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女师
    织州州牧府,枢赤莲头疼地揉着眉心,一旁站着的是织州重臣,有织州第一女将之称的权婧。

    难得的是,一直以来以豪勇著称的权婧,这会儿却是满脸不安,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置的样子,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

    原因就在于,她送来的消息实在有些匪夷所思,让枢赤莲很是头疼。

    “为什么偏偏是在这个时候……婧,你当时也在场,怎么就没拦住呢?”

    枢赤莲叹息着,可又有中奇妙的感觉在心中升起,虽然自家弟弟被打了,却……感觉很爽呢,那个熊孩子,自己早就想揍了,只是一直没能下手,卢直这家伙……深得我心啊!

    当然,这种想法是不能表露出来的。

    权婧嚅嗫着说道:“州牧大人,我当时也是没来得及啊,那个家伙……哦,是卢直领主,他已经地之境了啊……”

    枢赤莲叹息一声:“也是。”

    她也是才知道这个消息,只是下意识还当卢直是那个人之境级别的修者,才顺嘴抱怨了权婧一下,现在醒悟过来,觉得很无语。

    这就是另一个麻烦了,枢赤炎被打,往日里直接处罚揍人的家伙就可以,甚至可以说,得罪了枢赤炎这个层级的贵族,实力过弱的贵族都够得上开刀问斩了。

    可卢直不弱啊!虽然他的领地弱得一塌糊涂,可他本人已经是地之境了啊!

    实际上,枢赤莲都有种怀疑人生的错觉了,怎么自己这个享誉织州的修炼天才,有充足资源保障,还没能突破地之境,卢直反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破了呢?他不过是去远松地区躲了几个月吧?难道那里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机缘?

    好吧,不管什么原因,这件事的确怪不到权婧身上,真正论起来,是惹事的枢赤炎自己的锅,问题在于,卢直揍了枢赤炎,就波及到了枢家的权威,不惩治他把,会让人们觉得枢家可欺,惩治他吧,他本心又是好的,其实是为枢家分忧,这么做会寒了人心。

    这种矛盾,让枢赤莲愈发头疼。

    “小莲儿,怎么皱着眉头呐?”就在这时,一个有些慵懒的女声从外面传了进来。

    枢赤莲脸色一喜,猛地站了起来,欢欣地喊了声:“师傅!您怎么来啦?”

    随即,便乳燕投林一般,钻到门外走来的一个女子怀里。

    这女子满头白发,理应七老八十,外貌却风韵极佳,,仿若女子最好的双十年华,笑起来有种娴静温雅的气息。

    不过考虑到玄苍世界超凡力量盛行,修者寿命悠长的因素,这位女子可能真实年纪能吓着一般的普通人。

    女子宠溺地摸了摸枢赤莲的头发,笑着说道:“我的乖徒儿都有大半年没来看望为师了,为师着实想念得紧,只好亲自来看望看望她咯。”

    枢赤莲在女子面前面皮到也不薄,有说有笑,并无拘谨:“师傅,您说得我怪不好意思的,不过徒儿也着实是有些事情抽不开身嘛,要不,这次您就别走了,由徒儿侍奉您一阵啊?”

    “小坏蛋,主意都打到为师身上来了。”女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一眼就看穿枢赤莲想拉她当靠山的打算,不过,作为师傅,本来就是徒儿的靠山吗!

    虽然没明说,但女子的态度已经说明一切,枢赤莲满脸欣喜,而且这么一来,本来让她头疼的一些问题再也不是问题了。

    一旁的权婧看到来人,也是松了口气,知道枢赤莲这次稳了,上前恭敬地施了一礼,问候来人:“权婧拜见慧慈真人!”

    真人是实力弱小的修者对实力高强的修者的尊称,无论是力技一路,还是玄法一派,都可以适用,而且实力强大的修者在凡间王朝,即便是帝王也会以礼相待,再加上她是枢赤莲这位主君的师傅,权婧这位织州女将向其施礼,并无不妥。

    再者说了,这位慧慈真人对权婧来说也是一位堪称半师的存在,她曾经指点过权婧修炼,虽然没有师徒名分,权婧依旧不能罔顾这份情义,这也是她和枢赤莲虽然因为政治的因素,分处两个不同派别,却还是对枢赤莲极为尊敬和服从的另一个原因。

    “小婧啊,你还是这么多礼呢,随意一些,随意一些。”慧慈真人到是没什么架子,摆摆手就过去了,如她自己所说,很随意地在大厅中找了个座位坐了过去,对两女说道:“来,将麻烦事说给我听听,看看我家小徒儿为什么滞留这么长时间都没回山。”

    枢赤莲和权婧对望一眼,当即向慧慈真人说起目前遇到的复杂局面来,包括织州和宁国的恩怨,北方宣国的压力,织州内部不同派系的倾轧等等,当然也包括卢直这个异军突起的新任领主,以及他刚刚揍了枢赤炎的事情。

    不成想,慧慈真人听完两女陈述,却是大笑起来,她本来就有着及腰长发,虽然雪白,却别有一番风韵,年纪可能不小,却依旧明眸善睐,眉如远山,是个充满姐力的顶级姐系美女,这会儿好不矜持的大笑,可是很少见的,让枢赤莲和权婧都有些惊讶。

    笑完了,慧慈真人才说道:“我喜欢这个揍了枢赤炎的小家伙。”

    枢赤莲和权婧都瞪大了眼睛。

    慧慈真人继续说道:“因为啊,那一幕我是亲眼看到的哦,小莲儿啊,你那个弟弟真的太熊了,而对付熊孩子呢,揍一揍是最好的,让他知道一下,做错事了,不是谁都会惯着他的,那个小家伙干得好啊,可是帮你补足了对弟弟教育上的缺失哦。”

    看到自家师傅眨着眼睛的模样,枢赤莲的心情是崩溃的:“师傅啊,我那弟弟是笨蛋,揍他容易,可他背后涉及到的人太多了啊……”

    “为师明白啊,”慧慈真人微笑道:“为什么修者达到一定境界,就会选择离开凡尘俗世,前往僻静的灵山大泽潜修呢?就是因为凡尘俗世,纷纷扰扰,人心诡谲,纠缠绵密啊,这官家权贵的烂事儿,尤其空耗心神。”

    枢赤莲听到慧慈真人满含感触的话,忽地想起师门中一些小道消息,真人似乎也是出身极贵呢,自然也对这些权谋政事知之甚详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