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俺寻思
    卢直不是第一次来州牧府,但被请进内堂还是第一次,一路行来,除了装饰更有品味,历史感很重之外,让人眼前一亮的大概就是一些生活类玄法和器皿的使用。

    比如不需要电路连接,就能够和电灯一样发亮的水晶灯,比空调更稳定的恒温法阵,法术遥感控制的自动清洁扫把……

    到了这里,才有一种自己并非生活在中古时代,而是一个超凡力量应用普及的文明的实感,或者说玄幻感。

    不过,问过带路侍从后,才知道这些东西看上去作用和科技产物差不多,实际上很多方面差别都很大,比如随便一盏壁灯,价格就不是区区灯泡能比拟的,灯泡有压倒性的价格优势,但其单个使用年限也不是灯泡能比拟的,一盏水晶壁灯能亮一百年你能信?

    卢直的确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至于枢赤莲叫他来可能有祸事,已经被他遗忘。

    于是乎,当枢赤莲见到他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四处张望,充满好奇心的年轻人,本来就有些糟糕的心情更加不高兴了。

    遗憾的是,卢直对她的不高兴情绪并没有什么概念,更没有胆战心惊,因为在他的眼中,枢赤莲哪怕戴着面具,也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

    “州牧大人,远松守护卢直大人带到。”

    “嗯,你下去吧。”坐在枢赤莲身边的是长发及腰的慧慈真人,只是她显然没有透露身份的意思,身上的能量波动掩饰得很好,打着折扇,似乎悠闲地扇着风,不疾不徐,很沉稳的样子,打发侍从也是满面温和笑容,任谁看去,都会以为她是个温柔的大姐姐,谁能知道这位的年纪根本不是普通人能比拟的呢?

    简单来说,她在装嫩,还装得很成功,至少卢直没看出来,只以为她是枢赤莲信任的重臣,还因为她白发红颜的奇异魅力多看了两眼。

    嗯,差点春心萌动,实在是这样美丽温柔,又丰满成熟的大姐姐很对男人胃口。

    不过,男人的直觉有时候也是很可怕的,卢直隐约能从这位他很感兴趣的女性身上感应到某种危险的气息,似乎……有种被盯上的危险感?

    将这种“奇怪”的感觉摇摇头甩出去,向枢赤莲行礼,就听到枢赤莲不高兴的声音道:“你真是厉害啊,卢直,居然连我的弟弟都敢打,那可是织州少君,未来的州牧!”

    卢直装傻笑了一下,不过他也没指望这事能瞒住枢赤莲,所以很爽快地承认了:“这个么……实在是因为那个家伙太欠揍了些,唯有拳头能告诉他,他的做法是错误的,从而让他长教训啊。”

    慧慈真人忍不住将手中折扇“啪”地一声合拢:“此言甚善,一百个赞同,就是时机掌握得不好。”

    枢赤莲悄悄给了师傅大人一个白眼,慧慈真人好像很不爽熊孩子这个群体的样子……

    卢直则是一副傻笑的模样:“这位大人真乃知音,那些不懂事的家伙们啊,大多数都是被惯出来的,揍两次就好了,嗯,这么看起来,州牧大人找我来应该是给我奖励的吧?”

    枢赤莲惊讶地眼睛大张,慧慈真人则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敢在州牧面前如此无赖地讨要‘功劳’,这种无畏的勇气,十分可嘉啊。”

    卢直嘿嘿一笑:“非常荣幸,美丽的小姐也有着美丽的心灵,对事情的正直态度着实是我辈楷模……”

    “你们够了啊喂!”对于两人的商业互吹,枢赤莲有种无力感,那个卢直是不是白痴啊?看他的样子,好像很想在师傅面前表现啊?师傅也是的啦,这算不算调戏少男,为老不尊啊?这两个人其实都是活宝吧?说好的解决问题呢?怎么都这么不上心啊?

    好桑心,好泄气!

    慧慈真人咳了一声,不小心将自己的真实性格暴露了,赶紧恢复作为师傅的正经模样:“那个……卢直啊,不管怎么说,枢赤炎公子总是州牧大人的亲弟弟,你揍了他,哪怕情有可原,也是以下犯上,总是一桩祸事,这件事情可不那么容易算了啊,你……”

    还没说完,卢直已经抬头挺胸,一副得意模样,毫不掩饰自己想法的说道:“这件事我本来就没打算就这么轻易了结啊?”

    枢赤莲吃了一惊,旁边一直没说话的权婧已经杏目瞪圆,到是慧慈真人愈发感兴趣起来:“哦?听你的说法,似乎……你早就有所预谋了嘛!”

    卢直大大方方讲出自己的心路历程:“这到不是,一开始的时候,我的确是因为枢赤炎公子没有礼貌,被气着了,才要教训他,后来揍了人,冷静下来了,也有那么一丢丢后悔的啦,可揍都揍了,能怎么办呢?这时候我想到了一些主意,正好州牧大人召见,我就想来和大人商量商量啦。”

    枢赤莲已经看不懂卢直了,这位是有什么样的自信,才能这么将权贵的权威不当回事?

    哦,对了,他已经是地之境高手了,的确有这个资格了……

    “那么,请说一说你的打算吧。”慧慈真人笑了起来,事情好像变得更加有趣了,能让一桩**变成一幕幽默喜剧,这卢直还真是人才。

    卢直咳了一声,清清嗓子:“是这样的,枢赤炎公子仗着身份尊贵,四处刷仇恨,让人看得很不顺眼,早已是人所众知的事情,但实际上呢,根据我所知道的信息,比如牛魔帮祸害百姓这类事情,背后其实都是那些依附枢赤炎公子的人们所推动,他们只是借着公子这张虎皮,来为自己牟利罢了,所以,公子虽然做了很多错事,很招人讨厌,本人其实做的坏事不多,想必这也是州牧大人不希望和公子冲突的缘由。”

    枢赤莲闻言,心中一颤,作为姐姐,她的确是为了叛逆的弟弟操碎了心,可是一切努力都没有用,眼看着弟弟和自己越走越远,她也是蛮痛苦的,尤其以现在的局面来看,被那些织州豪门裹挟着的枢赤炎,未来会不会做出过激之事都说不定。

    那样的话就糟糕了,真到了那一步,她难道还真的杀掉弟弟不成?可如果就此放手,织州必然落入那些豪门权贵掌控之中,弟弟也不过是个傀儡,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因此,她一直处于两难境地。

    现在,卢直也看出了这一点,并说出这些话,难道他有办法解决?

    这么一想,枢赤莲不由有了些期待地看向卢直,等待下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