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不惧言
    宋迪与勾六的争吵还在继续,这种争吵的关键并不在谁有道理,而在于谁愿意妥协,因为道理这种事情,在政争的时候是顾不上的。

    更何况现在枢赤莲和枢赤炎两派几乎快要撕破脸,却还没真正撕破脸,双方都在等,等对方撕破脸后获得一个“被动应战”的借口,因为主动撕破脸的那方,注定会是挑起战火的“元凶”,会被另一方拿到外面宣传其“不顾黎庶安危,擅动刀兵”之类的“不义之举”。

    一旦这种“不义之举”的名头扩散出去,在民众中被放大了,对事实并不了解到底怎么一回事的民众,因为混乱、战争等原因受到伤害,必然会痛恨发动的那一方,而不问为什么会发动。

    毕竟,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可大多数情况下,是被蒙蔽着的,都是从众的盲流而已,会被舆论引导,不自觉走向错误道路还不自知。

    只不过,受制于这些因素的话,勾六这边显然会吃亏一些,因为主张官绅一体纳粮,也就是官绅贵族们也要交税的是枢赤莲,城门税虽然还没改,可枢赤炎派系拿这个作伐,他们还真有点嘴短。

    卢直看得明白,宋迪就是看准了自己这方受制于枢赤莲是政策提倡者这一点,故意在街面上落面子,不交税吧,就可以说枢赤莲的变法改革是定向收税,交税吧,却又明显在交出政策解释权,被对手牵着鼻子走了。

    还真是简单的手法,却让己方陷入两难境地。

    “有点意思,”卢直笑了:“这枢赤炎方面,有能人啊。”

    他可不认为这是宋迪这个城门小税官自己想出来的招数,没人在后面支招,这种小人物巴不得离雷池远点儿呢!

    所以卢直的注意力很快从勾六和宋迪身上转移开去,往四周查探。

    果然,很快就找到了不大对劲的身影。

    卢直身形一展,直接越过了宋迪的头顶,往那些鬼鬼祟祟旁观乐呵的身影飞了过去。

    他现在达到了地之境级别的实力水平,能运用的能量足以支撑飞行所需,他又有着传承结晶,其中自备许多魔法,包括飞行类魔法,不像很多玄苍世界的修者,即便实力达到地之境,也要操心如何获得昂贵的飞行类秘籍功法。

    再说了,这时候展现出地之境的实力水平,也有利于威慑枢赤炎派的人,告诉他们,对自己这个地之境强者得放得尊重点。

    毕竟,这是拳头比道理更大的玄苍世界,是一个修炼为根基的世界,而织州,乃至宁国,这一片儿在明面上是没有地之境高手的,最强的诸如权婧、枢赤莲、川神秀等人,也不过是人之境巅峰层次,他的出现,简直就类似于蓝星某国率先掌握核武器,对其他人的震怖效果能翻好几倍!

    果然,当他潇洒地从空中落地,一派淡然模样的时候,面前被抓了个正着的偷窥者是震惊的。

    “原来是枢赤炎公子,怎么尊贵如你,会偷偷摸摸在这里看着城门口发生的闹剧呢?这真的很有意思吗?”

    这鬼鬼祟祟的竟然是枢赤炎及其一些跟班,卢直因为和对方照过两次面,立刻记忆起来。

    这会儿,枢赤炎的跟班们浑身紧绷,如临大敌地看着卢直,一副满脸恐惧的表情,却还得坚持自己的职责,枢赤炎本人也是吓得不轻的模样,看着卢直半天都没回话。

    “怎么?公子不屑于与我交谈吗?”卢直心中泛起恶趣味,故意沉下脸,一副恐吓的表情看着被权贵们当作傀儡而不自知的无知少年,顺便借着身高优势,一副俯视的表情看着他。

    让他意外的是,枢赤炎虽然吓得够呛,面色难看,却并没有就此哭着喊妈妈逃走,腿软之余,还强撑着织州公子的体面,拱手做礼,冷笑回应:“我只是偶然看到贵部嚣张入城的场面,驻足观看而已,到是你既然知道我是谁,还对我这么不客气,是想以下犯上吗?看你旗帜,不过是个不知名的小小领主,居然敢对本公子这般咆哮?我可是织州枢家长男!未来的州牧!你的主君!”

    卢直看着腿抖的枢赤炎,暗暗好笑,实力强大的高手对权贵们来说,也是很有压力的嘛:“这个啊,我虽然只是个‘不知名的小领主’,在官场位阶上来说不比公子,可是呢……”

    卢直比划了一下拳头:“我拳头硬嘛,现在得到的都是我凭本事打下来的,所以行事上不需要遮遮掩掩,能够大大方方让人们看到,从而了解我的功绩,我的实力,给我尊重,到是公子你呢,被姐姐的羽翼庇护而不自知,还不时被人利用,实在是个愚蠢的小鬼,我还真是相当瞧不起呢!”

    没想到卢直居然说出这样的话,就连勾六都一脸见鬼的表情,更别说宋迪啊之类龙套了,看向这位口无遮拦的年轻领主目瞪狗呆。

    在这个时代,这样的社会制度,这样的文明环境下,卢直的发言的确很有些大逆不道了。

    可是呢,这番发言又似乎那么理所当然,加上百年割据,天下大乱,人心长草,人们很多观念早就在现实下发生变化,虽然还没人喊得出枪杆子里出政权,类似“天子,兵强马壮者为之”的“狂言”,却还是有人提起过的。

    “你这反贼,你这反贼……”枢赤炎抖得那叫一个厉害,在他这位织州未来之主面前说这等言论,的确很有些挑战他的心理底线。

    可卢直才不在乎呢,别说他并不是反贼,就算他有这个念头,也不是枢赤炎一句话能够定性得了的,其他不说,凭他地之境的实力,就足够让织州上下掂量一下,再加上他的功绩,就连枢赤莲也要担心,会不会引起其他人的猜疑,觉得她在找借口杀戮功臣什么的。

    枢赤炎的这种指责,完全没什么卵用。

    再说了,卢直并没有反心,对他来说,反叛对他有什么好处?争霸天下么?他需要么?皇帝宝座怎及修行成神做祖?

    所以,卢直只是对枢赤炎表示一番不满,顺便示威而已,闻言嘲讽地笑道:“反贼?我反什么了?我只是指出一个事实而已,公子你实在是绣花枕头。”

    “什么意思?”枢赤炎有点愣神。

    卢直在他耳边轻声道:“肚子里全是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