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帷幕拉开
    了解到时局又有变化,卢直反而喜悦起来:“恭喜州牧大人,这正是解决公子问题的好时机啊。”

    书慧慈人生阅历多,脑子动得快,居然比枢赤莲更早一步想到了什么:“你的意思是……外力的压力正好能让内部矛盾造成的损害降低到最低?”

    卢直一拍手:“没错,这也正好能救枢赤炎公子一命,就算他搞出什么荒唐的事情来,有了这些压力,那些贵族们为了平息事态,也不得不捏着鼻子认可州牧大人这位领导者的决意,公子也就有了保命的余裕,当然,民愤必须平息,所以得朝一些罪大恶极,并且跳得很欢的贵族们,借其人头一用。”

    枢赤莲眼神微动:“这样的话……似乎可行。”

    卢直又道:“当然啦,计划终究只是计划,还是需要我们在施行过程中把握好尺度的,而这其中,州牧大人……您的‘戏份’可是很重要的,要足够吓唬到枢赤炎公子,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用以改变他任性傲慢,又不动脑子的坏毛病,又能够让事件的火焰不至于燃烧到不可遏止的地步。”

    “我懂,”枢赤莲点点头,眼眸中一汪沉思:“我想……我有点数了。”

    书慧慈摇了摇扇子,脸上表情淡然,但眼眸却闪烁着光芒,看起来,她很满意这次下山所目睹的奇妙戏剧,并且很期待接下来即将粉墨登场的众人的表演。

    而这个机会很快就到来了。

    已经决定造反,却弄得沸沸扬扬,几乎整个织锦城都知道了的枢赤炎,和他的狐朋狗友们磨磨蹭蹭了好几天,连赌坊开出的盘口都要过期的时候,事情终于在出乎意料的时间点,出现了出乎意料的变化。

    这一天,在州牧府议事大厅,枢赤莲和枢赤炎两派人马再度为变法之事争吵起来,枢赤莲再度否决枢赤炎的提案后,一身华服,表情不爽到极点的枢赤炎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当场大声嚷嚷起来:“姐姐,今天你一定要给我一个说法!不然就不要怪我发飙咯!”

    在他身边,权婧一脸神思不属,看着枢赤莲,又看了看枢赤炎,很是动摇的样子。

    很多人意识到,今天的会议可能会有些不寻常,现场开始骚动起来。

    那一边,枢赤莲面具下的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旋即眼神又坚毅起来,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你想怎么个发飙法?”

    枢赤炎到是心直口快,不顾身后拉扯他衣袖的苏阳,神采飞扬,自信满满地说道:“当然是将我的州牧之位拿回来啊!姐姐啊,我要造反,推翻你!”

    听到这话,不少老臣面色古怪,就连枢赤莲也很想给这个笨蛋弟弟几个脑瓜崩。

    就算你想造反,也不要这么正大光明在这里提出来啊!还有没有常识了?

    “造反?你确定?”枢赤莲忍住心内的咆哮,沉声反问。

    枢赤炎真的很耿直,作为一个从小到大顺风顺水,从来没受过挫折的家伙,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的话有多么严重的后果,反而为自己得到了大家的瞩目得意洋洋:“没错,造反!”

    枢赤莲深吸一口气,她确定了,以往对这个弟弟过分的爱护,真的是害了他,宠出来的是一个傻白甜啊!

    “权婧!”

    权婧没想到枢赤莲忽然间点到自己的名,愣了一下,赶紧走到前面,行礼道:“在!州牧大人,您有何吩咐?”

    其他人也安静下来,就听枢赤莲说道:“权婧,你是织州无双的猛将,强大的利刃,如果没有你的话,织州等同丧失一支军团,对本来就土地贫瘠,兵微将寡的织州来说,是不可弥补的巨大损失。”

    权婧闻言非常感动,这是自己敬仰的州牧大人给予的褒奖,但是,她完全不清楚,枢赤莲忽然这样夸赞她是什么意思,反到是一些上了年纪的织州官员们若有所思。

    枢赤莲不管他们怎么想的,继续道:“相对于我的弟弟,我更重视你,你对于我,对于织州的意义,远远超过一介纨绔的枢赤炎,所以……”

    “喂喂喂,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个时候不应该是说些我爱听的好话,服个软吗?还要这么贬低我是闹哪样?真的不怕我推翻你吗?”一旁的枢赤炎还以为这是过家家呢,嚷嚷着摆出一副“超凶”的表情来。

    可枢赤莲完全不将他放在眼里:“而且,我想权婧你也是知道的,如果现在织州发生内战的话,不管是哪一方获得胜利,不,可能在获胜一方抉择出来之前,宁**或者其他窥伺织州的势力就已经打进来了,哪样的话,织州就完了,所以,现在我们需要的是团结一致,如果你还认同我这个州牧,那就听从我的命令,拿下枢赤炎吧!”

    这一刻,毅然决然的枢赤莲猛然爆发出强大的气势,充满肃杀和威严的眼神冷冷扫过堂前,每一个看到她的人都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包括枢赤炎。

    这是他从未见过的姐姐,这凶悍恐怖的一面,是枢赤莲从没在他面前展现过的,那种气息,让人战栗,就像是深渊中的绝世凶物苏醒,又像北国寒风降临,让枢赤炎浑身一冷。

    更让他惊恐万状的是,在枢赤莲的吼声中,被他视为支柱的权婧居然露出了犹豫的表情。

    开玩笑啊!自己可是她的未婚夫啊,是她的主君啊,为什么她在听到姐姐的命令后,居然会犹豫,而不是毫不犹豫地拒绝,并站到自己面前来,信誓旦旦地发表一番一定会保护自己的宣言啊!

    这个剧本不对啊!

    枢赤炎这会儿是真的有点懵,这位天真又愚蠢的公子哥儿到现在还不明白,世界并不是围绕他来旋转,一切的顺风顺水,都是因为他的老爹铺路,他的姐姐不计较。

    “权婧!”

    现在的枢赤莲真的是威严满满,见权婧犹豫,一声怒喝,竟是让织州第一女将打了个哆嗦,过往的积威和对州牧大人的敬仰,让这位织州第一女将下意识一个反手擒拿,还在嚷嚷着的枢赤炎就倒霉地被她擒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