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官僚法宝
    午后,织锦城北门方向的官道上,走来一支不算太长的队伍,让人惊异的是,这支队伍中半数人骑着马,再仔细一看,人们恍然大悟,原来是近卫骑军的制服,加上卢直的领主旗号,见多识广的织锦城民众立刻明白了,这是领主回城述职之类的事情,再结合织锦城近期压抑的气氛,许多人缩缩脑袋,转身就走。

    对自己这种“净街虎”一般的效果,卢直是无语的,可也知道这是时代特色,就没放到心里去。

    虽说一路上风尘仆仆,搞得众人灰头土脸,可卢直和勾六等人精神头却不错,特别是那些跟着卢直走出远松,来到织锦城的民兵们,看着织锦城巍峨的城墙,脸上涌起好奇、震撼等各种表情,愈发兴奋起来,就像是第一次进入城市的乡民。

    哦,不对,他们本来就是第一次进入城市的乡民,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费中林和程娇娇就是见过世面的,但织锦城的美丽景观还是让他们有些迷醉。

    整个队伍的气氛都有些松快起来,直到一个文官服饰的人带着一队士兵堵到路上。

    “来者何人?不知道不可擅闯城门吗?还不下马接受检查?”

    卢直皱了皱眉头,低声问勾六:“这家伙是谁?这么拽?”

    勾六也是眉头皱皱:“是城门官,还是州牧大人提拔的呢,没想到……他应该是赤炎公子那派的人。”

    耀朝有着所有封建社会的特征,包括城门税,一般来说,只要是城门,都会设立关卡,对来往客商行旅抽取关税,而且这种税在政府财政中分量还不轻,所以,城门关卡一般都有城门官专门负责税务,而且很得到封建领主们的重视。

    像是织锦城,各个城门的城门官都是由枢赤莲这个州牧亲自批复才能上任,往往是信得过的手下,没想到,这就有一个隐藏的枢赤炎派“卧底”了。

    卢直了然,对方如果是枢赤莲的人,绝不会这么找自己麻烦,看到近卫骑军就应该知道是自己人了,但如果是枢赤炎的人,那找麻烦几乎是一定的,可问题在于,自己虽然是远松那个土旮旯地方的领主,却也是领主吧?这么个城门官大呼小叫下自己面子,真的好么?

    勾六已经站出来喝骂道:“宋迪,你是脑子被猪油蒙了还是怎么着?没看到这位是领主大人吗?还需要给你交城门税?”

    封建社会特权是**裸的,平民百姓过桥过路过城门都要收税,但贵族们是完全不需要的,这是在彰显特权,哪怕卢直这么个小领主也有这个权力。

    当然,他这个小领主说到底,和个村长差不多,如果不是开了挂,还真的不如这城门官金贵就是了,这名叫宋迪的城门官如果在平时这么嚣张对待他,到也是有可能的事情,只是现在这局势下就不正常,太显眼了。

    宋迪似乎也是准备杠到底了,板着脸说道:“前些天,州牧大人已经颁布新的法令,要求推行官绅一体纳粮,城外各位豪门贵人的田地都已经有税吏下去丈量,准备收缴税金了,这城门税也是税,当然也要推广普及到领主大人们身上才对。”

    勾六暴跳如雷:“州牧大人的变法要求是缓缓推进,稳妥为主,目前主要在织锦城外的州牧直辖农庄等地试行吧?什么时候就这么毫无论证,便直接推行全城,连城门税这种税种也纳入变法之中了?宋迪你这是在巧立名目,败坏州牧大人清誉!”

    宋迪却是一副忠肝义胆模样,朝州牧府方向拱拱手,义正词严道:“这位近卫骑军大人,您可说错了,为主上分忧,乃是我等下属的应尽义务,既然州牧大人连自己的田庄都丈量收税了,如果我们这些下属还没个动静,怎么能称得上忠诚?而其他人如果不能紧跟州牧大人的步伐,积极主动有所作为,岂不是对州牧大人的不敬?所以,这位既然是领主大人,就更要以身作则,敢为人先才对!总不会这么点城门税都交不起吧?”

    说着,他还露出一副鄙夷的目光看向卢直。

    勾六闻言,虽然知道其话语不妥,却又没办法反驳,一旦反驳,岂不是在说向州牧大人靠拢的行为是错的?被人抓住话头,那可就讨厌了。

    卢直却是神情更加微妙,因为呢,这宋迪的招数在从前他实在是见得多了,典型的官僚集团歪嘴和尚。

    这套套路基本上是这样的:你要搞土改,我就杀富农;你要反右,我就扩大化;你搞水楼,我就搞浮夸;你要自力更生,我就造不如买;你要整走资派,我就整基层;你要文斗,我就武斗;你要除旧思想,我就砸文物;你要批私斗修,我就整知识分子;你不让我官好过,我就挑拨民众斗民众。

    总之表面上你的要求全都执行,甚至超纲执行,超执行力执行,但全部执行歪,效果跟你预期的完全相反,让你口碑大坏自行终止。

    这就是所谓的扛着红旗反红旗。

    而在封建社会,这种手段破坏力就更强大了,典型的就是北宋王安石变法,明明王安石的法令是为了挽救北宋已经快要爆炸的社会矛盾,却被各种利用,成为权势人物们盘剥底层的工具。

    这种为了反对而反对的政治斗争,会将一切秩序打乱,变成浑水一片,然后掌握着权力和资源的权贵豪富们失去制约,就能在其中大动起手,“化危为机”。

    因为说到底,官僚集团和权贵们本就是一体的,指望着统治阶级的狗咬狗能让被统治阶级得利,那简直是最天真的想法。

    这也看得出,现在织锦城里的斗争已经激烈到什么程度,难怪枢赤莲连卢直这么个“蚊子腿”都迫不及待拉过来了,实在是已经到了图穷匕见,刺刀见红的时候,一个不慎,那就是开片的结局!

    卢直当时就有了一种一脚踏进漩涡的切实感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