有限,五十多骑不过倒下了不到十人。

    可这种伤亡程度,已经足够让匪徒们肝胆欲裂,更是惊得并非战马的马匹慌乱无比,整个队形一下子就乱了,进攻自然也停了下来。

    民兵们的反击可没有停,尤其是各战位的火力一直保持着输出,这一下贼兵们就惨了,反到比手雷轰炸倒下得还多。

    更加让贼兵们恐慌的是,他们还失去了指挥!

    作为这支野风流民团出征部队的最高指挥,血狼这次是亲自上阵的,然而刚刚的爆炸直接让他的马惊到了,甚至他自己也吓得一个没抓紧,从马上跌了下来。

    这事儿本来不大,问题是战马失去主人控制,又被爆炸惊吓,顿时跳蹄狂撕起来,马蹄落下之时,刚好踹到倒地的血狼身上,骨折肉裂不算,最关键的是,这一蹄子不知是不是天道好还,要血狼为自己做的孽埋单,竟然直接将他的下半身给踹烂了。

    这一下,血狼哪里还撑得住?虽然没死,却直接昏了过去。

    失去指挥,又被打击得惨烈的贼兵再也撑不住,发了声喊,乱成一团,有人想逃,有人想拼命,有人偷偷摸摸往两旁溜,有人吓得往人群挤,极为混乱。

    常隆一见,哪里还不知道机会来了?大喜之下,招呼民兵就要冲锋,没想到的是,贼兵背后却有一队人马比他们还要快上一步,喊杀声震天地冲到了贼兵大队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