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奇葩的谋反案例
    就在卢直和枢赤莲等人商议的时候,枢赤炎的宅邸里也是暗流汹涌。

    枢赤莲变法图强,却触动了许多权贵利益的举动,早就使得许多既得利益者满腹怨气,不断积累之下,又逢枢赤炎被卢直给揍了这件事,顿时让所有人都有种“兔死狐悲”的心情。

    连枢赤炎公子都被不留情面地当街猛揍,那轮到他们这些更低等的豪族,是不是连出声都做不到了?

    而枢赤炎更是气得直哼哼,在派系会议上大发脾气,当着许多人的面,砸了许多东西,以表示他的愤怒不可抑制。

    这也让在座的派系诸臣跪了一地。

    常所谓君忧臣辱,君辱臣死,这是封建时代君主对下臣的苛刻要求,虽然下臣们不一定遵守,但他们终究是制度的得利者,也不会跳出来在明面上反对,做做样子的事情,许多人都是会的。

    所以,这些派系诸臣也都是脸上一副为主君枢赤炎生气而悲愤不已的表情,现场很有些悲壮气息,跟拍电影似的。

    当然,这些人中有不少事实上也的确很生气就是了。

    枢赤炎的派系里,那些老臣、重臣城府比较深,资历也厚,说是倚老卖老也好,耍大牌也好,这些人基本上是不会参与枢赤炎私底下召开的派系会议的,所以,平日里和枢赤炎接触较多,也愿意卖面子来参加会议的,其实都是比较年轻的各家二代公子们,比如苏阳等人。

    这也是各家豪门贵族认可的事情,下一代能和未来州牧打好关系,对本家未来发展大大有利。

    而这些公子哥儿们么,平时一个个也都是趾高气扬的主,从来只有他们欺负人,没人敢得罪他们,做了不少天怒人怨的坏事,但这些日子枢赤莲变法后,就不再忍着他们了,着实对他们好好惩治了一番,不少人都因为飞扬跋扈,挨过训,甚至挨过打。

    不服气也好,愤怒也好,想要报复也好,种种想法就这样在他们心里生根发芽,当枢赤炎也被揍了后,立刻就有了一种同仇敌忾的感觉。

    有人终于忍不住,愤愤道:“公子,要不然……我们反了吧!州牧的位置,本来就是您的啊!”

    此话一出,并没有让在座众人心惊胆战,反而不少人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应和起来。

    说到底,这年月由于诸侯割据,城头变幻大王旗频繁,人心早就变了,原本对权威的敬畏,在一次又一次家常便饭一样的叛逆、反乱、谋逆中,早已坠落尘埃,造反……已经不是一个人人畏惧的词汇。

    比如说,贵族们对主政者不满意,就会喊着“清君侧”反他娘的,士兵们不满意饷粮待遇,也会反他娘的,有野心的大贵族对头上的统治者想取而代之,也会反他娘的……

    这就导致,生长于乱世的年轻人,三观塑造过程中更是缺乏和平时期的积极要素,反到是对各种造反事例耳熟能详,提出造反这个主意,简直是再自然不过。

    再者说了,他们虽然是乌合之众,家中却都有不小的势力,联合起来甚至能压过枢赤莲,这从枢赤莲屡屡对各家退让可以看得出,她很忌惮各家权贵的力量,也给了这些年轻人信心。

    就算最后谋反不成,难道枢赤莲敢拿他们这么多人怎么样不成?法不责众啊,除非枢赤莲想掀起整个织州的叛乱狂潮。

    枢赤炎呢,也是个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的,在这些家伙的怂恿下,转了半天圈,思考一番后,最终还是作出了错误的决定,只不过,他自以为是地改了个说法。

    “好,我们就准备来一次谋反……不,应该是匡扶正统!州牧之位本来就是我的,我只是要回自己的东西,让那个笨蛋姐姐知道我的厉害而已!所以,我们是正确的一方!”

    “公子英明!”一群年轻人欢呼雀跃,好像已经成功将枢赤莲掀下台了似的,合着在他们看来,谋反政变不过是一场儿戏,压根没想到过后果会有多么惨烈。

    “不过……权婧呢?”枢赤炎看了看四周,虽然厅堂中人数不少,可总让他有点不放心,因为这些狐朋狗友们的本事他还是知道一些的,在反对姐姐枢赤莲这件事情上,并不值得信赖,他真正赖以臂助的,还是权婧这个有着织州第一女将威名的未婚妻。

    其他人四周一看,咦?那位织州第一女将真的不在,居然谁都没有注意到。

    顿时,枢赤炎又犹豫起来了:“这个……谋反这个事情吧,还是挺重要的,我们需要慎重考虑,权婧不在的话,我们就很缺乏强力支持了,还是等她也来了后,大家再商量一下吧。”

    然而众人之中竟没有一个觉得枢赤炎的话有问题,反而一个个点头认可,附和不已,跟复读机似的。

    “对对对,是要等权婧将军来了再讨论一番。”

    “虽然总是不怎么待见我们,可这一次事关重大,将权婧将军也说服的话,成功可期!”

    “那今天就先这样好了,明天再说,明天再说。”

    “……”

    是的,这就是枢赤炎和他的支持者们的能耐了,结果,已经进入谋反议题的会议因为权婧不在,居然被他们中途结束,再一次花天酒地,玩乐起来,也就难怪枢赤莲对于将州牧之位还给枢赤炎很是犹豫了,就这帮人的做派,上台的话,织州怕是要完。

    接下来的几天,就更加证明这些笨蛋的无可救药了,造反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居然毫无保密意识,今天和青楼粉头吹嘘,明天在家里和喜欢的小妾吹牛,后天聚到一起,又相互恭维,什么未来的大将军啊,大司长啊什么的头衔到处乱叫,仿佛已经谋反成功,瓜分成果了一般。

    结果,卢直掏出来的各种监控设备刚刚装好,一群二代们想推翻枢赤莲的传闻已经甚嚣尘上,而他们的造反头头,枢赤炎公子,当然也为人所知了。

    这让卢直异常无语,就这帮废柴,哪里值得付出那些监控设备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