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让他去做
    玄苍世界的修者,无论人类还是异类,在达到地之境后,大多数就不再在世间行走,说是斩断尘缘也好,避开俗世纷扰也好,总之,他们基本上不会干扰人间社会的自行运转,无论王朝更迭,动乱或盛世,对他们来说都已经没有关系。

    这是因为,到了地之境的修者本身就已经很强大,超越了凡人的极限,跨入了新的进化阶段,与普通人有了极为巨大的差别。

    比如寿命,凡人能活百岁者寥寥无几,能活七十者堪称古来稀有,能活五十者算是大幸,一般盛世年华,平均寿命也不超过五十,在这天下大乱的时节,三四十岁才是普通人正常平均寿命年限。

    跨入地之境的修者呢?少说也能活个两三百年,修为越高深,寿元越长,到了地之境巅峰,八百年到一千年的寿元是正常情况。

    这漫长的时光,坐看原本亲厚的人们生生灭灭,唯有自己独存,又有多少人能淡定以对?即便想出手相助,却又能让几人和自己同求长生?

    再比如各种生活需求,虽然修者能直接汲取周遭力量因子为己用,但这充其量只是“充饥”,还得费劲巴拉地淬炼,驱除汲取的力量因子中不合用的杂质,哪里有使用高纯度、高浓度力量因子聚合的灵物、灵石等物来得爽快高效?

    而灵物、灵石之类灵种,人间虽有,却多为普通常见种类,对人之境修者是宝物的,对地之境修者可能就只是聊胜于无,效果下降很厉害,并且实力越强的,所需灵种品级越高,品级越高的灵种,凡人得到的几率又越低,因为它们大多生长在普通人根本无法涉足的险境秘地,必须修者自己想办法去取。

    比如卢直,川神秀和他交易的灵材、灵石、丹药等物之所以合用,只是因为他初入地之境,再加上从前他几乎没使用过这些东西,所以骤然使用,效果惊人,若他能尝试真正的地之境修者爱用灵种,就会发现差距所在。

    此外,还有许多原因,促使达到地之境的大多数修者远离尘世,譬如凡尘多浑浊,需要寻找灵气更加充沛的特殊之地潜修啊,避免身负太多因果,导致未来修行遭遇心魔业障啊之类,还因为世界法则上对超凡力量者有着许多限制。

    林林总总,导致凡尘俗世,极少见到地之境高人,即便有,也多低调,比如隐心小筑的花狸,即便权婧当初打上门去,也只是接下她的攻击,没有贸然反击,便是因为受到种种限制,让花狸不能全力应对。

    慧慈真人也是如此,此时此刻的她,除了样貌有些异于常人,一点都看不出,她竟是地之境大高手。

    但是,不在凡尘走动,却不代表修者们就不通人情世故,恰恰相反,很多修者的寿命远远超过普通凡人,积累的各种认知、经验,远比凡人丰富,而修行除了带来寿命上的突破,在许多个体素质上也助益不少,至少脑子转得快。

    更别说慧慈真人本就出身权贵豪门之家,也是懂得权谋之术的,自然明白枢赤莲这种位置的辛苦。

    当她听枢赤莲将织州现在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后,就基本上了解现在的形势了,不由感慨:“世人就从来没变过啊!”

    按照正常的思路,在击败宁国后,正是织州洗刷之前战败耻辱,收复失地,甚至一举统一铁门关旧日辖地的大好时机,这会儿搞内讧,简直就是可耻的叛徒。

    然而,每个人的立场不同,利益也不同,就产生了相互间扯皮推诿拉后腿的事儿了,枢赤莲和枢赤炎之所以闹到今天的地步,归根到底,还是因为代表了不同人群各自的利益。

    相较而言,枢赤莲一派更多地看重织州这个整体的利益,要找个形容,可以认为他们是类似“国家利益至上”的想法。

    而枢赤炎派的人们都是权贵豪门,注重的是自己已经拿到手的利益,对他们来说,新的利益可以不去争取,旧的利益却一定要保住,不能动摇,这才是最稳妥的,他们可以被认为是“既得利益者”。

    虽然这些人也知道,他们个人的利益也是建立在织州整体利益上的,但真的动到他们利益的时候,又有谁会愿意放手呢?谁知道,改变了利益分配格局后,他们是不是还能保住现在的地位、权势、财富?

    猜疑、算计、担忧……种种表现,在超脱于这些利益之上的人看来当然是可笑的,只是慧慈真人本身有过类似经历,所以更能理解众人的心理,这才有世人从来没有变过的感慨。

    同样的,也是因为对这些知之甚深,她才会说出对卢直“很欣赏”这样的话来,因为卢直是真的没有抱着利益得失之心去揍人的,他揍人动机纯粹得让慧慈真人感动。

    当然,对于枢赤莲和权婧来说,就是囧囧有神了。

    “师傅啊,您还是快说说该怎么办吧,徒儿我真的头疼。”枢赤莲难得露出柔弱女孩儿的模样,拉着慧慈真人的手撒娇。

    慧慈真人感慨完,拍了拍她的手:“知道了,知道了,不过你也知道的,师傅能当你的靠山,却不能直接动手。”

    枢赤莲点头,即便慧慈真人想动手,她也不敢啊,真要到那地步,织州肯定是血流成河的局面,慧慈真人的作用更多的是如同核弹一样的威慑力,而不是真正动手的武力。

    “所以,我们要找个能动手的人,帮你在一片混沌中打开一条道路出来。”

    接下来,慧慈真人的话却让枢赤莲一愣,她有些犹豫:“师傅,您是什么意思?”

    慧慈真人叹息一声,摸了摸枢赤莲的脑袋,说道:“小莲儿啊,你虽然有决断,有勇气,但你想成为一代英主,终究还是缺了些东西,所以你的弟弟才会被人利用,成为你现在的大麻烦,既然你不忍心动手,那就交给能动手的人好了,而那个人嘛,当然就是那个揍了你弟弟的人啦。”

    枢赤莲大急:“师傅,不行啊!我弟弟是枢家唯一的根苗,他出事的话……”

    “放心,他出不了事,那个揍了你弟弟的人是个有分寸,有想法的,也不会让他出事,不信的话,你先将他叫来询问一番,不就行了?”慧慈真人却自信满满地说道,让枢赤莲将信将疑。

    但她还是对权婧说道:“既然这样,婧,让卢直来见我吧,反正他揍了炎的事儿也需要来解释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