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都是戏精
    “权、权婧,你要干什么?你是我的未婚妻,我还是你的主君,你怎么能这么大逆不道地抓住我呢?快松开啊,你要抓的应该是抢走我州牧位置的姐姐啊!”

    枢赤炎被权婧抓在手上,像条被抓离水中的鱼,不断挣扎,他完全没想到,一向宽容乃至纵容自己的姐姐,今天居然会忽然露出獠牙,发出致命的一击,而且下手的还是权婧这个自己的武力依仗!

    整个厅堂内的人们都觉浑身一冷,很多参与过怂恿枢赤炎造反的人也已经暗中满头冷汗,坐得非常不自在。

    “非、非常抱歉!”权婧满脸挣扎表情,手上的力道也是时轻时重,但终究还是老实地执行了枢赤莲的命令:“在下愧对公子,事后一定会谢罪的,但现在……我还是觉得,州牧大人的命令是正确的。”

    “什么叫正确?这叫什么正确?抓住织州正统继承人的我,这是正确的吗?这一点也不正确!”枢赤炎慌慌张张地哀嚎着,又转向枢赤莲:“姐、姐姐大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真的要把我抓起来吗?你你你,你想怎么样啊!”

    可是,他看到的是高高在上坐着的枢赤莲眼神一片死灰色,毫无情绪波动,那里面透出的崩坏气息,吓得他差点尿裤子,他有种直觉,这一次,自己的姐姐是动真格的,而他也终于想起来,造反不成的可能下场。

    “不、不要啊,我不想死啊!姐姐,你饶了我吧!”终于知道怕了的枢赤炎抖个不停,甚至忍不住哭了出来,模样难看极了,他又转向其他织州官员:“你们就这么看着吗?不说点什么吗?说好了支持我的呢?快点帮我说点话啊!求求你们了!”

    然而织州官员们无论出身如何,这个时候都是噤若寒蝉,鸦雀无声,根本没人敢开口,因为枢赤莲摆明了要彻底解决织州隐患,他们屁股底下又都不干净,很多人参与过怂恿枢赤炎造反的游说,这会儿冒头,怕不是脖子伸到枢赤莲刀口下的节奏。

    话又说回来,他们也是完全没想到的,枢赤莲居然敢这么干脆地玩武力解决,这种状态下的枢赤莲……不会真的不顾他们背后的家族力量,也对他们下手吧?

    想到这个,诸位官员就冷汗直冒,瑟瑟发抖,更不敢冒头出尖,触枢赤莲霉头了,一个个跟鹌鹑似的,努力缩成一团,根本不管枢赤炎的死活。

    枢赤炎终于看出来了,平日里效忠他的,恭维他的,捧着他的,根本不是什么忠臣能士,全都是关键时刻会出卖他的混蛋,这一刻,他往日构筑起来的三观在崩塌,他往日看到的景象在变得虚幻,整个人都有些恍惚起来。

    “你们这些骗子,骗子!”

    枢赤炎哭得愈发稀里哗啦起来,如果不是权婧看在未婚关系的情分上,给他输入一股能量,保证了他身体不会因为过于害怕失禁,这会儿他怕不是更丢人,说不准已经吓尿了。

    “不要啊,姐姐大人!我再也不敢了!请原谅我吧!我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州牧位置我也不要了,放过我吧,姐姐大人!”

    枢赤炎哭得像个一百多斤的孩子,却愈发让枢赤莲心烦意乱,自己这个弟弟,是怎么长歪成这副模样的啊!

    “晚了,阿炎,决定已经做出,就要执行,你也要为你的蠢行付出代价才行,”枢赤莲保持着一股生人勿进的冷漠姿态:“权婧,从今天开始,你将转封我的封臣,在我的麾下为织州的繁荣富强而效力,枢赤炎作为织州公子,未来的继承人,实在不合格,他身边的那些废物都给我抓起来,另行处置,至于阿炎你自己……现在就当场自裁,保留最后的颜面吧。”

    随着冰冷无情的话语,一把通体晶莹的匕首被抛到了枢赤炎面前,让事情来到了**。

    “自裁?不要,我不要,我还不想死,我才不要自裁啊!”枢赤炎浑身颤/抖,像瘫痪一般躺在地上,哭得无比凄惨,更是拼命挣扎,想要离匕首远一些,只可惜权婧不敢放手,他自然跑不了。

    权婧也是忍不住道:“州牧大人!这是不是有些……过了?”

    有了权婧带头,那些奸猾的官员们终于有了开口的机会,开始向枢赤莲求起情来,甚至他们还想着,是不是自己等人表现出这等一致的态度后,会让枢赤莲再度恢复那个顾及“大局”的州牧呢?

    可枢赤莲的作为这次真的吓到他们了,她仿佛没听到众人的求情声,面无表情地抽出佩剑:“我的弟弟啊,你丧失了一个武家子弟最基本的血性啊,有着惹是生非、欺凌弱小的本事,轮到自己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就这么懦弱,可是连祖宗的脸都丢掉了啊,那么,就由我这个教导不严的姐姐,来为你送行吧,一路走好。”

    她持着剑,站起身,慢慢向枢赤炎走了过去,一步一步,脚步声轻微,在众人耳朵里却恍若震撼雷霆,让心情都沉重起来。

    每个人都意识到,他们以前所轻视,所欺骗,自以为压制的少女,并不是一个容易被人掌控的人,她有着坚毅的心性,决绝的手段,绝不可轻辱,只是……他们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似乎有点迟了。

    可这些人当然也不能真的坐视枢赤炎被砍掉,如果枢赤炎真的死了,他们以前的投入打了水漂不说,在枢赤莲这个明显更加狠辣的州牧手下,日子绝对不会好过,说不定,今天枢赤炎的“死因”,还会成为他们未来的祸端。

    这一次,他们是真的急了。

    “主公,枢赤炎公子是您的亲弟弟,请您三思啊!”

    “州牧大人不可啊,这是骨肉相残啊!”

    “主公……”

    “州牧……”

    当然,这其中有些是真的想要挽救情势,不忍心见到姐弟相残的场面,这些人的表现更加情真意切一些,另外一些虚情假意的,也掩饰不住肉痛或贪婪的表情,这一切都被枢赤莲看在眼里,看着预定的“表演”火候似乎差不多了,她大喝一声:“闭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